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文成公主传

第8章 寻人

文成公主传 雪言无痕 2457 2014-06-14 13:35:07

  李府上下,没人不知道他们的大小姐平日对山珍海味也无动于衷,唯独对冰糖葫芦百吃不厌。朵儿想,说不准雪雁这会正一手一串地吃得正津津有味呢。没义气的雪雁姐姐,出去买吃的也不算我一份。

她快步走着,正欲出门去,就“卟”一声闷响,头撞在一堵肉墙上,撞得她晕头转向的。

正想骂哪来的冒失鬼,抬头一看,是力嘉。惨!遇上这个憨直的大力士,看来是横竖出不去了。

她心念一转,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夫人吩咐我到街上买块绢子,走开,别拦我的路。”

力嘉伸出的手臂不为所动:“不行,老爷吩咐下来,今日家宴之前,谁也不准出府。”朵儿气得用了全力,企图拔开他的手,却是徒劳。

他还是像门口的石雕一样左左右右地堵她的路。她忍不住叫道:“让我出去!快让开!”边叫边挤出几嘀眼泪来:“好力嘉,快放我出去,我要去找雪雁姐姐,姐姐不见了。”

这一招果然灵验。力嘉一听雪雁不见了,马上收回手,比她还急:“小姐怎么不见了呢??她去哪了?”

她白他一眼:“废话,我要知道她在哪,我还找什么?”

“那你确定她是出去了吗?”

“不是你放她出门的吗?”

力嘉急了:“我今日帮老爷办差刚回来,小姐不是我放出去的。我跟你一起去找吧。”边说着边吩咐其他人守好府门口,朵儿学着他的口吻一字一字的说“任何人不得进出!”学得惟妙惟肖,其他人都忍不住掩着嘴小声笑了起来。

力嘉脸一红,大声喝道“不许笑!当好你们的差!”说完臭着一张脸走了,朵儿快步跟上:“生气了?呵呵,堂堂任城王府的护院长,居然那么小家气。”

力嘉闷声道:“有功夫在这里磨叽,不如省口气寻人。”

也好,朵儿想,有他这大块头在,在街上乱晃也不怕被人欺负。更何况,这头牛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大小姐李雪雁。王爷回来有事也有他兜着。

力嘉和她一边喊着雪雁的名字,一边过街串巷地找寻雪雁的身影,惹得路人侧目。

朵儿越找越急,街角那间“福记”也跑过多次,那掌柜都被问得不耐烦了。早辰起床时,老爷千叮万嘱要看好雪雁,才出的门。如果王爷回来见不到雪雁的脸,自不会为难她,可又要怪王妃管教无方了。

王妃于朵儿,是上天弥补给她的亲情,是她的半个娘。

眼看太阳都快落下了,朵儿越找越抓狂,想着此时王府应该乱成一团了。于是对力嘉说:“你先找着,我回府上让王爷多派一些人来吧。”

朵儿心灰灰地往回赶时,在一僻巷尾见到一个她最熟悉的身影。

她忙叫了力嘉一声便向那个身影跑去。果然是雪雁。她正和一个相貌粗俗的黑瘦的男子在拉扯着。

朵儿刚要开口叫姐姐,力嘉已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那个男子的脸就是一拳。打得那男子惨叫一声,踉跄退了一步后跌在地上。

雪雁回过头来,看见朵儿,又眼见力嘉打人,气得直跺脚:“你们……力嘉,你怎么打人了?”

力嘉面无表情,沉声道:“谁叫他欺负小姐你呢。”

原来力嘉是看见那男子在和她拉扯,以为他在轻薄她,才不问缘由给他一拳的。

她又气又好笑,这牛脾气!不禁同情起这个男子来,今天摊上这个一根经的家伙,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可人家是无辜的啊。

雪雁忙上前去扶那男子,那男子闪身避开,恐惧地看了力嘉一眼,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她气极:“力嘉,你这莽撞的劲什么时候能改改?也不问问缘由,见人就打!看看,人都给你吓跑了。”

力嘉低头嚅嗫道:“小姐,我……”她看了一眼低眉顺眼的力嘉,这个莽撞的家伙,她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看向朵儿,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朵儿委屈,说:“姐姐,我们可是找了你一个多时辰了。姐姐,这半天的,你都到哪里去了?”

雪雁看看天色:“出来走走罢了,看来今日是吃不成冰糖葫芦了。找我何事?”

“夫人找你老半天了,你怎么出来也不说一声。”“那这就回吧。”朵儿再忍不住了:“姐姐,刚才那男子怎么回事?”

“外地人,来投亲的,问个路罢了。我给他指路,他非要拿银两谢我,我拒收,推搡之间就让力嘉把人给打了。”

“原来如此。”朵儿也不禁瞪了一眼力嘉,力嘉只亦趋亦步地跟着。

“姐姐,夫人老爷都不知急成什么样了,回去可要低声下气一点,别气坏夫人了。”

“朵儿,你唠叨的本事可以赶上娘亲了。”雪雁笑挽着朵儿的手笑道:“应该我叫你姐姐才对。”

回到府前,王爷王妃正率着一群奴个丫环着急地往外张望。王爷更是急得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子。

雪雁见这架势,终于知道自已又闯祸了。忙上前去赔着笑脸甜甜叫了一声:“爹娘,我回来了!”

王爷一见她的面,迎上来沉声斥责:“这半天的都跑哪去了?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吗?”

王妃却是忧心慈爱地问道:“还好吗?吓坏娘了。”雪雁在她脸上亲上一口,撒娇说:“还好,还好,你女儿我不缺胳膊不缺腿的,完好无缺地回来了。”

王爷恨铁不成钢:“多大的人了,还整天往外面疯跑,就没有一点深闺大小姐的样子!任城有哪一位淑女闺秀是你这般模样?”

雪雁嘀咕道:“人家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

王爷一瞪眼:“还敢多言?”

雪雁吓得扯扯娘的衣角,王妃立刻会意,劝道:“好了,好了,女儿总算回来,就别哆嗦了。”

王爷一甩衣袖,恼道:“就是你把她宠成这样,慈母多败儿!今晚的宴席由如意接手操办,夫人你还是回佛堂多念几遍佛经吧!”

王妃早知他会迁怒于自已,柳如意想夺她主权不是一朝半夕了,自已平日百般容忍,千般谨慎,还是让这女人得逞了。

可她还是心有不甘:“老爷,可多年来都由臣妃我一手操办,妹妹入府日子尚短,恐……”

柳如意在一旁巧笑道:“姐姐尽可放心为王爷念经祈福,妹妹虽入府时日不长,可跟着姐姐多年,得姐姐言传身教,应可应付自如。若有不周不详的地方,妹妹自会向姐姐请教。”

王妃只好苦笑道:“那辛苦妹妹了。”

柳如意也笑,笑得百般妩媚:“姐姐掌管王府大小事宜多年才辛苦,妹妹早盼着能帮姐姐分忧。”

说完冷哼一声,紧跟着王爷步子往内堂走去。王妃顿时语结。

雪雁看着皮笑肉不笑的柳如意,看着父亲冷漠的背影,终于知道这祸闯大了。平日父亲再怎么宠着柳如意,也还是顾念夫妻之情,对母亲也礼敬有加。而这次却当着自已的面斥责她,还把象征女主人地位的办宴权移交给柳如意。

她轻轻拥了拥母亲的肩,脸贴在母亲的脸颊上,心里堵得慌。她知道,母亲不需要自已的歉意,对母亲而言,父亲的爱才是晴天。

她想,这不是母亲一个人的悲哀,而是天下女子的悲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