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四章 进宫

秀色 爱苏格 2541 2013-07-16 20:21:11

  顾姝望了望那一座座深红的宫墙,巍峨大气,气势恢宏。琉璃瓦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飞檐上刻着两条龙,活灵活现,让人心生敬慕之感。

顾姝吩咐道:“就在这里停了吧,宫里不容许车辆行走。”

文鸾把令牌递给守宫门的侍卫,那侍卫看了,挥手放行。

顾姝漫步走着,转过一条长廊,迎面走来两人。男的身材挺拔,嘴角含笑。女子身姿袅娜,娇笑连连。两人身后跟着几个着青衣的侍女。

顾姝见了两人,慌忙行礼:“见过五皇子。”至于他身边的女子,她提都没有提。

“你……”那女子有些不平,可是没有办法。两人的身份相当,她不见礼也是可以的。

“奴婢见过五皇子,颜小姐。”文鸾躬身行礼,对面的侍女也开始行礼。

“你可是要见母后?”五皇子齐朗笑着问道。见顾姝点了点头,继续道:“那我送你过去吧!”

颜如玉跺了跺脚,不甘道:“五皇子!”

齐朗看也不看她,淡然道:“这里离宫门口也不远,想来宰相夫人已经派人来接你了,颜小姐还是早些家去吧。”

颜如玉纵然不甘,也不敢违逆了五皇子的意思。虽然他说的话不轻不重,但若是自己再停留下去,五皇子固执起来,自己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她紧咬着嘴唇,带着贴身侍女离开了。

顾姝似乎有些诧异的看了齐朗一眼,转而收敛,神情变得淡淡的:“那走吧。”

金漆刷成的宫殿,飞檐四角上都雕刻着腾飞的凤,华丽大气。殿宇精致,彩色辉煌。顾姝随着齐朗进了殿,就见一个衣着华贵的雍容女子端坐在最上面的椅子上,头上梳着繁复花样的发髻,正中央插着一根百鸟朝凤的大凤钗,凤尾上挂着明晃晃的各色宝石。容貌姣好,看来是平时保养得当,只是眼角有稍微的细纹。她身着大红色的凤袍,颜色艳丽。

皇后见是齐朗带着顾姝进来,有些诧异,但眼底却是笑意。

“臣女见过皇后娘娘。”

“儿臣见过母后。”

两人齐声行礼道。

皇后忙叫身边的宫女掺扶起两人,又携了顾姝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顾姝也不扭捏,谢恩之后便坐下了。

“本宫今日有些乏,特意召你进宫陪本宫解解闷儿,没有耽误你的事儿吧?”

顾姝道:“能陪皇后娘娘,是臣女的福分。”

皇后看了看齐朗,淡淡道:“皇儿啊,这人也送到了,有什么要忙的就去吧。”

齐朗有些不愿意走:“儿臣并无要事要做,既然母后无聊,儿臣正应陪着母后。”

见皇后揶揄的目光望过来,齐朗面子有些挂不住,不由道:“母后。”竟是有些撒娇的口吻。

皇后嘴角含笑,却不再打趣他:“既是皇儿一片孝心,本宫也不好拂了你的面子。今日天气挺好,陪本宫出去转转吧!”

顾姝见皇后起身,起身扶住她的手臂,齐朗也上前扶着她另一只手臂。几个宫女见他们两个上前,偷笑着退后几步,跟在他们后面。

皇后微笑着看了看今日格外殷勤的齐朗,齐朗被她看得不自在,赶紧指着外面的花说道:“母后,你看外面的花真好。”

他们正走在一座石桥上,前面就是花团锦簇的花园。他们正欲走,却听得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众人看过去,却是颜如玉。

颜如玉一袭水清色薄衫,身姣如花,一双明眸似盈盈秋水,眼波流转,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楚楚生怜。

琴声淙淙。

如高山中穿流而出的小溪,清澈见底,水波清亮。

亭中还坐立着一个鬓发如银,衣着华丽的老妇人。她一边听着,一边轻点着头,意态闲适。

皇后看见亭子里的人有些愣神,转而嘴角勾起:敢情这是跟她抢人来了啊!

太后正半闭着眼听琴,突觉有响动,睁开眼睛,却见得是皇后。

“臣妾给母后请安。”

“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神情有些倦怠:“起来吧,听个琴也能遇到你们,真是……”

皇后心中冷笑:太后整日在宫中吃斋念佛,轻易不出门的,怎么会就那么巧一出门就遇上?更何况身边还有个颜如玉,打量谁是傻子呢。

当今太后并不是皇帝的亲母,而是位继后,原本有一子,可是没能活下来。她跟皇帝并不亲近,皇后和她也不亲近,面子情罢了。太后没有亲子,跟皇帝皇后也没有多少感情,心里难免感觉不安,就想着找个孙子亲近亲近,拉近一下关系。可是宫里只有太子、五皇子、十二皇子是皇后所生,其他的都为庶子,她身边虽然养了个大皇子,可是并不受宠,跟她也不亲近,所以就想从皇后所生的儿子中找几个。孙子也终究隔着一层,太后就想着从娘家找个女孩儿嫁给几个皇子中的一个,好帮着自己拉拢孙子。太子已经成婚,十二皇子还小,适龄的就只有五皇子了。

颜如玉是太后娘家哥哥的嫡亲孙女,论相貌,论才学,都是顶好的。

齐朗的脸色很不好看,问颜如玉道:“你不是回去了么?”

颜如玉站起身来,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我……我……”

太后有些不悦:“你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你的教养哪里去了?”

这句话说出来可就严重了。堂堂皇子,被指责无教养,不说齐朗本人,连皇后脸上也无光。

皇后脸色也很不好看,不过忍住了,看向一旁不说话的顾姝:“三小姐,你觉得五皇子怎么样?”

太后皱了皱眉,她的孙子也是能给别人挑的?

顾姝有些愣神,不明白话题怎么扯到她身上了,但皇后问话还是要答的:“殿下宅心仁厚,广得赞誉。”

齐朗撇了撇嘴,对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满。

皇后笑着继续问道:“那本宫把他给你做夫君好不好?”

太后将茶杯重重一放:“不行,他们两个不般配。”

皇后惊诧道:“为何不般配?论家世,三小姐乃一品重臣之女;论相貌,满京城谁不知道将军府四位千金个个貌美如花;论学识,也是一点不差呢!配我的皇儿正好。”她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母后不会是在说皇儿配不上三小姐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只是皇儿虽然不务正业了一点,但在本宫这个当娘的眼中始终是最好的。三小姐,你可不许嫌弃本宫儿子。”

太后怒道:“那你说说,哀家侄孙女哪里不合适了?跟你提过好几次,你都给哀家打马虎眼儿,今日更当着哀家的面儿求娶别的女子,你眼里还有没有哀家这个太后?”

皇后亲自递了一杯凉茶给太后,语气淡淡的:“母后说的哪儿话,臣妾自然是孝顺着太后的。这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因为尊重母后的意见,才特特到母后面前来说呢。”

皇后的话虽然表面恭敬,暗地却在说儿子婚姻大事当由父母作主,父母尚在,祖母想要插手,却是越俎代庖了。

太后被她的话堵得满脸通红,指着顾姝道:“她将门出身,举止粗鲁,怎配得上哀家的孙子。”

“母后有所不知,这三小姐可是将军府最文静的姑娘了。再说了,颜小姐身子骨也太单薄了些。”皇后瞥了眼颜如玉,心中冷笑。想要把持她的儿子,做梦!

身子单薄,于子嗣不利。事关皇家子孙,太后也不敢再跟皇后理论。“哀家乏了,你们退下吧。”

“臣妾告退!”皇后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