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第12章 你,配不上他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小壁虎 2603 2014-06-21 14:11:56

  黑夜颠覆了我白日的梦,温柔与冷淡形成了不协调的鼓点。一点一点,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脸颊,我快要分不清真与假。

菏泽,你有几分真,又有几分假。

我在陌生的地方想要的理解你都不再相懂。可是我还是告诉自己,在给自己一次卑微的理由,只要你回头紧握着我的手,我就会给你一个拥抱,仅仅的把你依靠。

菏泽,你知道吗?木天这样卑微的想过。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的宿舍,带着多麽狼狈的身影出现在皖绿的面前。她被我吓坏了,抱着我紧紧的把我拥抱在怀,什么也没有问我。

我想,一个拥抱,一个陪我哭泣的人就够了。

恍恍惚惚的过了几天,我努力把菏泽的名字挤出脑海,我也给自己找出千百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也许菏泽只是恰巧心情不好。也许菏泽只是遇上烦心事,不想张口说话,而我说的太多惹他心烦了。也许菏泽因为米沙又出状况了,而我却还在说着自己的琐碎的事,完全没顾及他的感受。也许菏泽……

这么这么多的也许,菏泽,你有没有为我想过。

皖绿每天都会给我讲一个小笑话。我知道,即便我的心情有多么的不好,我也要努力的笑笑,让她知道,让她放心,我很好。

我在慢慢忘却伤痛与烦恼。每天挤出一个微笑,迎接新的一天,告诉自己“今天,又是一片晴空。”

自从上次徐子风害我写检讨的事后,他再也没有那么大大咧咧的和我说话了,终于安静了些,我暗自有点小庆幸。

“木天,外面有人找”,正在我思想跑毛的赞叹这个事情时,徐子风站在教室门口大声的喊到,咧着嘴笑。

听到那话不禁有点惊奇,但内心更多的是涌现出了一股欣喜。

我想是菏泽吗?他是来给我道歉的吗?只要他一个愧疚的眼神,我就可以原谅他的所有。

我匆匆的跑到门口,对徐子风说了句谢谢的话语,然后往门外张望。

没有菏泽,我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浪漫点儿的理由菏泽,你是在和我玩捉迷藏吗?

这时我才看见一个烫着卷发的高个子女孩正在望着我。她很漂亮的,漂亮的很张扬。

“你是木天?”她望着我的脸,带着傲气的语调走进我的身旁问着我。

我有点诧异的‘哦’了一声。接着向她问到“你是……?”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对我说到“听说你和菏泽关系很好,你们初中就认识了,对吧?”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心中跳动。

漂亮女孩紧紧的盯着我的眼,我被她看的发毛。

我想她是一个天生就有能够给人一种让人退却的气场。她若排斥,你就无法靠近。

她只是一个劲地问我关于一些菏泽的琐碎的事。我觉得烦了,而且我的心中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我说“抱歉,我得去上课了”,留下她一个人在那儿,就匆匆的走进教室。心情极度的复杂不爽,皖绿看着我走向座位上,忙问我怎么了。我只能对她笑笑没什么。

不是我不愿意与她分享,而是我自己也搞不清到底怎么了。

中午放学时遇见薛凯。他说其实挺不习惯没我在他旁边传纸条的日子了。我开玩笑的说,“那你就给你们班女生写纸条传呗。”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树下你一句我一句彼此调侃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想我们在开始思念从前了。

也许人多的城市容易让人找不自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自己的生活空间,很难有人愿意停下来听你诉说。“领会精神”不是人人都愿意付出给别人的。那时的嬉闹,纯真的笑,现在变得那么的遥远,幻化为一个触摸不到的梦。

我曾对薛凯发音不准的唱着“God is a girl”,五音不全,唱着唱着自己就笑着要跑调了,他却直赞我声音很好听,像孩子般的真。

那时真的很美好,即使自己知道并没有多么好,却开心的自信的闹,因为总有那么一些人陪你无顾忌的二,陪你畅怀的笑。

再次见到菏泽是在三周后了。

那天我过生日。西城,罗伊,尹湛,蓝尘,荣潇还有皖绿都一起要给我过生日,好不容易大家一块聚聚。

我知道菏泽也许并不想来。或者根本就没有记得我的生日,或者也不想见到我。

是西城他们打电话硬要把他叫来,我听见西城在电话里和他的对话,感觉得到他的犹豫。

我有些紧张了,在还没有看到他到来时,就已经开始难过了。

我们在一家饭店的包间里等他。

他来了,像一束光,但是他的身旁还有一道更强烈的光照耀着我的眼。是那个女生,那个之前找过我的女孩。

大家都有些诧异,但毕竟好不容易坐在一块吃吃饭,也就没有多说。他笑着把那女孩介绍给我们认识。

她叫蒋杉,跟菏泽一个学校而且在一个班,是校啦啦操队长,能歌善舞。

皖绿和荣潇立马惊奇了,直赞这么有才。

大家都很客气的跟她打着招呼,我也就跟着附和。其实我也是很佩服她的,能歌善舞的人,每个人都会欣赏的,对吧,木天!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到。

“木天,很高兴今天能够认识你”,蒋杉端起桌上的酒杯对我说到。

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叫很高兴今天能够认识我。明明那天在我们学校的教室外,我们不就见面认识了吗。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笑的那么的灿烂,却明晃晃的刺我的眼。

荣潇在旁边推我一下,我才意识到人家一直端着杯子对着我笑,我却在那发愣着。

整个过程我都很心不在焉。蓝尘他们喝的有点压抑,这是我能够感受到的。但是菏泽却一直笑着劝他们喝。尹湛和西城的酒量本来就不行,一喝就脸红,就要吐。

喝醉酒的滋味我知道一定很难受的,我曾看见爸爸喝醉酒的样子,特别的痛苦。

我看见西城实在是不行要吐了,就扶着他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结果他靠着饭店外面的一棵树上就给睡着了。

“木天,我们很有缘呀。”蒋杉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我转过身看见她抱着双手直直的望着我。

“你,离开他吧。”

“什么?”

“你,离开他吧。你,让他很痛苦。”

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听一句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回声,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的思绪不受控制的跑呀跑呀。“为什么,为什么你让我离开我就得离开。”

我的声音变得很无力,可我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说。

“因为,你不配。你,配不上他。”蒋杉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在我的心上,我觉得自己快要被敲碎了。

我哭着跑开了,我没有办法再回去若无其事的面对他们。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我只知道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响着“你,配不上他。”

难怪菏泽说,木天,你怎么这么差。他曾对我冷冷的说到,木天,你怎么这么的差!

难怪他不想和我说话,蒋杉,那么的优秀,漂亮的有才的女生谁会不喜欢呢?

难怪他不想见到我,一个是漂亮的充满活力的啦啦操队长,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平凡女生,要是你,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蒋杉是公主呀,木天,你平凡的那么的不起眼。

木天,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菏泽的冷默,他和她一样的优秀,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般配。而你又会什么呢?你什么都不会!

是哟,木天,你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是。

黑夜颠覆着我白日的梦,没办法不去疼痛。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看不见你与他的时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