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文成公主传

第13章 你不是丫环,你是我妹妹

文成公主传 雪言无痕 1580 2014-06-14 13:35:07

  入秋的夜已感寒意来袭,原本干旱的天气忽转,居然细细碎碎的下起小雨来,更添凉意。雪雁临窗而坐,以往最喜在这样的气节弹筝抚琴,抒情寄意,或手持一本《诗经》慢慢读来,口角含香。

可这个夜晚,她只能看着断了弦的筝,低低地在心里叹气。其实即使筝弦完好,她的心思也全然不在这些之上,只觉心烦意乱,无法专注于任何一事。

抬头见烛台的烛火骤明骤暗,摇拽不定。便随手执起剪子剪下结在灯芯的烛花,烛光立刻光亮如初,满屋亮堂。烛火安静地燃着,映在窗纸上的,却是一张笑意温润的脸。心一惊,手中的剪子无声掉在地垫上。细细抚着缺了一根弦的筝,方发觉,原来自已惦念的竟是那个还差五日的约定。

半月过去了十日,是希冀?是期待?她在心里苦笑,自已竟然也学会了等待。并发现等待的时日很是漫长。只是,他真值得等待么?

低低的敲门声响起:“姐姐,可曾歇下了?”是朵儿的声音。

她收回心绪,起身开门:“进屋吧。”朵儿闪身进入,边拍打衣裙的水珠,边嘀咕道:“都秋天了,还是阴晴不定,好端端的倒下起雨来了。”

雪雁转身把窗关上,雨还在下着,她笑道:“江南的景致可少不了这烟雨呢!这秋雨也没什么恼人的,倒是添了几分清凉罢了。”

朵儿伸手扯下发簪,满头乌丝柔顺地垂下来,发丝沾了雨水,闪着诱人的光泽。雪雁看着她半湿的头发,嗔怪道:“怎么不带把油伞?瞧你,头发都湿了个透,这回可真的清凉了。”

朵儿边拔弄着湿发,边笑嘻嘻地说:“姐姐这么晚了,为何还不歇着?在想谁呢?”

她笑道“鬼丫头,你不也没歇吗?说吧,这么晚了,来找我干什么?”

“我是看你屋里还亮着,才过来看看的。”朵儿凑到雪雁跟前:“姐姐,十五日快到了,你真要去南山寺应约吗?你相信那位公子真能为你寻来琴弦?”

“那公子……他”她才记起,原来自已连对方的名字也无从得知,真是失礼人前了。不过以很快释然,他不是也没问自已的名字吗?算是扯平了。

朵儿伸着五根手指在她跟前乱晃:“想什么呢,该不是对那位公子动情了吧?想得那么入神。”

雪雁脸一热,拍掉朵儿的手:“你还没告诉我这么晚未睡,过来找我何事?”

朵儿撇撇嘴:“还说没有动情呢,干吗就脸红了呢?别忘了你是定了亲的人。”

雪雁故意拉下脸,气道:“纠了半天,还是不说,是吧?那我可歇着了,你也赶紧回屋歇着去。”

“别,姐姐,”朵儿讨巧地笑笑:“姐姐,你真的要退婚吗?今天你提出要退婚时,老爷可是坚决不同意的。”

“你怎么关心起此事来了?我是想退婚,可与你何干?”

朵儿收起笑意,沉默了一会,才说:“夫人让我随你嫁到杨府去,和你好有个照应。”

“这是娘说的?”雪雁无法置信:“娘真是糊涂,怎么能让你陪着我嫁入杨府呢!这样你不就成了我的陪嫁丫环了?我一直视你如妹妹,所以才没让你随下人们一起叫我小姐,而是管我叫姐姐,既是姐妹,何来陪嫁之说。朵儿放心,我绝不让你随我出嫁,无论我嫁给谁。”

雪雁正色道:“朵儿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你不是丫环,你是我妹妹。知道吗?”

朵儿声如蚊蝇:“可是,可是我已经答应夫人了。姐姐,夫人没勉强我,陪嫁可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愿随姐姐一辈子。”

雪雁宠溺地刮了下朵儿娇俏的鼻梁,笑道:“说傻话!是你还没遇到自已的意中人,假若他日遇上了自已的意中人,看你还陪不陪我嫁。”

烛光下,朵儿的大眼睛,俏鼻梁,更添了几分灵气。雪雁看着巧笑嫣然的朵儿,第一次发现,岁月更迭,那个小小的朵儿,倔强的朵儿,竟然也长得有模有样了,尢其是那一双丹凤眼,虽因年少不更,尚欠缺些风情,可也美得让人心生妒忌。雪雁知道,假以时日,她的容颜绝不在自已之下。

“好了,回去歇着吧。这雨也停了。”

朵儿离开后,雪雁却是辗侧难眠。谁也不会明白她的心思。

这些年来,杨政道游历四方,漂忽不定,一封封书信总是变是地名捎来,她想回个信札,却发现无处可寄。中秋晚宴,他居然缺席了。他不露脸是吧?她偏要他到来讲个清楚明白不可。也该她主动一次了。

杨政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不然,别怪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