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26章 清白

秀色 爱苏格 2463 2014-06-08 18:42:15

  皇后听得是齐朗把顾姝带走的,舒了一口气。

只要齐朗也在场,事情就没那么严重了。

顾姝和齐朗很快就到了,行礼之后便站立一旁。

皇帝看顾姝脸上还有擦伤,神色也很是憔悴,便吩咐赐座。

顾姝谢恩之后,才敢坐下。她看了看跪在皇帝面前的男子,嘴唇紧抿,一句话也没说。

如果皇帝心中存了疑虑,自然会问她,她又何苦急急忙忙冲上前去解释呢?

皇帝看着她脸上的伤,关切的问道:“顾丫头啊,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顾姝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问这个,愣了愣,才柔声答道:“是臣女不小心刮伤了,并无大碍。”

皇后看她脸色苍白,宫装的裙摆也有划破的痕迹,心中有些怜惜:“既然不舒服就早些回去躺着,本宫那儿还有些补身子的药材,等会儿就让人给你送过去。”

太后轻咳一声,“咱们还是先把事情处理了再闲话家常吧!”

皇帝眸光一冷,神色有些不悦:“顾丫头,刚才有人拿出你的荷包说与你两情相悦,求朕成全,你可有什么解释?”

顾姝微微一笑,目光扫过皇后手中的荷包:“那个荷包,确实是臣女的。不过,如果我真的与人两情相悦的话,即使这个荷包是臣女送出去的,也不可能会出现在皇上面前。”

青衣男子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我甘愿为了你冒着生命危险来求皇上成全我们,没想到,你竟然为了荣华富贵与我翻脸。”

“两情相悦?亏你说得出来!”顾姝嗤笑一声,“不就是想要害死我吗,干嘛说得那么冠冕堂皇?随随便便拿一个荷包出来就说我与你两情相悦,你觉得可信吗?”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在一起,你不能就这样抛下我。”男子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顾姝气得笑了,正准备开口反击,就听见齐朗淡淡的嗓音传来,“你长相不如我,地位不如我,我该说,是我的吸引力太低了呢,还是你对自己太自信了呢?你口口声声说你与姝儿两情相悦,却不顾忌姝儿的感受,一心将她推向死路。你所说的爱,是不是太浅薄了一点?还是,你受了谁的指使,想要害死她呢?”

顾姝起身行礼,口道:“臣女愚笨,先前遭到袭击时误入陷阱,可能就是在那时不慎遗失了荷包,被人捡了去,请皇上皇后明查。”

以太后的谨慎,定然已经让人将陷阱填了起来。可是,挖过的土地和没挖的土地是有区别的,一看就能看得出来。

太后自以为精明,可是事情做了总是会留下痕迹,世上根本不可能会有天衣无缝的事情。

皇帝并没有让人去查证,只是看着青衣男子问道:“你当真与顾姝情投意合两情相悦?”

齐朗:“父皇!”

顾姝及皇后:“皇上!”

皇帝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继续问道:“既然你们两情相悦,为何没有去顾府提亲?既然你们两情相悦,你为什么不去找顾衡而要找朕成全你们?难道你不知道朕已经赐婚于顾姝和五皇子?”

青衣男子道:“顾将军不同意,将军府又守卫森严,小人进不去。”

皇帝眉毛一挑,“如此说来,朕这皇宫竟比将军府的守卫还要差?”

顾姝大急,慌忙跪下:“皇上,你别听这人胡说,他……”

皇帝阻止了她要说的话,又吩咐齐朗把她扶起来,才说道:“你一介平民,究竟是如何进入皇宫的,朕还要好好的查一查。就算皇宫守卫松懈,也不是你这等人能够进来的。”

听皇帝的口气,竟是对顾家有了猜忌。太后满意的笑了笑,虽然没能整垮顾姝,但让皇帝对顾家起了疑心,这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皇帝话锋一转,“在这之前,朕要先查清楚你所说的事实。你应该知道,顾姝即将成为朕的儿媳,污蔑皇亲国戚,可是要诛九族的。”

青衣男子脸色惨白,神色委顿的跪坐在地上。

皇帝的目光在太后脸上扫了扫,又看着青衣男子说道,“别把朕当傻子糊弄,朕还没傻哪!”

太后的脸色白了白,皇帝这句话是对着青衣男子说的,可是她知道,皇帝这也是在警告她。

“朕再问你几个问题,你们是何时相遇,又是何时两情相悦的?既然你们两情相悦,那你应该很了解顾姝才对。顾姝的乳名是什么?她喜欢什么菜,她喜欢什么花,她最擅长什么?好了,你开始答吧!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朕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自然要给你一个机会辩解。”皇帝的口气淡淡的,听起来却让人很惊心。

青衣男子愣了,太后只给他一个荷包,根本就没说还有这么一出。皇帝问的这些问题,他哪儿知道啊?

皇帝仍旧面无表情,不过眼神却是十分犀利。他问过之后便没有再说话,只拿眼睛看着青衣男子。

在他的注视下,青衣男子额上冒出了冷汗,可是在皇帝面前又不敢擦拭,样子别提多可怜了。

宫内没有人说话,一时静得可怕。沉重压抑的气愤扩散开来,顾姝不安的动了动身子,齐朗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太后皱着眉,心知不妙,遂开口道:“顾姝乃一品重臣之女,未来的皇子妃,你一介平民竟敢当着哀家和皇上皇后的面攀污。还敢求着哀家为你作主,分明是陷哀家于不义,你到底是何居心?”

顿了顿,她复望着皇帝,“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这种人就应该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皇帝依旧是沉默不语,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太后坐在那里,也没有一丝慌乱。如果青衣男子被押入天牢,难保不会被审问出些什么,譬如他是如何进宫的。只是,他根本就不会活到皇帝问话的时刻,所以太后一点都不会担心。

今天的计划失败,也与她无关。只要将自己摘了出来,以后机会多的是。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皇帝终于回过神来,问皇后道:“梓童乃后宫之主,你看这事要如何处理?”

原本这些事就轮不到他来操心的,只是一来事情已经闹到了他的面前,他不得不过问两句,二来,顾姝的身份不同于其他人,如果是宫妃出了这档子事,问都不用问,直接一条白绫赐死。再者,他也相信顾姝,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

皇后没想到皇帝会让她处理,福了福身便道:“今日之事非同小可,如若传出来,对顾姝和朗儿的声誉都有影响。就算我们知道顾姝是清白的,其他不知情的人可不会这么想。”

皇帝眼中闪过冷厉的光芒,“如此说来,这庆华宫的人是留不得了。”

皇后翘了翘嘴角,继续说道:“臣妾以为,即使顾姝还未嫁入皇家,可是天下人都知道她是皇家的人。污蔑她,可是罪可致死,他不过是平民,竟然可以进宫求得母后作主,真是好本事哪!”

皇后是故意趁此机会废掉太后的臂膀,太后没有心腹之人,想要做坏事就没那么顺利了。太后本想让那些宫女太监成为顾姝与人私相授受的人证,却没想到皇后三言两语就让皇帝起了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