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文成公主传

第9章 他竟然缺席

文成公主传 雪言无痕 2690 2014-06-14 13:35:07

  牡丹楼阁,水榭亭台。

家宴设于王府后庭人工湖面的“牡丹亭”中。“牡丹亭”临水而筑,是王府用于筹办各种盛宴而建。跟往年一样,亭子旁还是摆满怒放的牡丹花,牡丹花外围的金桂也开得正好,幽香袭人。

杨老先生正陪着王爷王妃朝亭子走来。候在亭内的朵儿目光不停往人群中搜寻,也未见杨政道的身影。锦衣华服,浓妆艳抹的柳如意刚好捕捉到朵儿顾盼的目光,冷笑道:“朵儿,看什么呢?”

朵儿忙收回目光行礼轻声道“见过王爷,王妃,二夫人,杨老先生。”

“朵儿,刚才在张望什么?”

朵儿低着头,刻意回避着柳如意的目光:“没看什么。”

柳如意目光如箭:“没什么?没事你慌张什么?”

朵儿暗叫不妙,定是自已那一丝失望被她察觉了,搞不好她必定小题大作,生出个什么事端来,又祸及王妃。

想了想,再欠了欠身说:“二夫人今天这身妆扮艳丽无双,朵儿约是从来没见过夫人如此高贵的容颜,一时回不了神,二夫人见谅。”

王爷也拿眼打量着一旁的柳如意,笑叹道:“爱妾今日果真是容色倾城。”

柳如意瞬间娇颜尽展,欢喜道:“谢王爷赞赏。朵儿也坐下吧。”

朵儿在心中长舒了口气,一旁神色黯然的王妃投来一个赞许的眼神。

朵儿心里又沉重起来,王妃虽然也曾娇艳如花,且宽容仁厚,礼待下人,毕竟芳华已逝,又怎敌百媚千娇开得正盛的柳如意呢?

只见柳如意上前上一步,搀着王妃的手关切问道:“姐姐面色无华,可是抱恙?”眼底尽是虚情假意。

王妃微微笑道:“妹妹有心,我无碍。即使身子不爽,这家宴也是不能缺席的。”

说着扫一眼席上的佳肴:“妹妹这菜肴安排得不错。”那语气神态,仿佛是对一个办事得力的下人的嘉许。

柳如意当着众人面前不好发作,只得讪笑着:“妹妹谢过姐姐赞赏。”

众人皆按主次坐定。王爷目光四周环视一转,问:“雁儿呢?”

朵儿应道:“姐姐还在房里梳妆。”

王爷道:“朵儿,快去催催她,怎么回事?恩师到了也不露脸,平日里的礼仪全都白教了。”朵儿应了声好,离席而去。

朵儿轻步上了绣楼,雪雁的房门虚掩着,一袭粉紫的雪雁正对着铜镜左瞧右瞧,时而用手扯扯头上的发饰。恰巧朵儿赶到,看到她头上的饰钗被她越扯越乱,遂取笑道:“得,姐姐已够美了,再照镜子恐怕也得裂开了。”

说着,随手帮她扶扶头上的蝴蝶玉簪。朵儿认得,这支玉簪是杨政道去年中秋托人送来的。

虽然家训森严,两人几年来也不得相见,可两人也总背着王爷鸿雁传书,捎赠一些小玩意。杨政道知道雪雁喜爱蝴蝶,便着意寻人雕了这个碧玉蝴蝶簪子送赠给她。她平日视若珍宝,轻易不戴出来示人。

雪雁正恼着头上的珠钗翡翠,看见朵儿来了,便诉苦道:“看看,这一头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得我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平日不喜妆扮,总是用一簪子把头发简单地绾起了事。要不是娘千叮万嘱,她也不会如此隆重其事。

朵儿围着她转了圈,作个夸张的表情:“姐姐今晚真是倾国倾城呢。”

雪雁笑嗔道:“鬼丫头,别寻我开心。政哥哥来了吗?”她有七八年没见他了,儿时的记忆渐渐模糊,如今也不知他长成何等模样了?

朵儿答非所问:“杨老先生到了,老爷让你赶紧出去。”

“那政哥哥也来了?”雪雁说完便两手把裙裾一提,兀自跑了出去。

朵儿摇摇头,轻叹口气,追了出去。恐怕今晚有人要比她更失望了。

雪雁一袭粉紫衣裙,外套杏色缕空丝质薄纱,腰间的流苏蝴蝶结恰到好处地垂着,更衬得她肌肤胜雪,轻盈灵动,娇俏无双。

当她拖着拽地裙摆走过摆满牡丹花的长廊,抵达家宴时,仿佛她就是那一枝枝欲绽未放的牡丹花,花蕊含羞,花态娴雅,真正的国色天香。

她的出现立刻攫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连王妃张氏都吃了一惊,早知自已的女儿容颜秀丽,却未料到平日喜素妆的女儿,稍加妆扮,是如此的出尘脱俗。

柳如意更是惊为天人地叫道:“老爷,咱家雁儿比起当年的臣妃也毫不逊色呢!”

王妃听了,略为不快,轻声笑道:“我的雁儿,怎能跟妹妹的花容月貌相提并论呢?”

柳如意听出王妃张氏的弦外之音,心中冷哼一声,老虔婆,你出身倒是高贵,可论王爷的宠爱却不及我之万一,你就笑吧,总有一天,我要你笑比哭更难看!

面上却是万般恭敬:“是妹妹不及雁儿高贵,雁儿都遗传了姐姐的高雅气质呢。”

王妃面色如常,也笑道:“妹妹何必轻贱自已?妹妹可也是贵为王府二夫人的。”

柳如意只得赔着笑脸道:“姐姐宽容抬爱,承蒙姐姐不弃,方得妹妹一席之地,妹妹自当感铭在心。”

王爷只当是两个女人相谈甚欢一团和气的样子,喜不自禁:“你们姐妹两人相亲相容,本王得你二人,夫复何求?”

杨老先生也在一旁赞许道:“王爷家风甚厚,可喜可贺。如今雁儿也落得亭亭玉立,颇有王妃当年的仪态。”

王爷欣喜,招手道:“来,雁儿,坐到爹身边来。”雪雁应了声“是”,缓步行至王爷身旁坐下,眸光掠过杨老生座旁的空席位,心内不禁一阵失落。

都说女为悦已者容,今晚我如此盛装为哪般?他竟然缺席。

她想开口问问,却碍于女儿家的羞涩,欲言又止。倒是王爷看出爱女心思,朗声问道:“老先生,政儿呢?”

杨老先生站起来作揖道“王爷见谅,政儿因游历未归,故缺了席,待他归来定当上门赔罪。”

王爷面色稍变,平静地凝视老先生的脸,肃声道:“不是早一个月前通知与他吗?他到底没把这门亲事放在心上,是不是?”

老先生面上愧色更深:“都怪我冶家不严,出了逆子,实在无地自容,逆子喜四方游历,回来的家书说待他日考得功名才把雁儿风光迎取,不至于委屈了雁儿千金之身。”

王爷端起杯子满饮而尽后,才说道:“这便是政儿缺席的理由吗?未勉太牵强了。古往今来,多少男儿都是先成家再谈立业的,这也不是一件有冲突的事。岂能用来作托辞?我李道宗又岂是看重门第之辈?两家亲事也不过看重我们世代友交情谊罢了,何谈名利?”

柳如意在一旁口道:“我们雁儿好歹也算王亲贵胄,配你这都郡府允的儿子,难不成还委屈了你们吗?”

杨老先生闻言,急急解释道:“不,不,雁儿乃王府千金,金枝玉叶,是我们政儿高攀了,正因如此,逆子才执意先考了功名,然后再风光迎取,才不负王爷王妃抬爱。”

王爷面色变冷:“他日政儿考得功名,风光来迎固然好,若然他不得志呢?是否要我们雁儿一等再等?何年?何夕?她还有多少年华可以等?”

老先生额头的汗珠清晰可见:“王爷见谅!王爷见谅!”

雪雁看着这一幕,再也坐不住了。蓦地站起来,向众人行礼道:“女儿身感不适,先行告退了。”

说完,眼内盈着丝丝伤感,再向杨老盈盈一拜,道:“恩师,您的教诲之恩,雁儿自当铭记一生,可是请转告政哥哥,我们的亲事就此作罢,永不再提。”

顿了顿:“愿他得以平步青云,一展抱负。”说完离席而去,撇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

他们眼中的雁儿平日里再任性,也不会这样无礼的中途离席而去。看来,这次她是真的伤到了。

王爷王妃皆叹气,其他人也是面现忧色。唯独柳如意内心窃喜,嘴角含着一丝让人不可察觉的冷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