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文成公主传

第4章 使臣

文成公主传 雪言无痕 3049 2014-06-14 13:35:07

  约摸过了五六日,长安来的使臣抵达雅隆。

那天禄东赞走时,雪雁一再嘱托:“让杨恺只身一人来见。”

朵儿自个儿纳闷了许久,雪雁为何不肯回逻些见杨恺呢?杨恺不是杨政道大人的弟弟吗?杨政道可是爱了雪雁一辈子的。他的一辈了都给了她。

待禄东赞离去后,朵儿曾私下问起,雪雁却说不愿面对杨恺,就怕他会问起自已的兄长。他兄长辞世,雪雁对他自然心存愧疚。

杨恺在禄东赞的陪同下抵达雅隆,一个仆从也未带。

朵儿瞅着一身墨青色长袍,系玉片同色腰带,儒雅中透着干练,官拜礼部尚书的杨恺,竟有几分杨政道年青时的影子。

心里不禁叹道,他长大了,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与她一同嬉闹玩乐的小子。雪雁姐姐看见长得与杨政道有几分相似的杨恺,又该伤感了。

恺在踏下马车的那一刻起,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目之所及处,只见一座庄园农家式的竹棚子{在他眼里萨姆宫只能算是竹棚子},扎在半山腰的平地上,门也是竹子捆绑而就的,还是随手一推便开的那种,连锁也没有。

唯一的城墙{如果算得上城墙的话}是竹子及各种荆刺植物混搭在一的樊篱,也就半人高。门前还有一条吓人的大狗在汪汪叫个不停,似乎随时会扑向他这个不速之客。在长安,这恐怕连一般农舍也胜之数倍。

他简直不敢想象公主在吐蕃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他按大唐的礼仪行礼,跪倒后头抵地,久久不肯起来。

雪雁见此,惊道:“杨使为何如此大礼?快快请起。”

杨恺纹丝未动,保持着头抵地的姿势,用沉痛的声调回道:“臣有罪,臣来迟,让公主殿下受苦了!臣该死!”

她更惊诧:“杨使何出此言?”杨恺抬起头来,道:“公主,您这二十多年就这样过来的么?”那一瞬,他眼有泪光闪烁。

雪雁顿时明了他的心思,忙扶其起来,指着眼前一片绿野,莞尔一笑:“杨使请看,这都是我亲手所种,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了。”

杨恺失声道:“公主,您……”雪雁打断他,道:“子非鱼,又焉知鱼之乐?”

到屋里坐定,禄东赞为了避嫌,找个借口出去了。她才轻声问道:“恺儿,先生身体安健否?”

杨恺颇为神伤:“有负公主挂念,家父早在八年前便辞世了。终前一直悔恨难当,悔当年没让哥哥早早迎您过门,以至……”

她点点头,忆及当年往事,也伤痛难抑:“这都是命,怪不得旁人的,先生对我恩重,一手教导我成人,却末能侍奉在侧,文成有愧啊!”

逗停片刻,她又问:“那我的母亲大人可有家书托你带来?”

“夫人在公主出嫁的第二年就一病不起,没多久便也走了。临终前心心念念的都是你们啊!”

朵儿在旁听着,想起王妃张氏平日里视她如已出,打小让她跟从雪雁一起上学堂,一起学琴棋书画,她名为雪雁侍女,夫人却从不拿她当奴婢看待。

不觉心中悲痛,偷偷垂泪。雪雁也止不住泪水簌簌而落。她是李家唯一的女儿,是母亲的掌上明珠,母亲一颗心全在她身上。她离了她,母亲怎活得下去呢?

半响,她哽咽着说:“罢了,罢了,已然这样,也是命中早定。不能侍奉双亲终老,是为不孝,却也无奈。”

杨恺道:“公主节哀,得公主如此挂念,两老在天之灵也告慰了。”

她想起杨恺此行的目的,一针见血问道:“高宗皇帝命你接我回大唐意欲何为?”

杨恺面露难色,道:“臣难测君心,不过奉旨来接而已。”

她看着礼数周全,小心应答的杨恺,知道他心存忌惮,一别二十多年,无论曾多么亲厚,许多东西也早已白云苍狗。

心里长叹一声后,道:“恺儿莫要忌惮我,我是你的雪雁姐姐啊。难道你忘了吗?皇帝心纵然难测,可国内形势你应该也是略知一二吧?”

杨恺一听她此言,目光便往屋内探视一周,确定没有外人之后,才压低声说:“不瞒殿下,松赞干布赞普去世多年,吐蕃国君年幼,大权旁落,实权都掌握在一些有野心的大臣手里,虽有禄东赞主持大局,但他是日渐老去,恐是有心无力了。这几年,我们两国的矛盾时而有之。其他的便不好多言,殿下莫怪。”

她点头,表示赞同。

她深知,这几年禄东赞年迈,手中的权力渐渐旁在他小儿子钦陵手里。钦陵与禄东赞不同,禄东赞敦厚谦和,对外总主和不主战。而钦陵年少气盛刚恢自用,建功心切,有忠心更有野心。恐怕日子久了,还真不会甘心臣服大唐。

但双方一旦交恶,吐番无疑是以卵击石。这也是她担忧多年的事。她静默思索一会,问:“高宗皇帝是怕两国若起战事会祸及于我吗?”

杨恺点头:“您是太宗皇帝指来的邦交大使,在名分上也算是当今圣上的皇姐,皇上肯定得顾及这一层关系,护您周全,不想他日身后落下骂名。再来,姐姐您下并无子嗣,陛下也怕您一个人在这边孤苦无依。”

杨恺前面说对了,当今圣上接她归唐只因不想落下不孝的骂名罢了,哪朝皇帝不看重脸面声誉的?做皇帝的哪有空闲心思去顾及一个和亲远嫁的女子的孤苦呢?后面的话却是杨恺的肺腑之言。

想至此心中便有了计较,笑笑道:“我在雅隆虽然寒冻,可我并不觉孤独,有雅隆的百姓陪伴,也不觉得苦累。你回去复命,就说我年事渐高,身子骨不济,在这生活了二十多年,也惯了。皇恩浩荡,万望准我在此过完余生。”

杨恺闻言,离座跪下磕头求道:“姐姐,我的姐姐啊,您还是随了恺儿回大唐吧!”

她在这一瞬眼有泪意:“恺儿何必如此?快起来!”

杨恺又把头磕下去:“公主啊,姐姐,自你们走的那天起,我便总盼着有一天能亲自接你们回去。”他越说越越激动:“如今我好不容易得这契机,万望您成全啊!公主殿下……”

她不禁动容,曾叫她嫂嫂的男孩儿,长大了,就跪在她面前,他要接她回去,当然还有他兄长。她何尝不想归去?可……

她含泪而笑:“赞普生前待我恩厚,我既嫁与他,这里便是我的一切。恺儿,也望您成全。”

杨恺哽咽道:“姐姐啊,您真决意不随我回去了吗?”

雪雁望着他,轻轻摇了摇头。目光坚定,且无悔。

禄东赞突然冲进屋来,重重跪了下去:“公主深明大义,臣下替吐番的子民在此谢过公主了!”聪明如禄东赞,岂会不知道她留下全是为了维系两国的和平呢?

雪雁示意他起来:“大相一直在门外吗?”

禄东赞依旧跪着回道:“请公主恕臣死罪!”

公主让朵儿扶其起来:“念你一心为国,罢了,地上湿冷,大相先起吧。”

禄东赞沉默地退出去了。杨恺看了眼一旁的朵儿,作礼道:“姐姐,陛下在恺儿临行前私下叮嘱我,说若姐姐愿回长安,他必给姐姐一个名份。”

二十多年了,他李冶已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竟还惦念着她,也份属难得!可她的心还是和二十多年前一样,从来不曾属于他。想起自已在大明宫的那一年,他们为了那个皇位,不惜兄弟相残,朵儿心内唏虚不已。

见她沉默,杨恺又道:“不知姐姐意下如何?即便殿下不回,恺儿也是能把您带回长安去见陛下的。”

朵儿只好微微一笑:“朵儿只愿随姐姐一辈子,我怎能弃姐姐独回?恺儿就替姐姐谢过陛下好意吧!”

杨恺虽然失望至极,但见她坚决,也理解她的一片苦心,便不再相劝,只闲话家常。时不时会忆及旧日种种趣事,偶有笑声。

她心想,这才是故人相聚啊。可二十八载的光阴怎么说逝便逝了呢?

末了,杨恺才向雪雁小心问道:“姐姐可否让我见见兄长?我们兄弟二人已经二十多年不得相见了。”

雪雁顿感愧疚万分:“恺儿,你来迟了,你兄长早在两前辞世了。”

杨恺听罢,不禁悲从中来:“哥哥还是终身不取吗?”她只得点,悲痛再难掩去:“是不曾成家。都是我误了他大好年华。”

杨恺摆摆手,掩面而去:“罢了,罢了,你们两人,谁误了谁呢?”

她送杨恺上马车时,杨恺再问道:“姐姐,真决意留下吗?这一留恐怕就是一辈子了,值得吗?”

她不得不扬起一抹笑意,避重就轻道:“恺儿莫要挂念,你哥哥的灵魂也在这里,我并不孤苦。我此生欠他太多,我要留下好好陪着他。”

他重重叹了口气:“哥哥临终前可有留下话?”

“有。”

“何话?”

“佛说百年修来同船渡,吾生能伴你左右,也是修了万年,足矣,足矣!”她的泪又汹涌而至。

杨恺再无言,黯然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