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1章 前世的因果1

  这是上官绝尘,思考了整整一个月才接受的结果,那就是她穿越了,而且很不幸的是,她还穿越成了一个婴孩,不,确切的说,是一个还未成形的六个月大的婴孩,因为她还在某个人的肚子里面,天天听着某人宝宝长宝宝短的叫着,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一世的她还是一个女的,至于是怎么肯定一个未成形婴孩的性别,那当然是她用手摸出来的结果,如果她变成男的就很有可能抓狂,就好像一个女的突然去做了变性手术,这会让她觉得恶心。从她这一个月的观察来看这个重生的世界貌似一人阴阳颠倒的世界,确切一点,就是一个女尊的世界,和二十一世纪以前的古代正好相反的那种,女主外,男主内,男的‘相妻教子’,三从四德样样不少,而且还是男生子,要知道这也是上官绝尘花了半个月才接受的事情,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幸:她可以摆脱以往的种种。不幸;她又要从头做起。

前世的她就已经受够了,与其说是生在一个豪门,不如说是生在一个黑帮阴谋里,豪门是假相,而黑帮才是真的,她的家族控制了亚洲一半的经济,私底下更是用尽手段争夺,她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被所谓的家人当作一颗棋子来训练,不,应该说她生来就是一颗棋子,所以她的武术,琴棋书画,计算机,飙车,无一不精,她生来的目的就是一个,为她们上官族的盛大扫平障碍,而那个障碍就是南宫族,这是两个大的家族,几百年来一直争做老大,都想让另一家族臣服,她就只需完成家主交待下来的任务。

倒带:十岁那年……绝尘相依为命的奶妈去世,更是使绝尘的生命里的最后一点阳光都不剩,不仅仅是唯一的一个对她好的人离世了,还有的是,她从奶妈那里知道了一个关于她的秘密。而且这一年也是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一年。

那是一个春天,那一日是一个晴天,那一日是她的生日,那一日奶妈送了她一份生日礼物,一串紫色中带着红色的水晶链,一共十颗,仿佛象征着她的十岁生日,映着太阳反射出一种七彩光晕。当她练完武正靠在一棵树上休息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手链不见了,她急了,奶妈是她唯一的亲人,所以她珍惜每件奶妈送的礼物,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奶妈叮嘱她千万不要被人看见了,但她却是真的喜欢那条手链。

来来回回不停的走动,手脚开始微微的颤抖,眼眸中满是惊慌,但是很快,十年的家教让她冷静下来,她告诉自己要镇静,不要慌,手链一定是在练武的时候掉的,只要慢慢找,一定可以找到的,她安静了下来,但是眸里的着急却与她此时的安静完全不成比例。

她开始回忆每一个细节,并分析其可能性,然后,她开始寻找,以练武的地方为中心,开始找,爬在树上查看附近几棵树的每一枝分杈,蹲在地上查看每一寸草坪,每一盆鲜花,凡是有可能的地方她都不放过,尽管如此,但是她练武的地方何其大,要找起来真的不容易,几个小时过去了,她仍是一无所获。慢慢的她也开始无法镇静了,雾气很快占据了她的眼睛,但她就是倔强的不让它们流出来,因为奶妈说,流泪那是弱者的表现,她不想做弱者,她要保护奶妈,她心中认定的唯一的亲人。也许是上天的帮助,日落时分,她终于在一个角落的缝里找到了,此刻的手链在夕阳的照耀下竟然发出了梦幻般的光晕,她欣喜的上前想把它拿出来。但是很快她便发现那个缝却是连着上官家族的地牢的,并且那缝又细又深,她必须到地牢里用东西才能顶下来。

犹豫了一会儿,那毕竟是一个不被允许不能进入,并且还是一个私自进入必严惩的地方,所以即使地牢根本就没有什么守卫,也没有人敢违反家主的命令而私自进去,要知道家主是一个手段狠辣的人,没人敢去撩虎毛。即便她是家主的女儿,一个并不受宠的女儿也一次都没有去过,她如果没被允许就下去的话,后果是她无法想象的。就像她平时只要没达到标准便家法伺候,那家法真的可以让人皮开肉绽,到现在她的身上仍然有着数不清的伤疤,虽然用上官家的秘药擦过,但还是留下了粉红的痕迹,平时一点小错都会有那么严厉的惩罚,她不能想象私自进入地牢等着她的又会是什么,但是又不想丢了她的十岁礼物。咬咬牙,一想,反正只是拿东西,要不了多长时间的,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去,这们就没有人知道了吧,即便被知晓得了,虎毒不食子,自己的小命肯定不会丢,顶多又是皮肉伤而已,以自己特殊的体质,也要不了几天就会好的。这是她和奶妈之间的秘密,上官绝尘的体质很特殊,受伤的身体比别人恢复的速度好几倍,所以医生们都说要养半个月的伤,她通常只要五天就好,但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还是会在床上呆上半个月,这样想着,于是在自我安慰中便去了地牢,一个她以后永远憎恨的地方。当上官绝尘好不容易拿到她的宝贝手链,正准备出去时,她听见地牢门口有了脚步声,她暗自叫了一声不好,此刻不能被他们发现,否则就惨了,所以她眼睛迅速的扫描了一下她的所在位置,发现角落里有一堆废弃的木堆,以她十岁的小身板,刚好可以藏住,于是她果断的躲了进去。很快地牢里进来了两个人,并把地牢的电灯给按亮了。

只听见一个颇有威严的声音说道:“黑三,去把那个贱人给带上来,用水把她泼醒,哼!”

“是,上官老爷。”那个叫黑三的出去了,此时上官绝尘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就怕被发现,因为此时这个全身散发出阴气的人正是上官家族的家主,上官鹰,一个权力核心人物,当然也是她的父亲,即使他从来没有把她当作女儿。而黑三,则是上官鹰的心腹,跟随上官鹰二十几年了,是上官鹰一手培养出来的,心计,狠辣与上官鹰如出一辙,武术在整个上官家族排行前三。

不一会儿,那个叫黑三的便扛进来一个人,走到上官鹰的面前,把那个人就这样抛了下来,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并且找来一桶水,淋了下去。

片刻,只听见一声“嗯……”然后,那个人慢慢的抬起了头,而此时躲在木堆里的绝尘却是想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个得罪她父亲的人是谁,当她好不容易看清楚了之后,愣了半晌后,却是绝对的震惊,因为,因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才送了她手链,她最爱的人,她的奶妈。

只见上官鹰狠狠的在绝尘奶妈身上踢了二脚,然后带着阴笑说道:“宫红,哦,不,应当叫你南宫红才是,啧啧没想到当年那个耀极一时的南宫家主的小堂妹居然到我上官家来当帮佣啊,啧啧,还真是我上官家的荣幸啊,哈哈,哈哈……”说完还狠狠的朝她身上吐了一口口水。

“要杀要剐就痛快点,咳咳,不过今天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哈哈,你大概是没想到你几十年来费尽心思得到的十颗凤紫天珠就这样全被我给盗了吧,哈哈,太痛快了,上官鹰啊上官鹰,没想到你也有栽到女人手上的一天,哈哈……咳咳”

“你这个贱人,我让你笑,说,天珠在哪儿?”无情的鞭子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南宫红的身上,也落在了上官绝尘的心上,但她只能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它发出一点声音,因为此时的南宫红,由于趴在地上,故从她的角度正好看见了上官绝尘,虽然震惊,但是对她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想让她出来白白受苦,因为南宫红知道上官绝尘并不是上官鹰的亲生女儿,如果此时上官绝尘就这样跑出来救她,上官鹰是绝对不会放过上官绝尘的,而一直把上官绝尘当作亲生女儿对待的南宫红,是不忍心让上官绝尘受一点伤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