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穿越之绝尘朱华(女尊女强人)

第2章 前世的因果2

  “啊……噗……”南宫红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但还是摇头,只有上官绝尘懂,这是奶妈叫她不要出来的意思,而上官鹰却理解成了南宫红不愿意说,所以鞭子落得更快了。

上官鹰怒极反笑:“其实我没有那十颗天珠也一样,这样只是把我的计划威力降低了一点而已,到时候我会把上官绝尘训练成顶级的杀手,哈,让她去杀光她的家族,这岂不是更有趣,哈哈……”

“你是个变态,哈哈,你以为我没有……咳……防范吗,我早就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给写了下来,等到时机成熟……咳……我会给尘儿一个真相,不会让她帮了仇敌的,只是,没想到最后我还是落在了你的手里,不过没关系,尘儿以后会知道我的……咳咳……牺牲没有白费的,而我的目的也达了,就是让尘儿她学会了……噗……你们上官家的独步武术,哈哈,到时候恐怕你上官家族还会毁在你自己的武术上,哈哈!”南宫红一边用手擦着不断的流着的血,一手捂胸说道。

“你这个贱人,我现在就打死你,我看你还怎么毁我计划,是不是用你的孤魂来毁,哈哈”上官鹰狠狠的抽着南宫红,还不时的用手去擦额头因气奋而掉下的汗珠。黑色的皮鞭此时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更加的吓人。

“奶妈,求你不要在对抗了,这样你会死的,不要,不要了……”看着奶妈由皮鞭带出来的血珠混着些许皮肉和奶妈血肉模糊的身体,上官绝尘在心里狠狠的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为什么在几个上官家族的孩子里,从来就是她一个人受打受罚,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的,怪不得她每次喊父亲的时候身边总是有几道怨毒的目光,怪不得所有的人都针对她,怪不得她从来都是做得最多最好,却回报的最少,怪不得……”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染满了她的脸颊,而此时她看上官鹰的眼神却充满了怨恨,就像是嗜血的野兽般。

“上官家,我记住了,以后我会加倍,不,是十倍的奉还你们的养育之恩的。”上官绝尘咬紧牙关在心里发誓道。

“啊,啊……啊……啊……”终于南宫红受不了鞭型昏了过去。

“贱人,我不会就这么让你死掉的,哈哈,敢这样对我,哼,我会更加照顾你的,黑三,我们走,我也累了,明天再来看看我们的玩物。对了,上官绝尘那里,你知道该怎么说吧,还有,去把那贱人说的记满我光辉事迹的东西给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来。好好干,老爷我不会亏待你的。”

“是,上官老爷。”于是二人相继离去。

等到上官绝尘确定两人不会回来时,她颤抖着推开了挡身的木堆,飞奔至南宫红身边,她不敢用力摇南宫红,她怕,怕奶妈就这样丢下她一个人走掉了,只能不停的叫着“奶妈,奶妈,你醒醒啊,呜呜,呜呜……”破碎的声音伴着断线的泪珠自上官绝尘的身体向四周蔓延。

地牢的湿气混着周围的血腥味构成了一幅妖娆的画面。

像是感受到了上官绝尘的心伤,又像是放心不下上官绝尘,南宫红在十几分钟后缓缓的睁开了眼。失焦的眼距也缓缓聚拢,落在了满脸泪珠的上官绝尘身上。

“咳……咳……咳……尘儿奶妈我……呜,我陪不了你了,别哭……咳咳咳……听奶妈把话说完……”她边咳嗽边努力的说着,拧成一股绳样的眉和嘴边止不住的血都说明了她此刻的情况很糟……

“不,我不听,呜呜,奶妈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要说话,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上官绝尘用她那十岁还很单薄的身子努力的想把南宫红的身子扶起来,但是就是无法挪动分毫,此刻,她豆大般的汗水和泪水,还有那颤抖的全身无一不在说明她此刻的无助和绝望。

“尘儿,别难过,你这样会让我更难过……咳……所以你是不会让我难过的对不对……咳……刚才的我和上官鹰话你也听得很清楚了对吧。你不是上官鹰的女儿……嗯……上官鹰要的凤紫天珠就是奶妈我上午给你的那……咳……一串手链……先别哭……当你……当你把你的血植入其内……咳咳……你就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噗……别慌……这是天书,你一定要拿好……咳……这才是奶妈今天偷的东西呢……那个蠢蛋上官鹰,却以为我偷的是天珠呢……他肯定想不到天珠早在我前几天就已经偷到手了……呵呵……咳咳……这天珠和天书本就是一对,你一定要保管好它们……咳……将来它们会对你起很大的作用的……它们都是奶妈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呢……咳咳……奶妈走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求你去繁荣南宫家族……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只要你平样安安快快乐乐就好……还有就是不要恨奶妈不带你回南宫家,那个地方并不适合你……我只要你幸福就……就……就……就好了……还有……”南宫红想为上官绝尘擦泪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然后,从半空中缓缓地落了下来……隐隐地还可以看见南宫红脸上的笑容,那是满足的笑容,那是一切都值得的笑容……

“奶妈,你说过我们会一辈子对我好的,你说过你会一辈子陪着我的对不对,你不能失信于我哦,你现在是不是累了啊,呜呜……所以想来唾了呢,我也好累呢,我也想陪你一起睡呢,不过我还有事情没做完呢,上官家的‘恩’我还没有报对不对,等我报完了恩再来陪你好不好,你也知道我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所以呢,我还是会赖着让你照顾我的,呵呵……呜呜……呜呜……奶妈……奶妈……奶妈……”

暗牢里,一个小女孩拥着一个满是伤痕的人在那里低低的诉说着,定格成了一幅凄美而永恒的画面。

后来,上官鹰编了一个借口说明了南宫红离开上官家原因,当然,上官绝尘装着相信了,并尽力扮演好她上官鹰女儿的角色,当然,那个所谓的东西也无果而终。

后来,她从手链中知道了,她不是上官家族的一员,她应当是南宫家族的小姐,也就是一个私生女,当年仅八个月的她,被上官族派来的杀手给带走了,而南宫家族的人在寻找了一个礼拜后放弃,因为,其一,南宫家族的小姐有很多,并且,她是私生;其二,在利益与她之间,南宫家族是首选利益,没必要为了她而调动南宫家族的势力来寻找一个私生女。所以她明白了为何她的奶妈不愿带她回南宫家,也理解了南宫红想要她变强的原因,真是“一入豪门深似海”。所以,南宫世家,她同样的恨,不亚于上官家的恨,如果不是那个家族的自私,她亲爱的奶妈怎么会单身一人为她冒险,怎么会无比凄惨的死去?

后来她还知道了,上官家族之所以强大是由于他们卑鄙的手段,而南宫家族强大的原因则是由于他们与生俱来的特殊体质,使得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拥有灵力。而她手中的天书则是修炼灵力的集大成者,而天珠,可以加快修炼速度再后来,她有了目标……报‘恩’,所以她努力的修炼灵力,为了不被发现她拥有灵力,平时她都是用天珠压制了其气息,也是从那时起,她为了掩藏天珠,再也不穿短袖,为了放松上官鹰的警惕,她努力达到上官鹰规定的暗杀水平,使自己无所不精,并且努力完成所有任务,还要装着希望被上官鹰奖励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女儿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一样,用了十年时间,终于练成了,而她那时拥有的灵力却是别人得努力一辈子才能拥有的,为了速成,她也付出了代价……那就是生命的迅速缩短,虽然她不在乎。

最后,就是在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也是她奶妈十年忌日的时候,她站在上官家族为她举行的生日宴会的那个高舞台上,笑看底下人上官家与南宫家虚情假意的时候,发动了天书中灵力最高层的‘幻灭’,看着害了她和她奶妈一生的人们尖叫着变成了灰。在她闭眼的时候,她只想到了四个字“生无可恋”。

最后的最后,就是她醒来的时候发现的事实……她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婴孩,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觉得会像大多数小说那样,有什么重大的使命必须由她来完成,“也许是上一世活得太痛苦了,老天决定补偿她。”她如是安慰着自己,既然老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次,她只想活得像自己,“也许,在这里,她还能遇到她最爱的奶妈也说不定。”她如是想象着。

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