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老公有猫腻

第89章 巨大的打击

豪门老公有猫腻 百里夜星 3392 2015-04-08 13:01:23

  莫君清扫了一眼,“也许同事什么的,别太敏感了。”

虽然她没说,莫君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笑了下。

也对,有时同事之间搭个便车很正常,是她被朱萌萌的事弄的草木皆兵了。

赶到莫家时,刚好十一点半,莫家好像早知道莫君清会回来,管家钟伯领着两个保镖在门外候着。

“钟伯。”莫君清打了个招呼,将莫暖晴做的寿桃,还有他先前给莫霆川买的寿礼一并递给那两个保镖。

“少爷!”钟伯恭恭敬敬行礼,看看莫君清,又看看他身边轻灵婉约的沐暖晴,又是欢喜又是为难,欲言又止,“少爷……”

“钟伯,有话直说,又没外人。”对这个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莫君清态度很温和。

“老爷有话,只许少爷回家,不许……不许沐小姐进门。”钟伯吞吞吐吐的说。

他其实为难的紧,他很喜欢清秀文静的沐暖晴,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贤妻良母,好容易少爷愿意定下来,娶妻生子,他欢喜的不得了,却不知道老爷怎么想的,一大早就让他领着两个保镖杵在这儿,让他们挡沐暖晴的驾,不许沐暖晴踏进莫家的门。

沐暖晴心脏咚的猛跳了下,柔软的身子瞬间僵住了。

她知道她的家世配不上莫家,她已经做好了被莫霆川为难的准备,她想过莫霆川有可能对她不理不睬,有可能对她视而不见,却没想过莫霆川连莫家的大门都不让她进!

她受过许多伤害,原本就是细腻敏感的人,一瞬间幼时街坊邻居那些侮辱谩骂又猛然窜入脑海。

“一个狐狸精能生出什么好东西,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狐狸精!”

“看看这勾人的小模样,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祸害男人狐媚子!”

“那种下溅女人,生的女儿肯定也下溅,就该断子绝孙才对,省的长大之后去作践别人!”

“……”

一句又一句尖酸刻薄的辱骂如附骨魔音般在她脑海中横冲直撞,她脸色渐渐雪白,捂住脑袋申吟一声。

以莫家的财力势力,查到她的身世过去是轻而易举的事,莫霆川是因为查到她的身世,不想让她玷污了莫家的门楣,才不允许她进门吧?

早就知道,莫家这样的家庭,普通小家碧玉都配不起,更何况她这样的出身!

“暖暖,怎么了?”莫君清侧身抓住她捂着脑袋的手,心疼的看她瞬间没了血色的小脸。

沐暖晴稳了稳心神,勉强笑笑,“我没事!”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也要为他坚强。

他说过,错的是她妈妈,不是她,她是沐暖晴,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沐暖晴,用不着自卑。

莫君清笑笑,摸摸她的脸,扭头对钟伯说:“钟伯,你告诉我爸,我和暖暖已经登记结婚了,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他要是不想认这个儿媳妇,儿子也不用认了,我们一起走。”

莫君清拥着沐暖晴的肩膀,转身要走,被钟伯急慌慌的拦住,“少爷!别!别走!好歹今天是老爷的生日,一年就这么一次,你就顺他一次,别惹他生气,老爷这阵子身体不好,高血压哮喘,又查出心脏不好,一天天的吃药……”

钟伯说着说着,红了眼圈,低头抹眼泪。

毕竟父子连心,莫君清停住脚步,“什么时候又查出心脏不好?严重吗?”

“查出有段日子了。”钟伯红着眼叹气,“老爷性子拗,不肯让我告诉你,医生说让他静养,他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整天冲他没个好脸色,你说他怎么静的下来?”

莫君清皱眉,沉吟不决,沐暖晴攥攥他的手,展颜一笑,“我没事,已经习惯了,你好好给爸过寿,我自己先回去。”

她一句轻描淡写的一句习惯了,却让莫君清心脏疼的像被毒针用力扎了一下。

她做错过什么,要习惯这种侮辱性的对待?

她什么都没做错过,错只错她不该投胎做那个女人的女儿,可她有得选吗?

心里猛的憋了一股闷气,他攥紧她的手,坚定的看着她的眼,“不用回去!你不走,我也不走,这是我们的家,他是我们的爸爸,我们回家给他过生日,天经地义,我看谁拦得住!”

他牵着沐暖晴的手硬闯,自然没人敢拦,他带着沐暖晴一路走进客厅,莫霆川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一帧照片,眼眶似乎有些泛红。

见他带着沐暖晴一起进来,他迅速将照片倒扣在沙发上,唰的起身,气的面红耳赤,“莫君清!你非要气死我不是?天底下那么多女人,哪个女人不好,你偏要娶她?”

莫君清张口想说话,被沐暖晴按住。

沐暖晴上前一步,朝莫霆川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爸,首先,我祝您生日快乐,我想,您不愿意我登莫家的门,是因为您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世,知道我有个……那样的妈,我知道,我的出身如果曝光,会让莫家被人指指点点,使莫家蒙羞,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和君清举行婚礼的原因,这一点,我很抱歉,我的出身我无法改变,我能做的,只有全心全意爱君清,好好照顾他,好好孝顺您……”

亲手将自己的疮疤揭开,虽然不是第一次,还是会痛,身子有点抖,她缓了口气,用指甲扎了扎手心,逼迫自己继续说下去,“我承认我妈不是个好女人,可我不是跟随我妈长大,我妈在我五岁那年就抛弃了我,我妈是个坏女人,可我不是,我嫁给君清时,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我也可以保证,我日后也会洁身自好,绝对不会做有辱莫家门楣的事,我妈五岁舍下我改嫁,我五岁就自己生活在一栋破破烂烂的房子里,夏天,外面下雨屋里也下雨,衣服被子晚上被雨淋湿,只能湿乎乎捱一宿,冬天我不会生炉子,屋子里温度比外面高不了多少,把家里所有的被子盖在身上还是冻的发抖,如果不是邻居阿姨好心帮我,我早就死了,绝对活不到现在,我不明白……”

说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她脸色惨白,身子抖的厉害,“我不明白,那个女人生了我,没有养我,差点害死我,为什么还要让我为她的错误承担罪责?我什么都没做过,就因为我没机会选一个好女人做自己的母亲,我就活该凄惨一辈子吗?”

莫霆川被沐暖晴质问脸色阴沉,过了好久才盯紧她说:“你,到我书房来!”

他转身进了书房,莫君清突然意识到莫霆川要和沐暖晴摊牌,他一把抓住沐暖晴的手臂,“暖暖,别去,有些事,我还没来的及告诉你……”

以前,他是想等他们关系稳定一些再说。

后来,他们关系渐渐稳定了,他看她一天比一天开心,便打定主意不说。

过去的,就让他们过去,何必再让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给她造成困扰?

有些事,不知道远比知道要幸福的多。

“我想去。”沐暖晴看着他,温婉笑笑,漂亮的眸子湿漉漉的,“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也想为我们两个的将来努力一次,你放心,不管爸爸说什么我都不会激怒他,你那么好,我相信爸爸肯定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会接受我。”

“不是,暖暖……”很显然,那些事最好不让沐暖晴知道,但如果她早晚会知道,最好由他亲口告诉她。

“我没关系。”沐暖晴以为他是担心她受莫霆川的气,心里越发甜蜜温暖,笑着掰开他的手,“你放心,我有分寸,你对我那么好,爸爸说我什么我都不气。”

莫君清劝不住,只要握着她的双肩认真看她,“暖暖,你只要记住一件事!”

“嗯!”

“我爱你!不管我们认识那天,我是出于什么理由、什么心态,把你拐进民政局,现在的莫君清很爱你,全心全意爱着你,不管爸爸说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你要信任我,好吗?”

“嗯!好!”她清婉一笑,在他颊上轻吻了下,“我也爱你!”

所以,她才要为他们的未来努力!

她握了握他的手,冲他甜甜笑笑,示意他安心,转身进了莫霆川的书房。

书房门,莫霆川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色冷沉,不怒自威。

沐暖晴在距离书桌几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恭恭敬敬叫了声:“爸。”

莫霆川眉毛跳了跳,想发火,又强自忍下,冷冷看着她,“你以为我阻止你进莫家的门,是因为嫌弃你的出身?”

“是!”沐暖晴有些难堪的垂眸,点了点头。

“你错了。”莫霆川缓缓说:“我只有君清这一个儿子,他有多优秀,我们都看得清楚,莫家不缺钱财,也不缺权势,我不图他娶个名门之妻,为我光耀名门,我只希望他能像我一样,娶个心爱的女人,两情相悦,白头到老。”

莫霆川的话出乎沐暖晴的意料,她消化了很久才抬眸看莫霆川,“可……我爱他,他也爱我……”

他们两个便是如他所说两情相悦,可以白头到老,他为什么反对?

“不!你错了!”莫霆川目光冷郁,冷冷盯着她,“君清这辈子最爱的人是他妈妈,你知道他妈妈怎么去世的吗?”

沐暖晴想起上次来莫家时,莫君清所说的话。

莫妈妈是因为撞见莫霆川与梅香雪在办公室内厮混,激动之下不小心摔下楼梯。

可这话,怎么和莫霆川说?

她低下头,沉默无言。

莫霆川冷笑,“我告诉你,我妻子是被你妈害死的!”

“什么?”好像当头一道闪电劈下,沐暖晴震惊抬头。

“我的妻子、君清的亲生母亲,是被你妈害死的!”莫霆川目光狠厉,盯着沐暖晴的眼睛,一字一字说:“我反对你和君清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妈是个坏女人,而是因为你妈是我们父子俩的仇人!我反对你进莫家的门,是因为我不想让我唯一的儿子,把婚姻当做报复你的武器,我希望他娶个他爱的女子,两情相悦,白头到老,可那个女人,肯定不是你,现在……你懂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