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39章 异样的感觉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250 2015-04-08 13:01:23

  正彷徨无措间,手机响了,在这种时候,哪怕是隔着电波听一听熟人的声音也是好的,她迫不及待接通了电话。

“暖暖,变天了,你回来了吗?”

电话是莫君清打来的,电话刚一接通,他好听的声音便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声线依旧淳厚温雅,却听得出其中的惦念……

沐暖晴心里一暖,抬头看了看山上,“我马上就回去了。”

等找到王奇和杨心语,马上就回去!

“你还没回来?”

听到电话那边呼啸的风声,莫君清皱眉,声音有些严厉,“暖暖,麒麟山那边经常有山体滑坡和泥石流,马上带你的学生们回来。”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挂断电话,雨下的更大了些,风大雨急,雨伞根本不顶用,她全身上下很快都雨水打透,她干脆收了伞,把伞当成登山棍,奋力往常爬。

十多分钟过去了,始终不见王奇和杨心语,担忧、焦虑、恐惧……各种各样的思绪充斥在她的胸膛里,乱的她心里发慌。

这二十几个学生都是她带出来的,她必须将他们全部毫发无伤的带回去,万一王奇和杨心语出现什么意外,后果她根本不敢想象……

“王奇……”

“杨心语……”

她大声呼喊着,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衣服紧贴在身上,山风一吹,冷的她浑身打颤。

手机又响了,她哆嗦着手指点开,声音有些发抖,“喂……”

莫君清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风雨声,声音比刚刚更加严厉了几分,“暖暖,你还没回来?”

“我……我有两个学生不见了……”又冷又怕,她的声音抖的厉害,雨水冲刷的山路泥泞难行,她不敢想象万一王奇和杨心语从山上摔下来,会是什么可怕的后果。

“暖暖,你听着……”

沐暖晴紧紧抓着电话,试图从他沉稳有力的声音里寻找一丝慰藉,哪知道,骤然之间,电话断了。

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信号断了!

欲哭无泪!

沐暖晴咬了咬牙,收起手机继续往山上爬。

她也不知道爬了多久,还狠狠摔了两跤,手掌破了,浑身酸痛,整个人狼狈的不成样子,却始终找不到王奇和杨心语。

上山的路越来越崎岖陡峭,眼前是个陡坡,她扒着石头往上爬了几次都没爬上去,手掌上的伤口钻心的疼,她弓着身子,踩上一块石头又试了一次,哪知道脚下一滑,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摔了下去,滚了好几圈才被一块凸出的巨石挡住。

柔软的身子撞上巨石,疼的她眼前发黑,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好容易缓过劲儿,她撑着身子想站起来,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她疼的抱住脚踝看,一片触目惊心的青紫,稍微一动便撕心裂肺的疼。

她死死咬住唇,双拳攥的紧紧的。

过了好一会儿,认命似的,她松开双拳,颓然闭上眼,唇边一抹自嘲的苦笑。

从小到大,她向来都是这么衰,只希望,王奇和杨心语别同她一样衰,可以平安无事。

现在这种情况,她根本没办法去找他们,她往后缩了缩身子,倚在巨石上,安静的等待着风雨过去。

不是不怕,只是怕也没用,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她就算吓破胆子也没人来帮她。

她倚在巨石上,任哗哗的雨水拼命冲刷着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雨下的小了一些,风雨中传来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暖暖……”

“沐暖晴……”

她打了个激灵,扒着巨石站起来,向下张望。

迷茫的雨帘中,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奋力向上攀爬,偶尔停一下,大喊几声她的名字。

天色昏暗,雨雾迷茫,苍茫烟雨中,他英挺矫健的身躯像一束劈开暗夜照亮她的光……

她失神的看了一会儿,喃喃吐出他的名字:“莫君清……”

愣了一会儿,意识到声音太轻,他根本听不到,她将手掌卷成筒状,大声喊:“莫君清……莫君清……莫君清……”

喊着喊着,声音有些哽咽,大颗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捂住嘴巴,泣不成声。

“暖暖!”

莫君清发现她的存在,兴奋大吼,攀爬的速度更快了一些,时候不大便出现在她的眼前,用力将她抱入怀中,“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

揽着她冰凉的身子,心里竟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无法形容一路狂飙到麒麟山山下,遍寻不到她的那种恐惧。

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紧紧抓着,窒息的感觉。

不知何时,她已经入了他的心,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她,牵着她的手散步,吃她做的菜,看她脸红的样子,抱着她一起入睡……

“你怎么来了?”过了好久,沐暖晴才平复下心情,仰头问他。

“还敢说?你这个笨蛋!”莫君清狠狠敲了她额头一下,俊秀的眉宇死死拧着,“下这么大雨往山上跑,找死吗?”

“我两名学生不见了,我不放心,往山上来找他们。”她捂住额头解释。

虽然他凶巴巴的,但是她知道他是关心她,不但不气,心里还甜甜的,暖暖的,难道她有受虐倾向?

想起王奇和杨心语,她大好的心情猛然又低落下去,忧心忡忡的往山上望,“我好担心,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莫君清上下打量她,发现她脚腕上的伤,蹲下身去,仔细检查了好一会儿,才锁着眉头站起,“放心好了,别人哪儿像你这么笨,人家在车里躲雨呢!”

“真的?”沐暖晴又惊又喜的揪住他的衣服,“我的学生在山下车里吗?”

莫君清见她冷的发抖,小脸惨白,漂亮的眸子却因为她的学生安然无恙的消息焕发出迷人的光彩来,心脏突然悸动了一下,打横将她抱在胸前,声音温柔了许多,“嗯,放心吧,他们都没事。”

他抱着她,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下山。

上山容易下山难,见他走的艰难,她让他放下她,她自己走,他却执意不肯,她环着他的脖子,感受到他精壮结实的躯干因为用力而浑身紧绷着,无比安心的感觉。

她缓缓的将头轻偎在他颈窝,他的身子也被雨水湿透了,她却依旧觉的温暖,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似乎要将她的身体嵌进他的身体一样。

在她的角度看不到,抱着她的男人低头看了她一眼,优美的唇角浮起一抹浅笑,眼中荡漾的温柔波光,足以将人溺毙。

他们正蜗牛般缓缓在山路上一步一步往下挪,忽听身后一阵咕噜噜巨石滚落的声音,莫君清下意识一躲,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他连忙一手揽住沐暖晴的身子,一手去撑地,手掌自尖锐的石头上划破,鲜血瞬间冒了出来。

沐暖晴惊呼了一声,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捧住他的手。

伤口又长又深,猩红的血液争先恐后的往外冒,看的她一阵眼晕。

“没事!”他满不在乎甩甩手,将她重新抱起。

“你疯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就好。”沐暖晴挣扎。

“别动,你是想和我一起在这儿殉情吗?”他皱眉,抱着她的手臂不但没松开,反而紧了紧。

“你受伤了。”脑海中浮现那道粗长狰狞的口子,她心脏猛然抽搐了一下。

“没事。”他口气清淡好像受伤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稳稳的抱着她,继续一步一步往下挪。

“我可以自己走,你放我下去,我自己走好不好?”她不敢再挣扎,生怕害他脚步不稳,两个人一起从山上滚下去,只能轻声央求。

“别闹。”他轻斥她一声,皱眉看她,“脚腕伤成那样怎么走路?给我乖乖待着。”

怜惜又心疼的目光,让她的心脏狠狠悸颤了下,一股悸动酥麻的情愫在她胸膛里缓缓流淌,她看着他愣了一会儿,柔软了身子,再次环住他的脖颈,将脸颊偎在他肩头。

“乖!”莫君清笑笑,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继续往山下行去。

莫君清抱着她刚来到山脚,王奇和杨心语就从车上冲了下来,“沐老师,你没事吧?”

“老师,对不起,我们闹别扭走的远了些,没想到害你冒着雨到山上去找我们。”

两个人又是感激又是内疚,连连道歉。

“上车再说吧。”莫君清把沐暖晴抱到车上,回头对王奇和杨心语说:“你们也坐我的车,我送你们回去,你们学校的大巴停在这里,过后我会让人来处理。”

他神色淡淡的,却偏有一股让人不容拒绝的威严,王奇和杨心语乖乖坐上他的车,莫暖晴坐在副驾驶,他们并排坐在后座。

杨心语好奇的打量车内高雅奢华的装饰,以及不用装饰就出色到让人两眼放光的男人,心里暗自嘀咕:难道这个男人就是传闻中她们老师傍的大款?

心里无数个问题,正想着怎么旁敲侧击问一问,忽听沐暖晴回头问她:“心语,你不是和王奇一起往山上去了吗,怎么在山下车里?”

“我们原本是往山上去了。”杨心语不好意思的笑,“可后来山路太难走,我爬不上去,就从另一边下来,到湖边去了,我跑的太远,等发现下雨折回来,山下只剩下那辆空的大巴,我打电话问了班里的同学,才知道老师留下来找我们,其他同学都回去了。”

“对了,他们都安全回校了吧?”沐暖晴又惦记起那群自己回校的学生。

“老师放心,他们都平安回校了。”杨心语愧疚的看着她,“老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乱发脾气,害你淋雨还受伤。”

“我没事。”沐暖晴笑着安抚她,“只是崴了下脚,过两天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0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