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文成公主传

第11章 放蝶

文成公主传 雪言无痕 2041 2014-06-14 13:35:07

  翌日,晨曦初露,几只小鸟在枝头唧唧啾啾地叫着,声声欢快悦耳。

雪雁听着鸟的唧啾呢喃,心里也杨起一丝欢快来。

到底才是十几岁的姑娘,到底是王府无忧无虑的千金,一觉醒来便淡了昨晚的不快{或者说是潜意识中的忘却},她不禁推开窗,坐在临窗的妆台边,把几上的妆品一扫,把筝从桌上移过来,便是一曲《凤凰于飞》。纤指疾飞,优雅的曲调水般在指间缓缓流淌,诉尽一秋的愁肠百结。

朵儿进屋内,雪雁并未察觉,一曲弹毕,朵儿拍了几下手掌,俏皮地说:“姐姐,你的琴艺日见精进了。”

“我娘应允了?”

朵儿刚想回答,无意间看见地下散落满地的妆品,不禁摇头笑道:“姐姐不是连妆也不上就出门吧?”

雪雁瞅着瓶中奄奄的蝴蝶,急道:“蝶儿都快死掉了,反正我平日是素颜了,也不差这一回。”

朵儿对着她无奈的说:“好,用过早点便起程,夫人让我们把力嘉带上,好有个人照应着。”

“别忘了把我的经书也带上,我要去南山寺。”

朵儿想起她们以往出门时总作男儿打扮:“姐姐要去学佛?要把男儿装带上吗?”

“那倒不用,佛祖座前不容虚妄,还是着女儿装吧!”

王妃信佛,长年吃斋念佛,雪雁跟随娘亲,自小耳闻目染,向佛之心也越发虔诚。每隔一些日子,她都会到十里外的南山寺礼佛参禅,诵经学道,从中省悟自身。

难得的好天气,骄阳高挂天空,流云一朵贴着一朵,在风的驱策下,向着太阳的方向奔去,所过之处都留着淡淡的痕迹,真正的秋高气爽。

雪雁挑起马车上的帘子,呆呆望着,湛蓝的天空衬着乳白的云朵,仿若湖蓝缎锦上刺出的图腾。强烈的阳光灼得她的眼睛不敢全睁,只得半咪着,看一眼马车后,力嘉正策着马慢慢地跟着。

她放下帘,闭上眼睛。不一会,便听到朵儿的惊呼声:“姐姐,快看,好美!”

她睁开眼,问:“到哪了?”

朵儿道:“姐姐,到镜子湖了,瞧,湖边的雪梨树好像又长个子了!”

她顺着朵儿的目光眺去,湖边梨子树的树干仿佛真比往年粗大多了,也更枝繁叶浓了。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巨形碧玉横亘在天与地之间。丝毫没有秋的肃杀颓败之气。

不禁想起那年春天,梨子花次第绽放,一团一团地,一簇一簇地,随随意意地开着,恣意烂漫,恣意芬芳,一树一树棉絮般的繁花密密匝匝地挤拥着,倒映在清冽幽蓝的湖水中,那纯净无垢的美,浑然天成,仿若文人墨客笔下的水墨画般,美得要嵌入你的心坎,让你此生难忘。

朵儿在旁说道:“姐姐咱不如就把蝶儿放在这里吧?好歹是你亲手种的梨树。”

雪雁想了想,摇头道:“梨花湖景再美,也不过是世间虚幻的景象罢了,蝶儿是大地的精灵,是应该皈依佛门净土的。还是到南山寺再放吧。”说完便放下帘子,不愿再看。

心思却是千回百转,她知道她不愿停留此地,是因为这一树一树的花开都是她的梦,不曾实现的梦。

“镜子湖”本是一个为世所忘的无名小湖,早此年爹外出路经此地,发现了它后,便常常带她到此游湖泛舟,她见这湖水清透得可映人的容颜,甚是喜爱,遂起名“镜子湖”,还命人带来百棵梨树小苗,亲手培土种上。

每年春季,一树树的梨花便欺雪凌霜地开起来。每逢开花时节,爹必定抽空陪她畅游一番。可自从姨娘柳如意嫁入府内,爹便没带她来过了。

她心生失落之时,陡地又长起另一个梦,她梦想着有一天能和自已心爱的人,到此携手赏花,泛舟湖上。可天意弄人,杨政道居然拒婚。

“到了,姐姐。”朵儿一声低唤,打断她的思绪。她定了定神,起身下车,一只大手伸来,是力嘉。

她迟疑一会,终用手扶上去,就着力跳到地上。她捧着朵儿递来的瓶子,径自往后山行去。力嘉见了,也想跟上。

朵儿一拽着他,低声斥道:“去哪?帮我把东西搬进去。我一会就和小姐回来。”

说完快步跟上雪雁。力嘉沉默地把供品香烛搬下去。雪雁走到后山一棵参天柏树底下,轻轻地揭开瓶盖,五只彩蝴蝶便扑棱着翅膀飞出来,在她头顶盘旋了一会,终向着树梢越飞越高。

她不禁双手合十,凝着飞远的蝴蝶,幽幽说道:“来自何处来,便往何处去吧!”

佳人伫立,彩蝶纷飞。

他看得呆住了。身边的小书僮压低声,疑惑道:“公子,这好像是我们捉的蝴蝶。”

他急了,对书僮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低斥道:“胡说,难道只有我们才能捉着蝴蝶吗?别惊扰了人家姑娘,走吧。”

他没想到,佛门圣地,还有这等佳人。可惜他此行只是为死去的亲娘祈福,无心风花雪月。

更何况,他早已心有所属。他拉起书僮想走,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素白的衣裙,简单的头饰,身如修竹,一头青丝只用一个簪子绾住,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因隔得太远,无法看清她的容颜,可就是一个身影,已经让人觉得她必是容色倾城。

书僮轻拽他的袍子:“公子,奶娘在等我们了,走吧。”

她们屏息坐在薄垫上,等了片刻,身披红格娑衣的空觉大师缓步入殿内,向她们施礼道:“让两位施主久等,老讷罪过罪过!”

雪雁站起来回礼:“大师不必客气,我们才刚到。”

空觉大师取来厚厚一本经书,开始续讲上次未完的经文。约摸一个时辰后,经书讲毕,大师刚要退去。雪雁向大师躬身一拜:“大师且慢,信女有事请教。”

空觉大师闻言,站定:“施主有话请讲。”雪雁觉得口难开,支支吾吾道:“大师,我……我想请教大师,信女我有一段姻缘,不知……不知是否能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