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9章 忆莫妍

  几个月后日国外姓王爷忆王府:话说,现任外姓王爷的祖辈曾和先皇是结拜姐妹,曾帮助先皇平过乱,帮助先皇在国家动荡期间安过国,所以在先皇坐稳皇位的时候被封为外姓王,并且赐一枚免死金牌,并允许王位世代沿袭。而这日是先王退位给其嫡女忆莫妍的日子,即新王出任之日,忆王爷大摆宴席,当然上官家作为日国首富,也在邀请之中,故,上官绝尘即便不愿意,也随上官运去了。

坐在席中,听着大家相互之间的虚捧,上官绝尘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叹息,这就是官僚之间的腐败,这是历来都不能避免的,看来这现在皇上也真是无能,不过从她所知道的事情上来看,这三皇女,二皇女都不怎么样。

三皇女从小张扬,从不将人看在眼里,因为其父丽贵君是皇上的宠君,故其总觉得她高人一等,无论是谁包括其他皇女都应当被她踩在脚下,任其使唤,目中无人,她最信任的就是其姑母司徒凤鸣,而最大的王牌就应该是这第一美人司徒恒了,到时想拉拢谁,只要使出这美人计,想来事情就会容易得多。虽然三皇女日若非也对司徒恒有所企图,不过相对于皇位来说,这个司徒恒的份量就小得多,况且,他日登基为帝,这美人还不是勾勾手指就前仆后继的。所以司徒恒也是可怜的,注定了成为光宗耀祖的棋子,上官绝尘想到这儿,不禁又对司徒恒起了一点点同情,她抬头一看,司徒恒正被许多家的小姐围绕,虽然笑意盈盈,不过为何带着苦涩呢?呵呵,看来司徒恒也很清楚这其中的关系,是不是这是为自己命运的嘲弄呢?不然为何笑得如此勉强?

而二皇女则是一个莽撞之人,做事总是不顾后果,可能是因为她的祖母手握兵权的原因,她也不会把日若非放在眼里,因为一些原因,佐烟和司徒凤鸣素来不和,导致二皇女日若思和三皇女日若非也常常在朝廷上公然对着干,用上官绝尘的话来说,如果不是佐烟,她日若思绝对不是一个成大事的人!如此可见,这皇位之争,无论是放在二皇女身上,或者是放在三皇女身上,对这个国家都不会有好处的。

当然,上官绝尘并不是那种悲天悯人的人,所以谁当皇帝,只要不影响她,她都会觉得无所谓,倘若,有一天,这皇帝的存在威胁到她了的话,她不介意另外换个人来坐坐,要相信,她是有这个能力的,先不说她来自前世的记忆,就是她这一身武功就是最大的保障,如果她的武功恢复了的话,以她这十几年来的观察,她算是整个大陆最强的人,因为,现在最强的人也不过是练到了蓝华境界,虽说有一个人已经接近于紫华,但那毕竟还没到呢,更何况那紫华境界也不是那么好就到的,不然,上官绝尘就不会要了五年才到紫华。

正在上官绝尘还在想着这个中关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却被人炙热的盯着,就好像是猎物被盯着般,所以她用余光一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新任忆王何时对她这么感兴趣了?她在世人眼中不过就是一呆子,怎么也想不到有什么地方值得忆莫妍这么感兴趣的地方?难道忆莫妍识破了她的伪装,没道理呀?她自认其没什么破绽,那为什么忆莫妍会这么看她呢,莫不是这王爷好女风,想到这儿,她不禁觉得好笑,想她现在也不过是中上之姿,而这王爷却是生得一些幅好相貌,一身白衣无瑕,玉冠束发,身形挺拔,有着一股温和之气,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得体的笑,十八岁的年纪,却给人一种沉稳的气息,这样的一个人,应当是万千男儿的理想对象吧。

这都过了二个时辰了,而宴会才进行了一半,上官绝尘实在是不想呆在这么个烦人的地方,于是便一个人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退场了,当然她不能离开这里,她只能先到处逛逛,等到席散之时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席上和上官家那一大家子人回去,她来到了一个亭中,月光之下,可以看见此亭名为念水阁,还真是阁如其名啊,这亭子确实是四面环水,所以上官绝尘才会一眼相中这里,现在忆王府的所有人都在院忙得不可开交,当然没人注意到她,此时她还真是一身的惬意,不用去听宴会上的假言假语,也不用担心被别人侮辱时,太愤怒而露出破绽给有心人士看出,等到回去之时得马上去喂紫荷了,算算也快半年了,那紫荷长得还真是强壮啊,不过还有半年才能开花,真不知道到时候会开几朵呢,好期待呀!而且最近她想脱离上官家的心情越来越强烈,她都把以后的日子给规划好了,到那时,带着她的爹爹和水儿纵意江湖,再给梅若找个第二春,把水儿也嫁了,找个好人家,难为他这么多年来为两父女的付出了。

“且静养坐抚良心今日所为何事,莫乱行从正道前途自遇好人,绝尘真是好兴致啊!如此美景,真是值得好好观赏一番!”上官绝尘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这人必是忆莫妍无疑,因为上官绝尘在宴会上听到过她的声音,总是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再加上上官绝尘的过耳不忘,所有她敢肯定,身后这人一定是忆莫妍,只是她为何这般,难道是存心试探?想到这儿,上官绝尘仍是刚才的那个姿势,趴在栏杆上,闭目,不动声色,她倒要看看这个忆莫妍到底是要干嘛,上官绝尘少有的好奇心就这样被勾起来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人对她并无恶意,而她一向都是相信她的直觉的。上官绝尘感觉身后一阵脚步声,然后还带着一阵酒香,一个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她的旁边。而她既不答话,也不睁开眼睛。

沉默半晌,还是忆莫妍忍不住了,叹息了一声,开了口:“绝尘,我知道你没睡,放心。这里没有人,都被我调走了,我只是想找你谈谈心而已。相信我,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并且我也知道这十几年来你的呆,你的傻都是装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但我也不会问,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