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第16章 我看到了梦中的背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小壁虎 2999 2014-06-21 14:11:56

  如果梦不曾与现实重叠,是不是可以永远这样做下去?

如果一切都只是白日梦的假象,是不是可以永远这样不在意的过下去?

如果那天我没有在街角看见你的身影,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永远的不去探究你?

你有你的阳光大道,我有我的小小城堡。

最近梦中的那个背影愈加频繁的出现在了我的梦里,弄的我常常在课堂上发呆,和皖绿走在街上也不由自主的看着来来往往的攒动人群。

皖绿说,木天,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老是盯着过路人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难道要我告诉她我在找一个背影相似人吗?这是不太无理取闹,太荒谬可笑了。

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到底在看什么。

也许有时候我什么也没有看,什么也没有看见,我只是被梦搅得神情恍惚,看不清前方的路。

那天我在街上看见一个和蓝尘长得特别相似的人。当时的那种兴奋劲就像真的遇见蓝尘了一样,走近一看便笑容僵硬的铺画在我的脸上。那人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的奇怪表情。我赶忙不好意思的伸伸舌头给人家道歉,心情特别低落的往回走。

木天,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不是要把梦中的那个背影认作蓝尘。我只是想念他了。想告诉他压抑在我心中的这个无法排解的梦,结果我看什么人都慢慢的像蓝尘了。我也看见好多个罗伊,好多个尹湛,好多个西城,甚至是好多个菏泽,我快要被这梦境弄的分不清现实了。

是什么让我们这样不断地找不到自我?

又是什么让我们这样不断地沉沦在默思的边缘?

黑夜在这一边,白天遥远的看不到边。

梦,还是梦,交织在我的脑海里。

我还是没有没办法去醒掉。

老师是讲台上讲的津津乐道。我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那黑板,像是要把它看穿,看乱。为什么你可以不用思考,却要让我们在这安安静静的把你认真的看着。我又在钻牛尖一样的思想跑毛了。

“接下来我找一位同学上来给大家解答一下这道题。木天,这道题你上来做吧,看你也听的挺认真的,老师相信你也给听懂了,就给大家上来讲一下。”

“木天,木天,老师叫你呢?”皖绿突然推搡了我一下,我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了,怎么了?”

“还怎么了呢?老师叫你上去给大家讲那道题,你在想什么呢?不会是思想又跑毛了吧?”皖绿小声的对我说到,我只好委屈的对她点点头。

“木天,上来给大家讲讲这道题的思路,放胆大点儿,来,快上来。”数学老师又再次的在上面叫了我一遍,还带头为了给我鼓励,鼓起了掌声了。

我满脸通红的不知如何是好,连他讲哪一章节我都不知道。确切的说我的数学书还安安静静的,面容祥和的躺在我的课桌上,翻都没有翻开。

我望着黑板,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数学字符摆着各种造型,像是在嘲笑我是一只丑小鸭一样,它们是高傲的公主,这么高端的舞会我怎么参加的了。

“老师,木天最近感冒,嗓子哑着的说不出话来”,皖绿这时突然对老师说到。

“哦,这样呀,那木天,你坐下吧,感冒了就好好的去看一下,这两天天气温差变化太大,注意身体哦”,数学老师在上面望着我对我嘱咐着。

老师真是太好了!这一刻,真是爱死他了!

“嗯,好的,老师,谢谢你。”我感激的对数学老师说到,结果居然忘记了我的嗓子是哑的,全班顿时哄堂大笑。

皖绿无奈的望了我一眼。徐子风在后面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囧的一塌糊涂,偷偷的瞄着老师的脸。

木天,你怎么这么笨呢?我在心里羞愧死了,自责透了。

下课后,我和皖绿被老师拉到办公室去,聆听了一场“心灵”的教育。老师语重心长的话语,我们一个劲的点着头,那神情“悲痛”极了。

“木天,你真是搞笑死了,哎哟,现在我都还忍不住的要笑,肚子都笑疼了。”一出老师的办公室,就看见徐子风倚在门外,他看见我们出来了,直起了身子忍不住的笑着对我说到。

徐子风,你就笑吧,笑死你才好!”,我一看见徐子风的那个样子,气就不打一处出来,咬牙切齿的对他说到。

“别,别,我死了就没人看你笑话了,人生多无聊呀!”他追上我们的步伐一个劲儿的在旁边说到,“好啦,我开玩笑的啦,别生气。”其实我压根就没想到要去生他的气,我压根就没劲儿去生气的了。

“木天,你知道我和你们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吗?”没人理他,他自己在那说到,“我知道你们都猜不到的,我和你们最大的不同呀,是我很有自娱自乐的精神哟,这是你们都不能比的。”

“徐子风,那你知道我和你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不?”我转过身假装很兴奋地问着他。

“嗯,不知道,这个还真不知道。嗯,是头发吧,头发长见识短呀!”

“徐子风,你找死!”皖绿揪着徐子风的耳朵就开始骂到。

等他们俩闹够了,徐子风跑到我身边好奇的问到,“木天,说真的,你和我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呀?”我知道他的好奇心上来了,就故意的向他问到。

“真的,是什么嘛?”

“好啦,告诉你就是了,别拉着我胳膊,都快被你扯断了。你看着我的眼睛,是不是跟你的很不一样,很不同。”我眨巴眨巴着眼睛故意望向他。

“没有呀,我没看到。”徐子风走近看着我的眼睛,摇摇头。

“笨蛋,你没发现吗,我的眼睛里住着一只猪,你看,眼睛里是不是有一头猪。”我边说还边用我的手指睁大我的眼睛对他说着。

“没有吧,我再看看。”徐子风又走近了一步,睁大着他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像是要吃了我的眼睛一样,在一旁的皖绿早就已经笑得直不起了腰。

“徐子风,我见过笨的人,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你真是一头猪呀,哈哈……。”皖绿在那大笑着朝徐子风唱到,“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

徐子风这时才反应过来,追着我们就开始打闹了。

校园里充满了我们的笑,完全忘记了课堂上出的丑,同学们的哈哈大笑,以及办公室受的训,老师叹气的教导。

我们总是这样容易烦恼,也容易把那烦恼消化掉,只要身边还有这样的朋友陪着我们闹。

我们是青春最初单纯的傻,书写着我们最美好的年华。

可是我们还可以这样孩子气的傻多久?

当那梦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

我们都渐渐地感受到了那么真实地痛。

我们三个现在成了班上的三剑客,一起玩,一起疯,一起闹,一起笑。直到那天我在街的拐角,看见那真实地梦中的背影,我知道,我的生活再一次的不可遏制的朝着未知的方向奔跑。

我和皖绿一人手里拿着一本刚从书店买的杂志。翻看着,不时抬头看看道,突然我抬头看见了那个背影,我感觉到心在咚咚的跳。我看见他往另一条的街道走去,不由自主的快步跟上去,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想知道他是谁!

他到底是谁呢?他是不是我梦中出现的那个背影呢?为什么我的梦中会无数次的出现一个相同的背影呢?

我的心里装满了一团团的迷惑,这迷惑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紧紧地跟着那背影跑。

他,不见了!

奇怪,被发现了吗?

为什么他这么快就不见了呢?

他,认识我吗?

他,是在躲我吗?

他,是谁?

当我脑袋迷迷糊糊的返回原地时,皖绿惊愕的望着我。

“木天,你刚才吓死我了,你知道不?”说完,她一把抱住我,哭了起来。

“怎么了,皖绿,怎么了,我不是好好地吗?”我被她这一抱也弄的心里特难受的。

“好什么好,你吓死我了,你差点被车撞到,你知不知道呀!”皖绿对我大吼到。

原来在我看见那个背影时,我就急急忙忙的跟上去,完全没有看见那路口的车,当时皖绿是有叫我的,但我完全听不到,我只想知道,他,是谁!?

“呵呵,不是没事吗?你看,我好好地呀!”我抽出手反过来抱住她。

皖绿,你知不知道,在你抱住我的那一刻,对我说我被你吓坏了,我有多麽的感动!

皖绿,你知不知道,在你对我哭着吼着说,“好什么好!”,我有多麽的感觉到幸福的照耀。

皖绿,谢谢你!

我看到了梦中的背影。

白日重叠着我黑夜中的梦。

我不顾一切的想要看清那梦中的身影。

我忘记了一切危险的信号。

我奔跑在默思的边缘。

记忆的丝线飞舞在沉沦的空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