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30章 赛马

秀色 爱苏格 2370 2014-06-08 18:42:15

  “你先把果盘撤出去吧,我换件衣裳。”顾琪吩咐道。

文凤端起盘子走到门边,又回头问道:“用不用奴婢伺候?”

顾琪在箱子里翻找,头都没回:“不用了不用了,等会儿我要出去骑马,你不用跟来了,让王妈给我留点冰糖雪梨啊。”

文凤失笑,摇了摇头,走出房门又顺便把门给带上。

远处是峰峦叠嶂的山峰,翠绿的屏障,与地上的青草相互映衬,让人感到一阵舒爽。此时正是饭时,疏落稀散的几户人家已经燃起了炊烟,炊烟袅袅,直上云霄。

顾琪一身窄袖银红短衣,下半身是水红弹墨裤,脚穿黑色的长靿靴,骑着一匹枣红马沿着小路驰行,英姿飒爽。她的头发全部盘了上去,用帛扇紧紧扣住,以免骑马的时候散了下来。

顾琪骑着马跑了一阵,就停了下来。她纵身下马,然后把马拴在一棵树上,自己坐在离树不远的草坪上。

“还是在外面舒服。”顾琪随手拔起一根草玩着,自言自语道。

在庄子上虽然没卢氏拘束着,可文凤就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动不动就说这样不许做那样不能做。在京城就更不用提了,家里有卢氏管着,外边也是烦心事一大堆。

唉,都是被声名所累啊。

不过相比较来说,她倒宁愿回家。虽然庄子上没人敢管她,特别的悠然自在,可她还是喜欢与家人待在一起。

该死的太后,害得她连家都不能回。

顾琪正在那边自怨自艾,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马旁边又多了一匹白马。

一个人悄悄的走到她身后,然后大喝一声:“嘿!”

顾琪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待看到吓唬她的人时,惊讶的问道:“怎么是你?”

来人是陆彦。

他今日倒没有穿铠甲,而是一身淡青色云纹长衫,颀长的身材,显得英武挺拔。

陆彦坐在她的身边,眉毛轻挑:“怎么,这地方我来不得?”

顾琪可还没忘记他上次挑断她马鞍害她跌下马的事,语气中便有些没好气:“来得,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这么幼稚的吓唬人。”

陆彦笑道:“那还不是某些人想事情想得太过入神,不然我哪有机会吓唬她?”

顾琪翻了个白眼,愤愤道:“你这是君子所为吗?”

陆彦道:“我可没说我是君子。”

真是败给他了!

顾琪直接扯了一把草扔向他,自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直接走人:“你自己慢慢玩儿吧,本姑娘不奉陪了。”

“喂,你等等。”陆彦也起身,赶紧追上她,“你别这么小气成吗?大不了我向你道歉。”

顾琪回转身,眉目间闪烁着怒火:“我小气?好啊,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气的人,我也不需要你道歉,拜拜了您嘞。”

真是见鬼,本来好好的心情都被他破坏殆尽了!

陆彦不过是随口一说,完全没想到她会因此生气。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她,急道:“我那是随口说的,你别生气啊。”

顾琪狠狠的瞪他一眼,说道:“放手!”

陆彦知道是自己越矩了,讪讪的收回手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顾琪冷哼一声,自己走到树下解开马的缰绳,一边抚摸着枣红马颈部的鬃毛,一边回头看着陆彦:“我说陆校尉,貌似我们并不熟吧?”

陆彦声音低了下去:“我是来道歉的。”

顾琪忍不住抬头望了一下天,这太阳今天没打西边出来吧?“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那样子分明是已经听清了,这是在故意为难他!

陆彦咬牙切齿,还是耐住性子,大声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是来道歉的。”

真是没诚意!

顾琪翻身上马,“好了,我原谅你了。”

反正他们以后又没有什么交集,顺水推舟就算了,她也没必要为了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生气。

“等等。”陆彦着急出声,急跑几步到了她的身边。“我是为上次在校场发生的事向你道歉。”

顾琪磨牙,“你居然还敢提!”也是因为当时急着找大姐,后来因为三妹出事所以没时间找他算帐,再之后忙着给太后添堵,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要不是今天看见他,她只怕一直想不起来这件事了。

陆彦带着些歉然道:“那天是我太冲动了,害你摔下马,我是特意来向你道歉的。”

“去你的特意道歉,我不需要。”顾琪本来就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之前已经压抑得够久了。反正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也不需要注重什么形象。

听顾琪这么恶声恶气的说话,陆彦面上没有一丝不悦。他微微笑了笑,问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之前因为与顾琪在校场的冲突,他特意去询问过那些士兵。从军的士兵大多出身寒门,平日里有个什么病痛只能找军医。可是军医医术就只是一般,而且鲜少有人愿意当军医。士兵们平时遇见稍微严重点的病就只能等死,难得顾琪这么个千金小姐愿意为他们看诊,还不厌其烦的询问他们的症状,尽量让他们用便宜又有效用的药材。所以,顾琪在军中的威望也不比顾晴低多少。

只是,顾琪虽然有个火爆性子,但外表还是柔柔弱弱娇娇滴滴的,不比顾晴能压得住场子。

顾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恶狠狠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陆彦道:“我去庄子上问过,门房说你出门骑马去了,我一路找过来的。”

顾琪斜睨他一眼,狐疑的问道:“好端端的,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道歉了?莫非是你家有人生病,特意来求我的?”

陆彦郁闷,还不是因为你家最近发生那么多事不方便么?“你想什么呢,少来诅咒我家人!”

“这是猜测,猜测你懂吗?我什么时候诅咒你家人了?”顾琪握紧了马鞭,恨不得一鞭子挥过去。“你信不信我毒死你!”

陆彦更加郁闷了,“我不过是来道个歉,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下一秒钟,顾琪的脸突然放大在他面前,笑靥如花:“我们,来个比赛好不好?”

都说神医弟子脾气古怪,翻脸比翻书还快,今天他总算是见识了。

陆彦被她的笑容吓住了,不自觉的问道:“比什么?”

其实顾琪容貌挺秀丽的,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翘,特别可爱。她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安静下来的时候装得也挺像那么回事的。所以,陆彦会被她的笑容吓到,完全是怕她出什么坏主意,而不是她丑得惨绝人寰惊天动地啊。

“比医术。”顾琪顿了顿,然后看到陆彦沉了脸色,才说出了下半句,“你肯定胜不了我的。”

陆彦松了口气,又抚额,这不是废话吗?顾琪可是神医的徒弟,全大楚又有几个人的医术能胜过她的?

顾琪手指轻点着下巴,若有所思,“可是论武功,我又及不上你。”

陆彦叹息,姑奶奶你能一次性把话说完不?

“陆校尉,我觉得你的马不错。”顾琪继续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