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文成公主传

第15章 男女授受不亲

文成公主传 雪言无痕 1151 2014-06-14 13:35:07

  力嘉正用劲地把她从地上架起来,把她放在石凳上,满眼的关怀与灼急。“力嘉,快放手,你把我骨头都弄散了。”

雪雁边挣扎边甩开他的手。力嘉才发觉自已的手还捉在雪雁的肘上,因为着急,不知不觉加重了力道。格嘉以最快的速度收回手,涨红着脸说:“对不起,小姐,是我无礼了。”

接着又忍不住问:“可是,小姐,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何事了?谁欺负的你,我帮你好好教训他就是了,别哭了。”

憨直的力嘉,鲁莽的力嘉,可爱的力嘉,雪雁看着他复杂的神情,不禁心一松,忍不住挤出一丝苦笑:“你呀,动不动就要教训人,一天到晚只知道打人。”

力嘉看见她破涕为笑,也咧着嘴笑了起来:“你会笑,就是没事了,对吗?”

雪雁故意撅撅嘴,道:“你要是给我打上几拳,消消气,那就没事了。”

“要怎么打?”力嘉怔怔问道。

“像小时候一样。”

力嘉一声不响转过身去,扎好马步,背对着她。雪雁抡起拳头正想砸出,突然心思急转,低头对准他的肩,狠狠地咬下去,却没有听得预料中的尖叫声。

力嘉的身体纹丝不动地立着,她却看见他肩上的血迹迅速扩散开来。她心内不禁闪过几分愧疚,儿分感动,从小到大,他护在她身边,事事顺着她,处处让着她,她受了委屈心情不佳时,总是他在旁安慰着开解着,哪怕是对他拳脚相加,但只要她能开怀,他便没有半句怨言。

力嘉还自顾自地扎着马步,半响不见身后有动静,便扭头回看,却看见雪雁没有再咬的打算,疑惑道:“怎么不咬了?我不痛的。”雪雁闻言,只觉五味杂阵,歇力让自已笑起来:“力嘉,我没事了。”

“雁儿。”有人唤她,雪雁回头,是乳娘周姆正急着脚向她走来,乳娘疼她,宠她,一手把她带大,她视乳娘为半个亲娘,格外亲密。

雪雁不想惹她担心,迅速拭去眼角的泪,扯着笑应道:“乳娘。”

周姆步近,把她往旁一拉,责怪道:“雁儿饱读诗书,怎么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显然,刚才那一幕已然让她尽收眼底。雪雁撒娇道:“我跟力嘉闹着呢!”一边打眼色示意力嘉离开,力嘉会意,三步拼作两步向外走去。

周姆抚了抚她的脸颊,道:“雁儿,乳娘知道你心里苦,可也不能这样闹的,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力嘉只是一个下人,让人见着了又得嚼舌根。”

“乳娘,饶了我吧!我再不敢了。”她扯扯周姆的衣袖,娇声道:“向你保证。”

周妈看着娇俏巧笑,却愁丝暗藏的女子,倒是长得花容月貌了,可她的心性还像儿时一样,率直,坦诚,任性,虽然是难能可贵,可这样的性情一旦遇上有机心的便会吃暗亏。

周姆正想开口安慰几句,却见宝筝在假山后闪身而过。周姆冲她高声叫道:“宝筝。”

宝筝装作没听见,疾步离去。周姆疑惑道:“这丫头怎么鬼鬼崇崇的,平日可不是这样。”

雪雁盯着那个消失的身影,心里也带着疑惑,宝筝是姨娘的贴身丫环,平日从不踏入自已绣楼半步的,怎么今天会这里出现呢?想着,不禁在心里叹气,虽然平日两房关系不是特别亲厚,但也不至疏离若此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