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18章 盛会场景

  和以往每一年都一样,秋荷会在皇家别林举行,这里占地有足足一万多亩,可见其奢侈,一眼望去,中间是一个十分宽阔的大场地,因为盛会的原因,所以,周围都移种了各式各样的,品种贵重的花,因为,这个大陆重视荷花,所以,以荷居多,再往后一点,就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还真是有人造美,不得不说,这里的建筑工,很有特色,这里的所有景色都接近过自然,说明,他们很是懂得与自然相谐调。

再看场地,整个场地大约有几千亩,中间是一个大型的台子,相当于上官绝尘前世的舞台,只不过,这台子比舞台更大了而已,台子边沿都用花装饰着,台子上面是铺的上等红丝绸,最近的席上,看其装饰就知道是给地位显著的人坐的,相当于贵宾席,椅子是用上等红木做的,铺上了细细的,软软的,应该是雪狐狸的皮毛,椅子与椅子之间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是各种精心的点心和上好的茶,而再后面一点的席位上,应该就是富贵人家的座位,虽比不上贵宾席上的用度,可是也是极尽奢华了,再后一点就是稍微有一点地位的人坐的,就是这坐位总共就有好几千个,真不知道这里没有音响,没有视频,远一点的人怎么看处见?而一些老百姓就只能站着,且必须得离所有席位百步,这就是等级差别。

因为这是个十分重要的节日,加上有第一美人坐镇,所以,这天是人山人海啊,比往年多了许多,有的人是冲着这来之不易的面圣机会,而有的人是冲着这美人来的,反正是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而上官绝尘一行人在经过精心打扮后也来到了这里,因为来得比较晚,所以,看过去,就是黑压压的一片,上官绝尘估摸着大概有好几万人吧,反正是人挤人,不过,这里的老百姓却分为了二片,男儿家在一边,女人在另一边,而中间是用花隔开了的,还真是有趣得紧呢,这就像是万人相亲大会呢。

上官绝尘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每个人,不论是富人还是穷人的手里都有一种黑色的类似于笔筒的东西,一问之下,原来这个东西叫天眼,是用来看东西的,上官绝尘也从小厮手中接过一个,让眼睛从里往外看,顿时,远处的景色就能看见,不过不是很清楚罢了,原来,这就是前世望远镜的雏形,竹筒两头是二个玻璃镜片,在这里不叫玻璃,叫神透,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看来无论是哪里,就封建时候的人们还是都信神的,虽说这东西不如望远镜来得清楚和远距离,不过在这个时代也算是先进的了,听说还是在一百多年前,一个叫镜的先辈发明的,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难不成那位叫镜的也是穿越过来的?

不过时间可没给上官绝尘想太多,由于她们是上官云的家眷,所以有特别的座位,而且还是在富贵区,看来这皇家拉拢上官家的意图很是明显,不过,因为上官绝尘与梅若,水儿并不受宠,所以,她们只能坐在一个角落,但这是上官绝尘期望的,在人多的地方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虽说面圣的机会大,可她上官绝尘又不稀罕这些,而且坐在角落更利于上官绝尘更好的掌握局势,看出谁是真心,谁以后又会在你背后捅你一刀?并且,有坐的总比没坐的要好太多了,想起那些老百姓,没什么过硬的功夫,且还要在那里站上一整天,虽说这时候的天儿,不算冷,也不算热,可是站上一天,还是会累的。此时上官绝尘认为,其实身在上官家,还是会有很多方便的,比如说现在。

正在想着的时候,一阵鼓声响起,惊得四处的鸟儿到处乱飞,然后全场静了下来,刚才的喧闹瞬间消失,上官绝尘也停止自己的思想,向声源处看去。

只听见一司仪说道:“皇上驾到!凤君驾到!丽贵君驾到!各国使者到!”其声音震得耳朵嗡嗡作响,看来是一个武功高强之人,夹着内力喊出来的,以她这声狮吼来看,这人的武学境界应当是到了青华。上官绝尘抬眼看去,果然看见了那个司仪不加掩饰的青色头发,便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这场会,必是少不了这狮吼之人了,原来如此,用内力发出声音,这几万人想不听见还真是不行呢。这皇上身边还真是出了不少的人才呢,如果是她上官绝尘要培养自己的势力的话,那这些人才有没有可能被她挖过来呢,人才,这皇帝身边就是她的势力来源,呵呵,看来她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挖皇帝的墙角了。

只听见万人齐呼:“皇上万岁,凤君千岁!”声音震耳欲聋,看来这权力的颠锋者都喜欢这种被万民朝拜的无上感觉啊!

然后是皇帝略带病态的声音响起:“平身!今天是秋荷会,万名同乐,欢迎各国使者来到我日国,这秋荷会的具体事项,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了,能赢这第一美人的人才,就有机会入仕。为我日国作贡献!大家也知道,第一美人是上年的秋荷会赢者,所以,大家还要多加把劲啊,呵呵……”

皇帝带着二君坐在了主位上,这皇帝明显的呈老化,病化状,看来,不久这江山就得易主了,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皇女给皇帝下的毒,这是一种罕见的毒,一般的人看不出来,只会以为是生病了,也不想想,这生病怎么会越生越严重?这为皇位杀亲人的事她上官绝尘听得多了,所以这不关她的事,她没必要去趟这浑水。凤君则是比丽贵君看起来老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失女的原因吧,让他心冷了吧,反观丽贵君,则光彩照人多了,偎依在皇帝身边,妩媚的笑着,笑得上官绝尘心里一阵阵发寒,这是她第一次见丽贵君,她只能说一句话:人妖啊,人妖。大概是认定他女儿能登上皇位吧,笑得那叫一个得意,不过,那个皇帝居然还很受用,上官绝尘无语。

再来,就是各国的使者入坐,每个国家都派了二人主要的人,而且都是一老搭着一少,后跟着一堆应该也是对她们有用的人,或者说是她们的势力,看来,那些老的,很有可能是朝廷重臣,而少的,很有可能是下一任储君。上官绝尘因为在角落,所以能的把这些看得很清楚,看那二个少的,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眼里的戾气太深,虽笑得温和,不过还是没能瞒过上官绝尘的一双得眼,真不知道这样的成为皇帝是不是百姓的不幸?而那二个老的,一看就是精于世故的人,在不认识的人之间还得谈笑有度,游刃有余!都是些不简单的人物啊!

在她们的旁边,还有几个坐着的年轻女子,皆有相似的面孔,应该就是几个皇女,穿红色衣衫的,一脸得意相的,应该就是那个嚣张的三皇女,而穿浅黄色的,一脸泼辣相的,应该就是有头无脑的二皇女,还有一个是上官绝尘唯一看处顺眼的,穿白衣,看似无害的,眼却有精光的人,但上官绝尘却没有她的资料,不过应该也是一个皇女,不然怎么会坐在那个位置上,上官绝尘喜欢这样的人,忍得,做得,有胆有识的人,不过,可惜的是,她的头发和那二个草包一样,都是黄色的,不然,上官绝尘还真想把她收归自己旗下,为她所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