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第3章 你和他很般配的

我们是最初单纯的傻 小壁虎 3196 2014-06-21 14:11:56

  几个周很快就过去了,我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到底学到了什么,不过很快就认识了一大堆同学,大家嘻嘻哈哈的很快就熟识了,再也没有了第一天的陌生与无措。

今天是星期五,这周我不用回家了,因为奶奶被接到城里去了,家是空空的。自己一个人放学后收拾了下书,往教室外走,在教室外的广场正对下是一道水泥阶梯,阶梯通向下面的篮球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曾经在那栏杆站过。

为什么这里的一切给我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我真的来过吗?

为什么我不记得?

带着满脑子的迷迷糊糊不清不楚的想法,往宿舍走去,远远地就看见冯祺站在门前,他是来给我还书的,由于离家较远,他也没有回去。

我们都是寄宿在校外的,只是想少受点学校的管制,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我们想清净点的学习”他英语学的挺不错的,但是发音不怎么准确,他和人说话时总会讲许多的大道理,我老笑着说他是“智者。”

认识一个人也许有时真的不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相处却是一个互相了解的长时间的过程。

在阳台上和他说笑着,隐隐的就看见罗伊和尹湛过来了,我发现我有点儿急了。

我还没有好好地跟他们说过一次话,每次都是赌气,说不到一两句就不再与他们言语了。

看见他们真的上楼了,我知道他们要来找我了,突然莫名的紧张起来,我还没有做好与他们好好交流的准备。结果我就匆忙的进宿舍,冯祺还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进宿舍,结果他也跟着进了宿舍。我听见了他们上楼的声音,急忙就把门反锁了。

木天呀,木天,你到底在紧张什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咚咚,咚咚……”他们在外边敲了好几声。

冯祺问道“是谁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才发现他还在里面。

外面的罗伊和尹湛已经开始在外边叫了“木天,快开门呀,木天,你开下门吧。”

我急忙示意屋内的这个不要吱声,他却像少根筋似的大声喊道“是罗伊吗?”

我彻底奔溃了,只好给他们开门了,他们俩见到冯祺也在时都不怀好意的对我开玩笑到“难怪不让我们进来呢,原来是这样啦。”什么哪样啦,我知道越解释越解释不清的,索性闭口。

那天傍晚我们在阳台上说了许多的话,冯祺在他们来没多久之后就走了。风轻轻地吹着我们的脸,我们嘻笑着说着各自干过的糗事。这样的感觉真好。

“你有扣扣号吗?”罗伊对我问到。

“有呀。”

“网名叫什么”

“随风”

“真的?”突然,罗伊很兴奋地又问了我一遍“你真的叫随风?太好了。”

“是呀”我点了点头,觉得他很奇怪。

这时在一旁的尹湛也插话了“太巧了。”

我听的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怎么了?什么太巧了?”

他们俩相视一笑没有搭理我,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原来罗伊的网名叫“枫随风舞。”随风,枫随风舞。

周一上课时,罗伊从后面传来一张纸条,西城很不讲美德的拆开偷看了才递给我。只见上面写着“我特别喜欢风,为什么你要给自己的网名起名叫随风呢?”

“因为我喜欢风的那种无拘无束,向往它的自由自在。”我让西城给传过去,他又一次没美德的给看了。过了一会,菏泽也传来了一张纸条,“你感冒好些没有?”

其实感冒对我来说就像家常便饭,每感一次冒都持续好多天。看到它的话觉得很温馨。“没事,快好了”我回复到。

我正在低头算一道数学题,菏泽又从前面传来一张纸条“你也喜欢风,罗伊也喜欢风,你和他很般配的。希望你们俩好好地。”

我觉得莫名其妙又来了。过了不多会儿,同桌戳戳我“你的”我打开一看又是菏泽的。这次纸上什么字也没有写,不过包了一支刻有画的粉笔,画了两个小人儿。

没想到他还这么有画画天赋的,我在心里偷偷乐了一小下,因为又有东西可以收藏了。

这节数学课,菏泽在第一排,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给我传来了不下40多张纸条,同桌作为邮递员已经烦了。后排的罗伊传纸条过来说“好好听课吧,以后还请你帮帮我英语。”

“OK”

西城看了我传到后边去的纸条,也回头对我做了个OK的手势。

晚上放学后,我捧着一大把的纸条往宿舍走,迎面走来一个人轻轻碰了我一下,纸条掉落了一地,我急忙蹲下去捡,那个人却低着头匆匆的走掉了,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对我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这个人在躲避我,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又一次强烈的感觉充斥在我心头。摇摇头,我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一点。

回到宿舍把所有的纸条一张张的放进一个玻璃瓶子里,这里面装满了好多好多的回忆。

我坐在床上捧着瓶子发了会呆,又统统把这些纸条条全倒出来,想看看以前的,于是一张张读起来。

小燕子写到“等有一天老娘有钱了,我就把你这只小壁虎养的白白胖胖的,带你去环游世界。”

迈克写到“小壁虎,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哟,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翌州写到“你怎么这么笨,正常成人骨骼共206块,你怎么老记不住呢?”

“小壁虎,这周我们偷偷溜出去吃饭吧,算是补偿一下自己的小胃胃。学校的饭我实在吃不下去了,一想起那些尸体我的胃就要翻江倒海了”……看着看着,有些怀念那些过去的时光。

实验室里的刺鼻的福尔马林曾让我们哗哗落泪,各种骨头我们新奇的把玩,浸泡在箱子里的尸体、玻璃瓶里的各个部位的器官标本,我们每去一次实验室都觉得触目惊心。然而现在我竟然在怀念。

怀念我们在那样的环境下顽强而乐观生活。那是我最为奇特的一段生活,在医校。

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在那里跟着一群高中毕业生在那里学医,似乎也没学什么,就跟着瞎混,但却没有老师管制我,反而那里所有的老师对我都很关爱。对于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奇怪,但却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殊荣。”

生命中,也许有时我们常常在习惯了一件事之后,就那样心安理得了吧。不再追究,不再思索,以为生活原本就是这样的。

木天,你就是这样被习惯了的吧。

趴在床上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给睡着的,隐隐呼呼听到手机在响。一看是陌生的号,不想理。结果那个号却顽固的要一直打过来。我只好气呼呼的接听了,还没来的及发火,就听见对方说“木天,周末我们一起去碧溪潭玩吧。”

是菏泽的声音,我奇怪的没有把火给发出来,“哦,明天再说吧,这么晚还不睡觉”,说完就有点后悔了,我发现我有点贪恋菏泽的声音了。

他的声音像极了我梦中的那个人的声音。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假想,我已经在假想里欲罢不能了,没有了清醒。

菏泽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走进你的世界,也真诚的希望你快乐幸福。还有,你和他真的很般配。”

我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迈克也曾经说过我和翌州很配,可是最后的最后我们却从好朋友变成了陌路人,我不知道是谁的错。

“菏泽,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我只想和你们做好朋友,很铁的那种。可以同喝一瓶水,同吃一口饭,没有谁嫌弃谁,而我们的心中拥有的仅仅是那团简简单单的喜欢。我依赖这样的友谊,可以到达永远。”我说完这句话,是长久的沉默,我似乎感觉到了忧伤的味道。

菏泽在电话里唱起了歌,“最简单的爱给最特别的你,你让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没有承诺,却被你抓的更紧,没有了你,我的世界雨下个不停……”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像极了夜风的声音。

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从他小时候的调皮捣蛋聊到现在的乏味学习,从他进这个校门的陌生到现在的想远远的逃离。只是再也没有提到“谁与谁相配”的话题。

我不知道那晚最后我们是怎么结束谈话的,只记得我们在电话里笑的很开心,很大声。我说,“菏泽,你今晚是喝酒了吗?”“胡说,我很清醒的好不。”“研究表明,通常情况下,一个喝醉酒的人往往会说他没喝酒,很清醒,看来你的确喝的不少。”

菏泽对我说其实他很坏,我问为什么呢,他半晌才声音略微低沉的回答我“我真的很坏,我干过坏事,而且有要干坏事的想法逼迫着我”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又是长久的沉默,后来我说我们发短信吧,这样可以帮你省话费哟!说完我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深深的嘘了口气,我感觉到菏泽内心的伤悲,可是我却学不会如何去安慰。

我想快点过滤掉他刚说的那句话,我想了个小笑话给他发过去,他也给我回小笑话。还好,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我们开始互相在两端调侃着,像是在拼命地比谁把谁逗得更乐。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听见有一个男孩子在唱歌。

而这次,我却分不清了,是他的歌声,还是他的歌声。是他,还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