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90章 心慌意乱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378 2015-04-08 13:01:23

  莫霆川的话,如同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沐暖晴浑身发凉,惨白着脸色倒退几步,捂住胸口。

脑海中一片空白,耳边嗡嗡直响。

报复?

莫霆川说莫君清和她在一起是为了报复!

她妈妈害死了莫君清的妈妈?

天方夜谭一样的笑话!

莫君清的母亲是豪门贵妇,她妈妈是市井小民,她们怎么会有关系?

“我……”她抖的像秋风枝头的一片黄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君清是不是和你说,我妻子是被梅香雪害死的?”尊贵威严的男人,在提起梅香雪这个名字时,眼中闪过冰冷的阴鸷,“没错,我妻子是因为中了梅香雪的圈套,哭着从我办公室跑出去,一脚踏空,从楼梯上摔下去,导致……半身……不遂……”

半身不遂?

沐暖晴震惊的睁大双眼。

半身不遂……那岂不是生不如死?

“可后来我们误会解开,我精心照料她,她慢慢原谅我,是你母亲……”莫霆川咬牙切齿,“是你母亲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说了侮辱刺激她的话,她一时激动,控制不住情绪,割腕自杀。”

“我妈和莫君清的妈妈,什么关系?”沐暖晴睁大眼睛看他,脸色惨白如雪,脑袋里一团乱麻。

莫霆川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把梅香雪留在身边吗?”

莫暖晴摇头。

她不知道。

照他所说,梅香雪是害她妻子半身不遂的罪魁祸首,他该恨梅香雪才对,为什么反而把她留在身边当晴妇?

莫霆川依然没回答她的问话,而是又问了句:“知道为什么梅香雪跟了我这么多年,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吗?”

沐暖晴呆呆摇头。

“那是因为……”莫霆川冷笑,“那是因为君清妈妈死后,我去医院做了绝育手术!这辈子,只有我妻子能生下我的孩子,其他人……不配!”

沐暖晴惊住了,眼眸瞠大到极致,傻傻看着他。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把梅香雪留在身边了吧?”莫霆川狠狠咬牙,“她贪图我的钱财,在我酒中下药,又把我妻子引到我办公室,故意做戏给我妻子看,想逼我妻子离开,我妻子果然中计,哭着跑出去,一脚踏空,摔成残废!”

他狠狠攥拳,眼中是滔天的恨,“我妻子不小心踩空摔下楼,不是梅香雪亲手将她推下去,即使我报警,也没办法替我妻子报仇,所以,我假意接受她的勾引,留她在我身边,我做了节育手术,写好了遗嘱,莫家所有一切我都留给了君清,我百年之后,她拿不走一毛钱,她把一辈子都耗在我身上,我死之后,她将一无所有,这,就是我对她的惩罚!”

他语气冰冷,恨意疯狂,沐暖晴呆怔怔看着他,整个人彻底傻掉。

莫霆川看着她,“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阻止君清和你在一起了吗?我不想他走我的路!我可以做绝育手术、可以和梅香雪耗一辈子,是因为我已经有了君清,可君清是我莫家独子,他和你耗一辈子,谁给我莫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

莫霆川的话像一记又一记重锤,狠狠砸在沐暖晴的心上。

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

莫君清和她在一起是为了报复她!

是为了替他妈妈复仇!

他也要像他父亲一样,把她绑在他身边,耗尽她最美好的年华,耗她一辈子,让她孤独终老,到最后一无所有。

“也许……”莫霆川冷静下来,缓缓说:“也许,他不会去做绝育手术,他毕竟年轻,可以在外面找个合适的女人,生下我莫家的后代,可即使那样,我同样反对,我希望我的孙子在正常家庭中长大,我不能让君清的骨血流落在外,做让人瞧不起的私生子,所以,我反对你们两个在一起,你必须离开!”

沐暖晴睁大眼,两滴眼泪滚下来,一发不可收。

她不想哭,眼泪却像开了阀的水龙头,怎么也止不住。

似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为什么莫君清第一天和她见面就拐她去了民政局,而那天那么巧,连老天都帮她,她带着她的全部家当,包括户口本和身份证。

她就那么稀里糊涂的成了莫太太,他一步一步,步步为营,精心设计,攻城略地,鲸吞蚕食,一点一点占据了她的身体她的心。

她沦陷了,迷失了,从身体到心灵,全都装满了他一个人。

可现在,他的父亲告诉她,他和她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报复她、是替他母亲复仇!

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五岁就被那个狠心的女人扔在一所风雨飘摇的破屋子里,任由她自生自灭,她好不容易长大,有了份体面的工作,可以自食其力,可以有个全新的生活,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

她浑身哆嗦,连嘴唇都没了血色。

大概她太凄惨,莫霆川渐渐沉静,冷冷的看着她。

她的美丽清艳遗传自她母亲,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可即使这样,还是能从她身上,依稀看出她父亲的轮廓,遗传就是这样,玄之又玄的东西。

想到那个为了他妻儿把命丢掉的男人,他沉沉叹了口气,起了几分恻隐之心,冷冷说:“我不为难你,我给你一笔钱,你走吧,去个君清找不到的地方也好,去国外也好,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足够你衣食无忧挥霍一辈子,你远远离开这里。”

沐暖晴身子狠狠一震。

离开?

离开那个将她抱在怀中,温柔叫她“老婆”的男人?

电光火石间,他们之间的一幕一幕在她脑海中飞快闪过。

泥泞山上,迷蒙雨雾中,他护着她,一步一步艰难的背她下山。

他帮她做早餐,他抱她入怀,他咬着她的耳垂说爱她,他那么爱怜的在她身上一点一点细致的标下独属于他的气息。

那些……都是假的吗?

只是做戏吗?

眼泪流的更凶,她头痛欲裂,死死闭上眼。

脑海中忽然浮现她进书房前,莫君清握着她的肩膀,认真看她的样子。

他说:“我爱你!不管我们认识那天,我是出于什么理由、什么心态,把你拐进民政局,现在的莫君清很爱你,全心全意爱着你,不管爸爸说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你要信任我,好吗?”

现在,她已经分不清他这番话,几分真几分假,可是现在让她离开,她做不到,因为……她的心已经丢了啊!

她稳了稳心神,擦了擦脸上的泪,摇了摇头,“不!我不会离开,我相信君清,他和我说过,当初和我在一起,确实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可他现在喜欢上了我,他爱我,我不会离开他!”

“他爱你?”莫霆川冷笑,“他爱你,为什么你还没怀上他的孩子?你们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吧?难道你们一直在避孕?”

又一记重锤狠狠砸在沐暖晴心上,砸的她头晕眼花。

是啊!

为什么她还没有怀孕?

他们在一起时间不短了,她一直没有避孕,莫君清口口声声想要个孩子,一直很努力,可她一直没有怀孕!

她的手下意识抚上小腹,刚刚稳住的身子,又微微抖了起来。

假的吗?

难道一切都是假的?!

口口声声说爱她,口口声声说想要一个她的孩子,想和她白头到老,难道都是做戏、都是假的?

她咬着牙,头疼如裂,心神俱碎。

莫霆川缓和了声音,幽幽叹口气,“傻姑娘,别再骗自己了,我儿子我最清楚,他不会让仇人的女儿生下他的孩子,你还是拿了钱走吧,我希望我儿子娶个心爱的女人,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仇恨这种东西是双刃剑,毁了别人的同时也会毁了自己,我已经痛苦半辈子,不想让儿子走我的老路,所以,你还是走吧!”

沐暖晴睁大眼睛看着莫霆川,脑海中,天人交战。

信他,还是信莫君清?

如莫霆川所说,莫君清的优秀有目共睹。

那么优秀完美的男人,为她精心编织下一张网,她怎么逃的脱?

如今,身子已经给了他,心也给了她,即使她走,人走的了,心能离开吗?

不!

她不走!

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她都不走!

莫君清能骗走她的心,难道她骗不到他的心吗?

他的爱,真也好,假也好,已经让她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就算是假的,她也要把它变成真的!

她要让他爱上她,就像她爱他一样,深入骨髓,欲罢不能!

如果这只是一场爱的游戏,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何况,她不信他的爱是假的。

那样细微的爱恋、入骨的痴缠,即使最出色的影帝也不能将每一瞬都演的那样动人吧?

她深吸了口气,静静说:“我相信君清,相信他对我是真心的,我不会放弃他,更不会离开,如果爸爸也因为我妈曾做过的事讨厌我,憎恨我,我想说,自那个女人在我五岁时,丢下我离开我那一刻起,她就不再是我的母亲,我和她之间再没有一点关系,若论恨,我对她的恨不比您对她的少,要有多狠,才能把自己的女儿丢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自生自灭?遇到君清之前,如果能选择,我宁愿自己从未来过这个世上,是君清让我的生命有了意义,我不会放手,不会离开,如果我给您带来了困扰,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她深深鞠躬后,转身离开,时候不大又回来,将她做的寿星佬和寿桃放在书桌上,“爸,这是我亲手做的,不值钱,是我的心意,祝您身体健康,生日快乐,只要我一天没和君清离婚,您就是我父亲,我从没见过我亲生父亲,有孺慕之思也不知道向谁表达,如果我能和君清走下去,我会好好孝顺您,今天您生日,我不惹您不开心,我马上离开。”

说完之后,不待莫霆川说话,她离开书房。

见她走出书房,莫君清迎过来,看着她红肿的眼眶,脸上的泪痕,用疑问的眼神看她,“暖暖?”

她勉强扯出一抹笑,“我没事,你陪爸吃午饭吧,我先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