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第18章 我想陪着你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小壁虎 2563 2014-06-21 14:11:56

  菏泽说,木天,这个夏天你想要什么愿望?

我要一个夏天连着一个夏天。

我看见菏泽放着风筝边跑边对我问到,我们笑的那么的接心。

菏泽说,木天,恋空,爱恋上天空,真的很美好。

嗯,很美好。

我看见我们一同躺在草地上,空气中可以闻到泥土的气息和花草的芬芳,我们仰着天真的脸笑的那么甜。

火好大,爸爸,我好怕,为什么不见妈妈呢?妈妈哪去了?

我看见一场大火烧着整个上坡,山坡上有好多好多的人,我看见大火烧着人们的衣裳,烧着了他们的头发,烧着他们的皮肤,他们在大叫,在惊慌失措,我看到有一个男孩拉着我在跑。

木天,我恨你,我一直都恨你,因为你,木辰哥哥不见了,因为你,我爱菏泽爱的那么痛苦,爱的好累好累。我恨你!,我恨你……

我看见荣潇喝醉酒的躺在床上一直在呢喃着,我躺在她的身旁看着她的脸好久好久没有睡着。

“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打了,他流了那么多的血,他会死掉的……”

“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打他了,他真的会死掉的……”

我看见一个男孩拎着满身是血的菏泽,正在用力的一拳一拳的打着。

我看见自己抱着那个男孩的腿在那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我看见医院登记表上写着:菏泽,男,病情太严重,危及生命,转院,2002年11月30号下午5点24分“菏泽,菏泽,菏泽……”

我仿佛看见菏泽离我越来越远了,我不能自已的哭着。我想伸手拉住他,别走。

“菏泽,菏泽,菏泽……”

“木天,木天,别怕,我在这儿”,原来我又一次的睡过去又醒来了。

我梦见菏泽要走了,我忍不住的伸手要去抓住他。我叫着他的名字,可是他,还是在慢慢的离我而去。我着急了,从梦中惊醒着坐了起来。我怕再也见不到他。

梦那么真,那么痛,皖绿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对我说着“木天,木天,别怕,我在这儿”而我的脸上早已是泪流成河。

我觉得好累,我仿佛走了一个沙漠的旅途。我筋疲力尽的动不了,可是菏泽怎么办呢?他会不会死掉?不行,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木天,你要干什么?你不能下床,医生嘱咐了的,你身子太弱,这两天又一直没有吃饭”,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见菏泽,我推开皖绿要拦着我的手。

“木天,你别这样,我们看着都很难受,你放心,我们会去看菏泽的,西城一直在那边照顾着他的,所以你昨天也就没有看见他。

“对呀,对呀,你看有西城在那儿,什么情况西城都会跟我们打电话的,木天……”

“你们知不知道他也许会死掉!你们知不知道也许这一辈子,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你们知不知道,他流了多少血!你们知不知道他……。”我再一次的不可控制的大声的哭着吼着打断了罗伊和尹湛的话!

“你以为我们不难过吗?你以为我们的伤心少于你一分一毫吗?你以为悲痛到极致的只有你一个吗?你以为……”尹湛推着我到墙上,眼里满是怒气的对我吼着。

“好了,尹湛,别说了,木天,难过,我们都难过,你知道的。”罗伊打断了尹湛对我的发泄。

这一刻,我看见坚强的一如尹湛,洒脱的一如尹湛,看似对什么都无所畏惧的尹湛,眼里集聚了满满的泪水,他,哭了!

我错了!

木天呀,木天,你怎么可以这么的自私!

你怎么可以只顾着你一个人的悲痛,忘记了他们是那么好的哥们儿,他们难过伤心怎么会比你少一分?

你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一个人的发泄,不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想想他们的好兄弟被人打的半死不活,躺在医院生死未卜的,他们的心情怎么会少于你的难过?

你怎么可以不顾他们对自己的关心,怕自己出问题,守在这里陪着自己,而自己的兄弟还躺在另一个地方,他们埋藏着自己的悲伤还在安慰着自己,他们两面焦急的情绪你怎么可以体会不到,只顾着自己的悲伤难过呢?

可是。

我等不了了!

我必须要去见他一面!

我知道,我必须要见他,否则我难过的想死掉!

我支撑着身体,头晕目眩的要往病房外面走。尹湛他们跟上来了。

我知道他们的心情同我一样。我愧疚的要死,我没有为他们着想,控制不住情绪的还对他们发脾气。可是我还是固执的没有说一句话给他们,没有说一句道歉的话给他们。他们扶着我走出了这个医院,打了一辆出租车,到市中心医院。

坐在车上,好几次我都想开口给他们道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我在心里想了上百种开口的方式,直到到了中心医院我还是没能够张开口。大家都很沉闷的往医院里走。我的心里难受极了。

“木天,看路!”突然,尹湛一个箭步冲上来用手护在我的额前。

原来我心不在焉,心情低落的走着,差点撞在医院的玻璃门上。

“哦,我没看见。”

“笨蛋,看路!”尹湛对我无奈的苦涩的笑了笑。

我们都笑的那么的苦涩!

我们都懂彼此的心情的!

我们是彼此的需要!

我走近菏泽病房的那一刹那,我又一次的控制不住的哭了。我忍不住,我捂着嘴,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可是我忍不住。

他安静的躺在那,像没有生气的娃娃,全身缠满了绷带。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鼻子上插满了管子,手臂上也插满了管子,管子靠近手的部位的那一端还可以看见有血液想要往里面倒回,而他的手已经被挂的青紫青紫的,可以数的清的是一根根突出的血管,他的腿上打满了石膏,好粗好粗。

我受不了了,我的心被揪的好疼好疼,我恨不得躺在那里的人是我,我哭的要窒息死掉。

皖绿被我的样子吓坏了,她抱着我喊着尹湛他们,尹湛掐着我的人中,看见我睁开了眼,长长的舒了口气。

西城几天没见,像是老了好大一截。他没日没夜的陪在菏泽身边的这几天,一定难受极了,我知道,他一定像我一样的难过,一样的悲痛。所以,木天,你不能哭了,你要控制住自己,你要忍着,大家都很伤心,你不能让大家看见你这个样子更加的伤心。

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罗伊和蓝尘他们都建议我回去,说这儿他们来守着就行了,可是我怎么能够走掉呢?我还没有看见他醒来,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他说,我还有好多好多的疑问要问他,我想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我们学校的拐角,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伤害他,我想知道他是不是为我挨打,我想知道……。

我想要知道太多太多了,可这一刻我只想要他醒过来,我只想要他好好地,哪怕他打我骂我,我都愿意,只要他醒过来。

我让西城去休息一下,这里我守着就行了,他们扭不过我只好让我坐在菏泽的床边,让我静静的守着他。

我看着这张脸,眉宇间藏着忧伤,菏泽,你到底有多少的悲伤?

菏泽,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菏泽,如果可以,我想偷走你所有的不幸,烦恼与悲伤,贩卖掉你所有的不快乐,为你种下忘忧果。

菏泽,你知不知道,我想陪着你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经历你的经历,快乐着你的快乐,悲伤着你的悲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