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4章 新生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她的爹爹每天都会和她说上好久的话,她爹爹的小厮则会在一旁耍宝,她可以感觉出来,她的爹爹和其小厮水儿关系很不错,水儿是从小伴着梅若长大的,关系好得像亲兄弟,当然她也摸清了俩人的性格,梅若是在外人坚强,实则很脆弱的人,因为他以前在娘家是庶出,所以不受宠,只能用坚强的外表武装自己,他之所以会嫁到上官家,是因为他的娘家想攀上上官家这一棵大树,他的娘家当时生意正是滑波时段,本来想用其嫡子嫁过来,也就是他的大哥,只比他大六个月,家中他排老三,还有一个小弟,但只是他非嫡出,其余姐妹共四人,因为是男子且庶出,所以大多数人都会嫌弃他,当时,他大哥却失身于知府的表妹,一个好淫乐的人,在实在无人的情况下才决定让他代嫁,那时他正直十七岁,因为他除了略胜一筹的美貌,还有不争不抢的性子,所以才在嫁来的三年里虽未专宠,倒也没有被打入“冷宫”,他还是有一座独立的小院,虽然离主院很远,下人就只有水儿,上官云偶尔还是会想起他,而上一次上官云来的时候则是在好几个月前了,是得知梅若怀孕二个月的时候来看过了,当然那时候上官绝尘还没有穿越,而水儿则是他奶爹的儿子,一起伴他长大,是除奶爹外,唯一真心为他好的人,且和他同岁,也是二十,未嫁,性子很是率真,直来直去的,每天,她听听他们的唠叨,再练练气,日子过得倒也开心,转眼就过了一个月,也就是该她出来见世面的日子到了。

那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梅若正在床上喝茶,最近十天,除了必要时刻,梅若都会呆在床上,上官绝尘才运完气,就感觉有人在挤她,挤得她十分难受,于是她就开始反抗这种非人折磨,她正反抗得有劲的时候,只听见有东西掉地上破碎的声音。

然后听见她的爹爹说道:“呜,水儿,水儿我肚子好痛,我……我好像要生了啊,怎么办,啊,对了,快,快去叫产公来啊!宝宝,你先忍一下好不好,等,等产公来了再出来好不好啊……”

“啊,主子,我这就去叫,你先忍一下,呆在床上不要动了,我马上就回来,千万要忍住啊,不要急……”然后就听见急急的脚步声由近及远,而上官绝尘则是控制不住的抽搐,她再蠢也知道这生孩子是不能想忍就能忍的,这两活宝,关心则乱。

上官绝尘突然想起,这挤压原来是在告诉她,她该出来了,忽然,她觉得这好像没她什么事了,于是就放心下来,安心的等出生,她并不担心什么难产,因为她通过这几个月的努力,该修复的修复,该完缮的完缮,她能确定她的身体和她这世爹爹的身体是绝对的健康。

以上是上官绝尘出生的过程,一句话,无惊无险,当然除了产公在她臀部上拍的两下子,至始至终她都有注意,她那个所谓的娘并未来过,不知是该说她太忙了,没时间过来,还是该说她太花心了,只听新人笑,抑或是她太冷血了,一个不受宠的小侍的孩子对她来说没什么利益。

她也有注意到,她爹爹和水儿好像对此并没有什么失落情绪,该干嘛还是干嘛,难道这种是经常发生?还是上官云做人太失败,梅若对她无一丝念想?

开始,上官绝尘还想看看梅若和水儿长什么样呢,不过在努力了半天都没能让眼睛睁开,便忆起了,才出生的小孩是无法马上睁眼的,再加上上官绝尘本来经过刚才出生的混乱情景就累了,现在更是在费脑力的思考中还带着一丝遗憾睡了过去。

“嗯……”梅若从生产的昏迷中醒来,并习惯性的抬了抬手抚了一下额。

“主子,啊,你醒了!你都睡了一天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啊,我专门为你熬的鸡汤呢”一直守在他身边的水儿惊喜的说道。

梅若眨了眨眼,急道:“水儿,我的宝宝呢,怎么不见了?呜呜”

水儿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主子,小主子就在你旁边呢,呵呵,是个漂亮的小姐呢”

然后,梅若马上侧过头,映入他眼帘的正是上官绝尘那可爱的睡脸,梅若笑了,缓缓的低下身子,小心翼翼的用脸颊碰了碰上官绝尘的小脸,最后再轻柔的吻了吻上官绝尘的小额头,才转身对水儿说道:“水儿,辛苦你了,刚才你在说什么啊?呵呵,我没听清楚”说完还用手摸了摸上官绝尘的小手。

“唉,主子,我是问你饿不饿,我有熬鸡汤的,对你身子很补的”水儿无奈的说道。

“呵呵,你一说,我还真的饿了呢,快端过来吧,我想喝”说完又看向上官绝尘,满脸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

水儿摇着头离去为梅若端鸡汤。

而梅若呢,他好想抱抱他的宝宝,手伸在半空中,不知道怎么办,又怕打扰到宝宝睡觉,初为人父的喜悦让他好想不顾一切摇醒他的宝宝听听她甜甜的声音,最后抵不过诱惑,他还是抱起了上官绝尘,虽然止住了摇醒他宝宝的想法,但是却不停的吻着小宝宝的脸颊,嗅着小宝宝身上的婴儿奶香。

一天后,上官绝尘体内的真气助她睁开了眼睛,此时正是晚上,她努力侧过头,终于看清了梅若,一个温柔似水的男子,长发散开着,黑黑的,有如上等的黑丝绸,眉又长又弯,眼睛闭着,可以想象睁开时又是何番景象,睫毛很长,很整齐,向上翘着,鼻又小又挺,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嘴好小,真是应了那句话:樱桃小嘴。但是五官却出其的协调,组合在一起,有说不出来的亲切感,看着看着,她不由得想起了自昨日出生后,今天早上的第一顿食物,竟是吸食这个男子的**,当时的她,确实是饿极了,又还没有睁眼,所以喂到她嘴里是什么,她便吃什么,却没有想到的是梅若的胸,她真的快被弄糊涂了,那奶水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男子那么平的胸脯却有着充足的奶水呢,开始,她还不能接受,被猛灌了一口,以为全是腥味,但奇怪的是,那奶水,不仅不腥,还带有一股甜味,这才能让她接受她至少八个月内都得以此为食的事实。这样想着,她不禁笑了出来,突然,她怔忡了一下,有多久了,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好像自奶妈去世她便再有真心笑过了,那些事,好像突然间变得遥远了起来,那个凤紫天珠不知道怎么样了,也被‘幻灭’给毁了吧,它和天书可是前世她最珍惜的东西呢,毕竟,那是用她奶妈的血换回来的。

想着想着,奇异的事发生了,她突然发现了她的左手居然冒着光,她抬起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她张大嘴愣住了,因为,她看见了,刚才她还想着的天珠竟然挂在她的手上,只是缩小了些,让它带在她的手上恰合适,她揉了揉眼,天珠还在,这说明不是在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生的时候没有,偏偏在她刚才想起的时候出现了,毕竟有着前世二十年在上官家养成的良好心里素质,所以她很快镇定下来,仔细思索,难道这天珠已经和她的心意相通了,所以会随着她的意愿而选择是否出现,于是她又闭眼心里暗道:“隐”然后她看见天珠居然隐到了她的身体里,她又在心里说:“出”她看见了天珠又出现了,她心想,果然如她所料,这天珠已经和她心意相通了,不过,现在的她却是很高兴的,第一,天珠本来就是她最珍贵,最爱的东西,现在又回到的她手中,自然是十分开心,第二,这天珠能帮她隐藏灵力,也就是可以把她的各个境界都隐藏,让人认为她其实毫无武力,这可以让她更方便的修炼,毕竟,一个小孩拥有十分强大的灵力会引起很大的麻烦,而她本来就是一个怕麻烦的人,第三,天珠能加快修炼程度,能让她的修炼事半功倍,虽然是与天书相辅相成,虽然她没有了天书,但是她的良好记忆,已经把天书的所有内容记到了她的脑子里,为她所用。

由于她已经睡得很充足了,加上有了天珠,所以上官绝尘现在是十分的兴奋,于是她就开始研究天珠,她发现,这天珠并不像前世一样,只在太阳天才会有光晕,现在的天珠就已经散发出淡淡的却很明显的橙色,难道这是代表境界的意思,代表她到了橙华的境界?

经过一夜的研究,上官绝尘终于累倒了,眼皮已经在严重抗议了,于是,她抵不过周公的召唤,沉沉睡去,不过在睡前把天珠隐了,并且确定了几件事:一,她已经到了橙华的境界;二,每到一个境界,天珠便会发出与之相映的光晕,而从蓝华到紫华中有一个关卡,那时会灵力尽失一年,而在此一年前必须找到一颗紫色的荷之种子,并且在灵力尽失的一年里每个月圆之夜用自己的血喂养,待到一年后花开之时马上摘下用以淋浴,则灵力恢复,紫华境界达到;三,前世方法不对,以至于天珠从未发过光,而她则必须以人的生命为代价才能发动最高灵力‘幻灭’;四,她决定从此好好练习,用正确的方法使自己强大。完毕!

她还有一件事不能确定:紫华之上似乎还有境界,如果有,则她称之为朱华!而这不确定之事则须她以后的修为达到了紫华才能进行研究。就目前而言太早,因为她,只是橙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