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世医后

第五章 受辱

倾世医后 素小胖 1050 2014-01-22 22:15:30

  “萧启瑞,你快放手,我要叫人了。”

盛夏在他怀中挣扎。

“尽管叫吧,如果朕没记错,刚才是玄儿主动要和朕一块乘坐銮轿的。”

盛夏无语,萧启瑞说得对,她此刻若叫人,外面的人只会当作她和萧启瑞打情骂俏,没人敢进来帮她,反而坏了自己的名声。

“皇上,再过几日,玄儿就要嫁给你了,不能忍一忍吗?”

盛夏装出一副纯真,眨巴着大眼睛,恳求萧启瑞。

“朕早就将玄儿当成妻子,入宫也只不过是个仪式。”萧启瑞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你!”盛夏气急,美眸带怒。

萧启瑞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玄儿,三年了。”萧启瑞用自己的披风裹着她,“玄儿,你可知道这三年朕是怎么过来的?”

萧启瑞从桌上的卷轴中抽出一幅画,画中渔玄穿着白衣,赤着双足,在湖畔起舞,满眼忧伤,令人心碎。

  似乎受了画中人的影响,盛夏冰冷的心萌出一丝暖意,却又马上被生生掐灭。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皇上早些歇息吧。”连看都没看萧启瑞一眼,盛夏拉紧了衣服,害怕萧启瑞再占她的便宜。

“玄儿,你可是在恼朕。”

盛夏不再搭理她,坐在菲儿身边,仿佛萧启瑞并不存在。

  萧启瑞走出銮轿,盛夏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心中疼痛,凌乱的记忆片段时而闪现在脑海里,有渔玄最初的心动,有他们相知时的欢喜,也有发生误会时候的泪水,还有突如其来的血腥……压得盛夏喘不过气。

一望无际的雪域是纯白的世界,枯树的枝桠在北风中摇曳,零星的积雪飘落,荡起雪地里的一圈圈涟漪。

夜里,盛夏睡下后萧启瑞才回来,迷迷糊糊中她觉得全身冰冷,却又撑不开眼皮,睁开眼时却已是晌午时分。

“玄儿,饿了吧。”萧启瑞亲自端着一碗燕窝粥走进銮轿,盛夏却没给他好脸色。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她专注地照看着菲儿,不再搭理他,萧启瑞倒也识趣,放下燕窝粥,转身离开。

  之后的三天时间里,盛夏刻意避免与萧启瑞交谈,她却发现自己对萧启瑞有种说不清的眷恋,越接近越强烈,这种感觉应该是渔玄留给她的。

但不管渔玄与萧启瑞曾发生过什么,这都与她盛夏无关,她的重生,要为自己而活。

  菲儿在盛夏的照料下,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她渐渐把盛夏当成她的主子,而不是任务。

菲儿说了不少有关萧启瑞的事情,但萧启瑞与渔玄的恋情似乎世人并不知晓,大家关注的也只是墨皇将独女映雪嫁给了他,意味着三国鼎立的局面或将改变。

而世人若知道墨皇只是让映雪的贴身侍女代嫁的话,则三国必将大乱。

  “公主,前面就是天牧国的都城。”

守在銮轿外的菲儿探了进来,提示盛夏要准备入宫了。

  盛夏掀起珠帘一角,只见城门上写着“燕京”二字。

  娥眉不由得蹙起,入宫为后也只是权宜之计,总有一天她要逃离燕京,逃离萧启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