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3章 巅倒的世界

  “宝宝,呵呵,你看看今天天气真好呀,想不想陪爹爹在院子里散步去呀?”上官绝尘的思绪瞬间被打断,她知道这是她那个爹爹制定的,每日一次的交流时间到了。她抚抚额,很无奈,只好用腿踢踢,好让她爹爹停止这无止尽的叨唠,虽然她爹爹每每都以此为乐。并且有越来越见长的趋势,虽然她不想承认这个和她同龄大的男子是她的爹爹,但也没办法,谁叫她是小孩呢?这真的是上天补偿她上一世没有童年吗?她严重怀疑,她真的不想这样,有着成年人的思维,以后却要像小孩一样玩幼稚的事,虽然这是小时候极想做的事,但是她现在并不想这样做。其实她挺喜欢爹爹的,说话温柔,似春风般,每天都会对着她说上好些话,她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浓浓的关爱,这种关爱就和南宫红的关爱一样,能温暖她的十年冷酷的心,所以即使还没有见过他,她也觉得她已经喜欢上她的爹爹了,喜欢他的关心,喜欢他温暖的话语,所以她认定,这个男子是她在这一个世界上第一个要保护的人,上一世没能保护到她最爱的奶妈,这一世,她一定会保护好像她奶妈的爹爹。

现在让她来介绍一下这个世界,这个大陆叫做朱华大陆,‘朱华’指荷花,故大陆上的人都喜欢荷,大陆上的人都是女子为尊,男子不能轻易露面,女子十六岁成年,男子十五,成年后可以婚娶,男孩子在十五至十八为最佳婚娶时段,过了十八,大多数人会被嫁作侧夫或小侍,所以男子大多数会在十八之前出嫁。崇尚武术,虽然大多数人都会,但都不精,且学习它不仅要体质好,还要各种条件,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基础武术,只能增强体力,而贵族,富家子弟则能习得更上一层,当然还得名师指导才行,且武术从低到高分为赤华、橙华、黄华、绿华、青华、蓝华、紫华几个境界,平民百姓大多在赤华阶段,而富家子弟多在橙华阶段,黄华一般为皇亲国戚,绿华很少人能练成,大概一千个人中有五六个,而青华则是一万个人中有二,三个的样子,整个大陆也就几百人,蓝华在全朱华大陆只有三人,每个国家一人,紫华则没听说过谁有,而看一个人是什么境界,则可以看其发的颜色,什么境界便是什么颜色的发,但是在黄华以上因为有了强在的内力则是可以随意变化其发色的,以迷惑其敌人,当然只限于她所处的境界及以下的发色,是无法变出比其高的境界所代表的发色的,在青华之上,则高境界的人士能感受出比她低境界的人士的所属境界,无论其怎么隐藏内力,或是改变发色大陆呈三足鼎立的样子,有日国,月国,星国,三国相互抗衡,还算和平,而上官绝尘所处的国家正是日国。

现在让她来介绍一下她所处的家族,她的家族还是叫做上官家族,一个她十分厌恶的家族,不过却没有抗衡家族,当然也不存在南宫家族,上官家族垄断了日国一半的经济,她的家族中家主正是她的母亲,叫上官运,三十六岁,有一正夫,四侧夫,八个侍,其余红粉无数,她爹爹就是其中的一个侍,从不争不抢,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大的麻烦上身,当然家主的宠爱肯家相对而言少很多,至少,在上官绝尘清醒的几个月日子里,她没有听到过上官云的声音,而且她爹爹和其小厮也不主动谈论上官云这个话题,让上官绝尘感觉两人好像在回避这个问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有五个姐姐,二个已成家,一个十六岁,一个十岁,一个三岁,三个哥哥,一个已嫁为太守为侧夫,一个待字闰中,一个四岁,所以就注定了她又是个不受宠的角色。

正好,这也是她的一个契机,她想要活出自我,就得有力量,力量,当然是得从小开始练,她能全记下天书中所述,所以修炼应该不是难题,如今,等她生下来后,适当的装笨,让她的爹爹不能父凭女贵,即能减少他俩被暗算的次数,又能让大家的注意力不在她的身上,为她争取更多的时间练武。打定主意后,她决定就这样,虽然在她没有长大的日子里,她的爹爹可能会过得很苦,不过,她相信,等她羽翼丰满时,她会给他幸福的,把前世不能给她奶妈的幸福一起给她的爹爹……梅若。

于是,上官绝尘开始回忆天书中的所有记载,然后慢慢的开始在体内养气,这种气可能会被称之为内力,刚开始确实有点难,因为她的身体太脆弱,一养气便会疼痛,但是她什么苦没经过,所以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她只当这又是一次的磨练,因此,她不急,一天一天的慢慢来,所以便形成了她睡觉的时候都有气慢慢的聚过来的现象,俗话说积少成多嘛,所以在上官绝尘坚持不懈下,一个月后,她体内便有了一股纯正的真气,于是,她又开始引导真气行走于各个身体部位,借此熟悉她的身体,为冲开任,督二脉作准备,这二脉所在地,天珠上有记载,而天书上记载的是冲开方法,三天后,她开始冲脉,开始时,她的婴孩身体太小太脆弱,每一次的冲击就像是血管快要被爆破般,所以,她还在自我解嘲:我还真是感受过什么是‘血脉喷张’。毕竟前世她为了速成而强行冲开任,督二脉,使得她元气大伤,以至寿命速减,所以此刻,她只能小心翼翼的疏导,不能急于求成,反正她有的是时间,而且她也不想再一次忍受强冲二脉所受的巨大痛苦了,她用了十天时间把自己的血管拓宽,便于冲击,又用了二十天的时间慢慢冲击二脉,最后,终于冲破了,顿时,她感觉真气像电流般流到了四肢百骇,全身舒畅极了,她全心全意感受着这种感觉。

这时,却听见了她爹爹焦急的声音:“水儿,呜呜,你快去请大夫来啊,宝宝是不是出问题了,这两个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上上个月的时候他明明还常常踢我来着,这二个月都不动了,呜呜,呜呜,我不要宝宝出事啊,”哭音中明显还带着慌乱。

上官绝尘这才想起,这两个月来为了练气,竟把她爹爹给忽视了,因为小孩本来就嗜睡,在她练完功后,累了就更嗜睡,所以这段日子除了练功就是睡,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理她的爹爹,呵呵,为了安慰他,她伸出明显快定形的腿踢了几脚,这才听见外面又笑了起来。

其中梅若惊喜的道:“水儿,宝宝他又踢我了,他又在对我撒娇了,我的宝宝又活过来了”

水儿:“主子,呸呸,什么叫小主子又活过来了,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好像说得小主子死掉了一样,啊,呸呸,我没说死字,我吐了就不算了,呸呸”

“啊,对,我说错话了嘛,好了,宝宝没事就好了,呵呵,水儿,我要弹琴给宝宝听,宝宝说他想听。”梅若说道。

“是,是,我的主子,小奴这就去为您老人家拿去,你就乖乖的呆着别动”

上官绝尘听着这两个活宝的话,笑了,这样远离了上世的日子过起来,真好!

不用再被仇恨充斥,不用再活在痛苦中,是他们温暖了她!

她开始期待她的出生了,因为她想快点看看他们,她现在最亲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