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20章 七皇女

  正当上官绝尘想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时,此时,面前却是一片阴影,那个暗中隐藏的人就这样直挺挺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在树影的映衬下,灰蒙蒙的,不过,凭上官绝尘那一双利眼,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那个正好,她没有什么资料的皇女,不过,她来这干什么?还观察了她那么久,难道又是一个识破她的人?

正当二个对峙之际,远远的响起一个声音:“绝尘,原来你在这里啊,害我好找啊,咦,傲天,你也在这儿,正好,省得我一个一个的找,呵呵……”

忆莫妍大嗓门就这样响起了,她也不怕被有心人听见,不过,听这口气,这个皇女应该与她很是熟识,不然不会叫得这么的亲密。

听着这声音,上官绝尘投给她一个疑惑的眼神,而那个皇女则是对她笑笑。转眼之际,忆莫妍就来到了她们的面前,然后,很是大气的拍了拍那个皇女的肩。

对着上官绝尘说道:“绝尘,呵呵,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和我从小长到大的,不过,虽然她和你一般天,比我小,但我一直当她是好姐妹的,嘿嘿,她是七皇女,叫日傲天,从小就被送到了天机寺。这次秋荷会才回来的。”

然后转头又对日傲天说道:“那,这就是我常向你提到的上官绝尘了,怎么样,名符其实吧。”

上官绝尘对于忆莫妍这种,随随便便就把她的秘密送出去的行为很是恼火,嘴抿成了一条直线,眉头紧皱,正得意的对日傲天说话的忆莫妍一转头就看到了上官绝尘明显的不悦。

赶紧解释:“先不要生气啊,听我解释,傲天是从小就和我认识的,我们朋友都十多年了,就像知己一们,彼此都是没有什么秘密的,我想,既然我也把你当我的好姐妹,那么,我就更想我们三人都能成为好姐妹,傲天是一个很好的人,她和我们的性格都很像,日子久了,你会发现的,真的。”

说完就用一种十分诚恳的眼神看着上官绝尘,紧张兮兮的,就怕上官绝尘不接受她这十几年来的知己,而上官绝尘也感觉到了从日傲天身上发出来的善意。所以面上有了些放松,不过却没有立即回应,因为,对她来说,即使日傲天是很好很好的一个人,可是对她上官绝尘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才认识的陌生人罢了,她的信任不随便给人,一旦给了人,就会无条件的相信那人,即使有一天那人拿着刀对着她,她也相信那人是有苦衷的。所以,这么个短时间,她是没办法给日傲天如忆莫妍的那种信任。

“绝尘,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其实我一直听莫妍说起你的种种,说你的隐忍,说你对上官家的敌视,说你的想法,所以,我就对你产生了很强烈的好奇,看着你离开场院,我也跟着你来了,在一边悄悄的看了你好久,不知怎么的,越看越想靠近你,所以,才会在你想要离开时,跳出来见你,想和你说话,想靠近你,这才知道,原来莫妍并没有夸大你,呵呵,你能接受我吗?”然后用一种热烈且炙热的眼神看着上官绝尘。

上官绝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怎么一个二个的都想靠近她呢,不知道这样子好不好,不过,不得不说,她的魅力真的很大呢,这样一个没钱,没权,又不会武的人,居然能得到她们认同,看样子,日傲天,是真心想结交她,不然的话,什么都没有的她,又不受宠的她,根本就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利益,她何必结交呢?

上官绝尘对日傲天对她的称呼点了点头,表示赞许,说:“为什么会被送到无机寺?”

“因为流言说,我并不是真的皇女,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而已,而这流言还未被证实,才三岁的我,就被送到了无机寺,为了所谓的皇室尊严。”说到这里,上官绝尘明显的看见了日傲天的眼神暗淡的起来。

但是她还是接着问:“为什么并未把你赐死,听说,凡是知晓皇室丑闻的人都会被灭口,为什么不把你这个证据给毁了?”

日傲天听了这话,淡淡的一笑,有着不符合她这个年纪的忧郁,目光看向了远方,忆莫妍安慰的拍向她的肩,日光中尽是鼓励,她对她笑笑,表示她没事。

才道:“当年我父君再怎么说也是兵部尚书的亲儿子,虽说不如护国将军那么威风,但也是掌握了京城的所有兵力,所以,我那个母皇是不会也不能轻易动我的。”

“那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呢,你不知道现在正是那二个皇女争位之际吗?”

“为什么要回来,呵呵,我也不想回来,但,我所谓的母皇下旨让我回来,我能不回来吗?我父君已在冷宫很多年了,我不能丢下他,独自去过我想要的生活。”日傲天无奈的说着。

“知道她为什么让我回来吗?”日傲天向二人问道,此时,她把上官绝尘和忆莫妍当作了她的听众,她的知己,她的,能让她倾诉的天地。

“傲天,要说什么你就说吧,从你回京后的这几天,我们都没有关好好聊过,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是,你有什么困难,我和绝尘都会帮你的,对吧,绝尘?”忆莫妍边安慰着日傲天,边向上官绝尘问着。

“嗯,说吧。”上官绝尘也认同了,她开始把日傲天当作好朋友来看待了,只因她们相似的遭遇,不过,日傲天的却更苦了点,这样一个坚强的人,虽说不能加入她以后的组织,不过,却也能让人真心相待,既然她都毫无顾虑的告诉她了,那她还要拒绝的话,就显得太不人道了。

听了二人的话,日傲天接着说:“那是因为我表姐,现任兵部尚书手中的兵权,我虽人在无机寺,可消息却并不阻塞,二个皇女之间的争夺我还是很清楚的,只要是谁争取到了这个兵权,那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而我母皇肯定也清楚,所以,只怕是想利用我,让她心目中的人选和我打好关系,这样就更能掌控兵权了,因为,姑母在死之前,要表姐发过誓,一定要照顾好我和父君,说是,对她们爹娘的交待。”

说完了这些郁积在心中很长时间的话,日傲天感觉整个心都放松了好多,不过这个气氛却因为她的讲诉而变低沉了好多。

不过,只是一会儿,上官绝尘就开口说:“如果你以后你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就说吧,我会尽力帮你的,只因我们相同的遭遇,相同的理想。”

“呵呵,用我的一个故事,换你这样一个朋友,还是我赚了呢,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有什么理想?”日傲骨天一反刚才的忧郁,奇道。

“你也是想要自由的吧,想要有一片你的天空吧,不想就这样被安排,被束缚吧。”上官绝尘用肯定而非疑问的说。

“你太神了,你怎么知道啊?”日傲天此时已对上官绝尘崇拜不已。

上官绝尘笑笑,并不回答,现在的脸上有笑的,有生气的表情才适合她,就让那沉重的气氛见鬼去吧。

“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上官绝尘随意的对身后二个说道。

忆莫妍早就按奈不住了,以她多话的性格,能忍这么久不说知也是极限了吧,所以马上犹如放炮一样说道:“其实啊,是这样的,那天,具体是哪天我不知道了,嘿嘿,总之就是很多年前的那天。”

上官绝尘和日傲天都受不了的齐齐的翻了翻白眼,只要忆莫妍一说话,十句中有九句都是废话,所以上官绝尘吼道:“说重点。”

忆莫妍被吼声震了震,缩缩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上官绝尘比她小三岁,但是在她面前,忆莫妍总是气势弱上好多,道:“就是有一次我母王生了病,那时候父君就带着我去无机寺为我母王祈祷,然后就认识了才到无机寺不久的傲天,就这样了,够重点了吧。”

上官绝尘听着,看了看天,糟糕!和她们说着话忘了时辰了,然后又听了那边的声响,好像相亲会都快结束了,知道回去是难逃梅若一的顿骂加哭了。

于是对二人说道:“我的事也就不用多说了,我想你们都知道得差不多了,现在,我得走了,会要结束了,不然,我会有麻烦的,你们是一起还是再聊会儿?”

“你先走吧,我们要是一起肯定也会产生麻烦的。”日傲天体贴的说。

“那好,我先走了,有事晚上来找我便是。”说完便急急的向着梅若他们那个方向走了。

忆莫妍和日傲天相视一笑,忆莫妍继续给日傲天讲关于上官绝尘的更多的事情,当然更是时不时的夸上自己几句。真是个自恋的家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