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第9章 你的世界你一直在逃跑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小壁虎 2107 2014-06-21 14:11:56

  伤心久了或许就麻木了,没有了言语可以说出来去埋怨,没有了期望可以去企盼,也就没有了所谓的在乎与不在乎了。

木天的电话在十几天之后才有了回应。而这时所有悲伤的感觉都麻木到忘了当初有多痛,淡忘到了想不起问题是怎么开始的了,似乎习惯了。

有时被伤到最大的程度,或许就是这样的宁静到忘了要去呼吸,沉默到忘了要去发泄。累了。

爸爸妈妈的电话一前一后的打来。

没有嘘寒问暖。而我已经不在奢望。机械性的回答着,回应着无关痛痒的话。

所有的电话,回忆起来,居然没有一句想要回家的话。当时想要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离婚的话也显得那么的不重要了。

或许是事情被发现的太突然,以至于当时一时难以接受。

也许他们当时不接我的电话也是一种对我好的方式,让我不再想要答案了,不再想要他们的隐藏了两年的解释。事情发生了那么久,离婚书都已经泛黄,而再问也是徒劳的。

木天,是吧,我想要的太遥远,我知道我什么也改变不了。

突然之间我想到我的以后,我的高中,我的大学,乃至我今后的人生,他们的影子也许会离我越来越远吧。

我开始想念爷爷胜过从前的任何时候,他是那个从来都是笑呵呵的对我的最亲爱的人,那个疼我到骨子里去的人。爷爷,你还好吗?

早晨的阳光很好。

以前每天醒来看见第一束阳光照进窗户来,心情立马就像一片晴空,告诉自己,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木天,你要加油。

而现在,我发现阳光也不是那么的温暖,虽然这是炎炎的夏日,但是小屋里的阳光冷的刺眼。眼睁睁的望着太阳升起又下山,觉得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无能为力。

菏泽的电话打来,我还愣在窗户前。

他说,“木天,我在学校后面的操场上等你”就挂了。

事实上,我没有想要出去的想法,但是给菏泽回过去的时候,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只好和奶奶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的出门了。

好久窝在家里没有出来走走。现在走在林荫小道上,觉得自己再不出来或许真的要发霉了。

快到学校时,远远的就看见菏泽在路口,他正蹲下身帮着米沙系鞋带,然后抬头对着米沙笑着说着什么,米沙也咯咯的笑着。

我觉得菏泽和米沙美好的像画中的人儿。

我加快了步子走近,有点不好意思的抱歉的说到,“你们等太久了吧。”

“没事”他说到。

米沙见我来了,高兴的拍起了手,我也被她的笑容所感染。

然后我们在操场上走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米沙一个人在那惊奇的傻笑着。世界对于她,原来都是这样。

我快要觉得我们这样不言不语的走到天黑时,菏泽开口了,“木天,你还好吧?”

“哦,我还好呀,你呢?”我尽量用着轻松的语气给他回答,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好与不好到底指的是什么。

他笑了笑转身对我说到“你,就是这样,难受的话,就说出来吧。这次我绝对当一个好的倾听者。”

我想,我真的是给忘了,我居然感觉不到我的伤心是什么了。

“嗯,真的没什么事呀,我很好,真的。”那一瞬间我回答的是如此的诚恳与坚决,我想我仅仅是不愿意再一次的揭开伤疤,再一次的暴露我的卑微。

菏泽,谢谢你,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到。

我们终于在操场上转累了,在旁边的一片草地上坐下,说着最近与毕业后同学们的各自联系。回忆着从前,想他们了。

我和米沙躺在草地上,双手枕着头。我望着蓝盈盈的天空,心情开始像白云一样在天空中飘荡,感觉真好。

菏泽也顺势躺在我的旁边缓缓的说着,“日本有一部动漫叫《恋空》,男主角叫弘树,女主角叫美嘉,他们深深地相爱着。但是,总有一些障碍阻隔着他们,让他们彼此受伤,爱的好累。最后的最后明白了一切,短暂的幸福时光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们现在每天都见面,就像要取回见不到的时间一样。’可是后来他们还是要永远的天各一方,从那以后,美嘉恋上了天空,因为那是男孩守护祝福她的地方。”

菏泽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向我问到,“木天,你知道弘树说的最让我感动的话是什么么?”

“嗯,不知道,我没有看过这部动漫。”我看着天空说到。

“弘树曾说他喜欢河,美嘉被名为弘的激流卷走了,不停的被他不知带向何方。可是弘树最后还告诉美嘉‘比起河流我更想变成天空,然后,美嘉到哪儿我就知道了,发现有伤害美嘉的家伙,我就能打的他们落花流水。”

菏泽说到这时我看向他的脸,在落日的余辉下他像童话里走出来的少年一样,美的不真实。

我听见他说“我觉得好美,恋空,爱恋上天空。”

“嗯,好美。”我附和着。

“木天,米沙喜欢你。”夜风般的声音传过来。

“嗯,我也喜欢她。”

“我也喜欢你。”菏泽说到。

我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听错了。愣了愣,大笑的说到“我知道呀,我们是好朋友嘛,一辈子的朋友呀!”

“木天,我是说真的,认真的,我喜欢你。”

菏泽转过头一字一顿的对我说着,我觉得我的大脑又一次的短路了。

我的大笑变成干巴巴的傻笑,我顿时手足无措,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答,我从草地上爬起来,望着他,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也不清楚我到底要说什么,我困窘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表达什么。

菏泽望着我。他,在等我的回答。下一秒,我拔身就跑,在风中我听见菏泽的声音在后面叫“木天,你还没有回答我呀?”

木天,你干嘛要跑,你是个胆小鬼。

木天,你怎么这么的没有出息,除了逃跑你就只会逃跑了吗?

木天,你就只会逃跑,你的世界你一直在逃跑。

学不会的勇敢,什么时候才可以挣脱解锁,不在躲避,学会对视着他的眼睛面对。

被人理解,除了快乐欣慰,为什么还有胆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