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第11章 木天,你怎么这么差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小壁虎 3581 2014-06-21 14:11:56

  木天的愿望是一个美丽的泡沫,夏天终究还是要过去的。

新的学期开始了,我们一同升入了高中。

走的那天,我没有爸妈的陪送,只有奶奶那一双关切的眼把我望了好久好久,直到再也看不见我的身影。我的心情五味杂陈,我看着天边的云,感觉自己像是远走他乡的游子。

市区里繁琐的人,喧闹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车辆,刺耳的鸣笛,我站在十字路口,显得那么的渺小,我又一次的找不到了方向。

可是木天,你要坚强,生命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需要你自己独立去面对,我告诉自己,而后决然的向前走。

新的学校,很大,很漂亮。

第一天报到的时候,看见了罗伊,在一起说了会儿话,毕竟不在一个班了,没那么多的时间在一起玩了。

我们的生活要被纳入新的圈子里,需要认识新的同学,新的老师,开始新的生活。

由于刚开学,老师还没有给我们排座位,所以每天我们都可能坐在不同的位置上,也会有不同面孔的同桌。

有的同学为了抢到一个好的座位,甚至五点多就起床跑到教室去占位置。今天我坐在第一排,不仅要忍受粉笔灰的漫天飞舞,还要防范老师的吐沫横飞。

我今天的同桌叫皖绿,上课话超级多。不过很快我们就混的很熟了,她学着老师的腔子和我说话,我被她逗得笑的累的不行了,坐在我后边的男生听着了也在那笑的前俯后仰的。结果老师发现他那高兴的样子,被要求站起来回答问题。问题自然是不知道是什么啦,就被罚站了一节课,下了课他就向我们兴师问罪起来了,怪我们没有给他把风。

“我们又跟你不熟,凭什么要给你把风啦,还真把自己当帅哥呢!”,皖绿嗓门极大的说到。

男生开始和她争了起来,我眼看一场战争就要爆发了,只好拉着皖绿往教室外面走。

走了很久,皖绿还在我身边抱怨,“好啦,别生气了,你要怪怪我吧”,我对她说到。结果皖绿欺身上前对我坏笑到“木天,你该不会是看上那死小子了吧!”

“你胡说,怎么可能的!”我被她问的特别的不好意思,她也就罢休了“好啦,好啦,我跟你开玩笑的。”

皖绿懂得好多。在我眼里,她很霸气,像男生,但有时也会撒娇。我们放学后,一起去逛街,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坐在校园的秋千上听着五月天的歌。我听她讲她的初中生活,我给她讲我对漫画的喜爱。

她说,木天,给我画张漫画吧!于是在我们后来的生活里,我为她画漫画,她为我唱歌,她还为我做了很多很多,包括打架。我一直那样感激的感动的获得,却从未怀疑过为什么。除了感动,就是不遗余力的相信。

刚开学一个星期,变态的老师居然宣布要考试,说是要再次验证一下我们的底子到底有多厚。

我和皖绿开始焦急了,一个暑假早就忘完了。现在也只能快快的磨一下刀了,最后我们才知道这只是我们班组织的一次考试,并非全年级性的测试,同学们无奈的感叹道,“这就是重点班和普通班的区别呀,作业无限多,考试无限多,睡眠无限的不饱和。”

自从皖绿上次和那男生杠上了之后,那男生像是跟屁虫一样的。我们坐哪儿,他就跟着坐到哪儿,若是我们后边的位子被人占了,他就和别人开始谈判了,最后说的那人没办法了只好和他换座位。

这样抢座位的日子持续了几天之后,班主任宣布位子就这样固定了。

男生在后边高兴的手舞足蹈。皖绿回过头对他骂了一句“神经病。”

以后上课,男生就没事找事的用笔敲我们的后背和我们说话。忍无可忍时皖绿就会回过头去抓着男生的头发大声骂“徐子风,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揍。”两人就开始厮打在一起,“木天,木天,你快管管皖绿”,徐子风求救似的对我喊道,我觉得他们两真是一对活宝,够闹腾的。

今天中午开始考第一场。

我的座位靠着窗子的那一排。徐子风坐在我的后边。皖绿坐在我的左边。

本来我就不怎么会做几道题,他还要在后边一直叫着我的名字要和我说话,我被气急了,顺手拿起自己桌上的卷子转身在他的座位上一拍。这一拍不要紧,要命的是卷子从窗户一下子给飞出去了。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卷子落下去,落在一棵树上。

怎么办,怎么办。

老师发完卷子的时候就说了一个人只有一张卷子,我不可能再去取第二张卷子了。

目前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也只有下去捡了。我恨恨的看了一眼扫把星徐子风,向正在打盹的老师打了个要上厕所的报告。他虽然不信,但也不能不让我去。

我跑下去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才把卷子从树上弄下来匆匆的跑到教室继续大题,整场下来做的我郁闷死了。

快交卷时,徐子风又在后边用笔戳着我的后背说到“木天,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我实在是懒得理他了,还没打铃我就上去把卷子交了。

反正也不怎么会做,但是我想及格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皖绿出来看见徐子风又要上前凑着要道歉,揪着他的耳朵就开始对他大骂起来了。

老师的阅卷速度一般都比我们预想的速度要快。晚上第一节晚自习老师就拿着卷子站在了讲台上,黑着一张脸,开始训我们。

你们居然考的这么差,尤其是某些同学退步特别的大!!!

我心想这才开学一个周呀,您老就看出退步来了。

老师训完话把卷子往讲台上一扔说到“发下去,自己下去好好反思,对于不及格的同学,写3000字的检讨给我”,说完这句他就气冲冲的走了。

徐子风在看到变态班主任走了后,赶忙站到讲台上去拿着卷子念着同学们的名字,“辛劳”的给大家发到。

同学们都很抗议他的这种行为,但却没有人上去制止他。也许每个人也抱着想要知道其他同学的成绩的想法吧。

我静静的坐在桌下看着我的漫画,皖绿正在听着一首新歌啃着一本小说。突然徐子风高声的叫到“木天,大家鼓励一下,有请木天同学上来领卷子。”

我看着他欠扁的脸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他拿着我的卷子并没有展开而是从卷子的背面看着,高声的叫到“哇,木天考的好高哟,让我们来期待一下木天同学的成绩,木天的得分是”他突然降低了声音,说到“是28分。”

全班同学顿时哈哈大笑,我感觉到我的眼泪马上就要奔涌而出了。皖绿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从徐子风的手里夺下了卷子,看了看小声的对我说“是你的名字耶,木天”不过她又马上拍着我的肩膀说没事,不就一次考试吗,我还不是刚及格。

是的,你还不是刚及格。可我是不及格,我还要写3000字的检讨。我顿时感觉欲哭无泪。

我从皖绿的手里拿过卷子,回到座位上。徐子风终于给安静了。

他是没有想到我会考那么低的,我知道他本想借那个机会给我道歉的,结果弄巧成拙,害我被全班同学耻笑。

我坐在座位上,听见前排的有一个女生小声的给她旁边的同学说到,“我看她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她学习不好。”

“为什么你就这么肯定呀。”

“你看她那样儿,我给你说呀,一般情况下长得好看的女生学习都不咋地,她们呀就只知道怎么样让男生喜欢。”那一群女生在那说的大笑。

我听的心中怒火中烧。凭什么那么定位我,我气愤的把卷子掏出来,想要知道自己到底错了多少。

我展开那张卷子一看,什么嘛,那字迹根本就不是我的,我明明只空了两道题呀,这张卷子上却只做了两道题。

这时皖绿凑上来一看也惊了。不过她立马就转过头去,抓起徐子风的耳朵拉到我的桌子上说,“徐子风,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徐子风也傻眼了,怎么是他自己的笔迹呢,愣了好一会儿,才讪讪的说到“对不起哦,木天,我写错名字了,我把你的名字写上去了。”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被气的要吐血。

你考试干嘛要写我的名字,你存心要让我出丑是不。

他解释到“我当时想给你道歉,叫你时,你又不理我,一时心急,结果就写上了你的名字了。”

最后徐子风在皖绿的威逼下到办公室去找老师解释,而我的卷子因为忘了写名字,被老师扣留在那了。

老师也把我叫了过去。我看了看分数,64分,我本以为没我什么事了,还有点小窃喜自己不用写检讨了。结果那死变态老师说到“木天,你也给我写一份3000字的检讨,你知不知道哇,粗心是最不能被饶恕的错误,一个小数点的错误都可以造成一架飞机的失事。现在高考尤为重要,你说你要是啊,高考忘记写名字了怎么办,整张卷子就被作废了,你知不知道!所以为了让你改掉这个粗心的毛病呢,你也下去写一份检讨,要深刻,好好的反思!”

我听的犹如五雷轰顶,两眼冒金星,凭什么这么对我呀。

死变态看着我,拍了拍我的肩说到“下去吧,明早自习交给我。”

我这次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徐子风,你真是害死我了。

晚上和皖绿去吃饭,无意间在街上遇见了菏泽,我当时真的好兴奋,想和他分享最近一周内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们不在一个学校,开学一周了我都没有看见他,本来打算这周末去找他的。

我想说我想念他,想念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微笑。

皖绿见是菏泽,我跟她也说过了的,她就假装做好人似的提前溜走了。

我不知道哪里不对,但是菏泽见我的表情冷冷的,我和他并排走着。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为了打破这种死寂的气氛,我跟他讲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当我说到徐子风念我的分数是28分的时候。菏泽冷冷的开口到“木天,你怎么这么差!”

我当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我问到“啊,你说什么?”

“我说,木天,你怎么这么差!”

然后,我就看见他大踏步的从我身旁走过。

我的眼泪如决堤的河,我流着泪看着他一直走到街的尽头。黑夜里,我再也看不见他。

他说,木天,你怎么这么差。

再一次哭的不可抑制,忘记了街边的嘈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