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6章 外祖

秀色 爱苏格 2099 2014-06-08 18:42:15

  还是清晨,将军府后院就一阵忙碌之景,丫鬟婆子穿梭在各屋之间,忙忙的收拾东西。

正房之中,上首坐着卢氏,身着缎织掐花对襟外裳,下穿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头戴玉鸾步摇,斜插一只累丝嵌宝石金凤簪,耳上戴着红翡翠滴珠耳环,手上套着白银缠丝双扣镯,雍容华贵,气度不凡。

下首第一位是顾琪,顾琪梳着垂云髻,戴着象牙白玉簪,耳朵上戴着红珊瑚璎珞坠,手上套着乳白色玉镯,身着粉色绣花衫,下穿松花色绫裙,一块双鱼佩压裙角。

第二位坐着顾姝,一身烟霞色撒花软烟罗裙,身上并无佩戴任何首饰,长发及腰,她静静的坐在那儿,却自有一种超然的气质。

第三位是顾桦,身着葱绿色撒花裙,檀口琼鼻,眉目俊秀,仪容不俗。

最末的顾天华打着哈欠,还是睡眼惺忪的模样。他溜下凳子,跑到卢氏身边,晃晃她的腿道:“娘啊娘,我困!”

“小胖子,你以为我们大清早的起来梳妆打扮不困啊?”顾琪没好气的道。

卢氏扫视她一眼,目光森森的:“怎么?让你们去一趟外祖家这么不情愿?”

顾琪一个哆嗦,讪笑道:“没有,我很久没见外祖母了,想念得紧哪。”

顾桦小声的道:“我们都走了,谁去照顾萧公子啊?”萧桓是西卫二皇子的名字。

“府里这么多下人,还怕照顾不了他?我说二丫头,赶紧把他治好送出去,救人是好事,可若是给自家招祸可就不好了。”卢氏将顾天华搂在怀里,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说道。

“姐已经把这件事报给皇上知晓了,等他一好我们就把他送回去。”顾姝道。

卢氏放下心来,叮嘱几个女儿道:“此次去外祖家,你们可不许生事。外祖家的几个姐姐妹妹都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你们可不许跟人家斗气耍狠。尤其是你,顾琪,要是敢生事,老娘鞭子伺候。”

顾琪撇嘴,不满道:“万一卢思雅故意惹事怎么办?”

卢氏的娘家兄弟都是文官,小一辈的孩子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满心里讨厌武将,其中以卢氏大哥的小女儿卢思雅为最。所以每次卢氏回娘家,都会看到顾琪和卢思雅打闹。

卢氏没有说话。小孩子的事情,她并不想掺和。虽说小一辈的认为武将不好,可是娘家哥哥并没有说武将不好,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待自己。

“她说你你当没听见不就得了?难不成听见狗叫你还要回应两声?丢人得很。”顾姝淡淡道。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罢了,你们小孩子的事情自己解决吧!先回房去,等你们爹和大姐回来,我们就去你外祖家。”卢氏无奈的叹一声。

顾家父女下朝回家以后,换了一身家常衣裳,就跟着卢氏出门了。

顾衡、顾晴骑马,其他人都坐在一辆大马车内。

一行人进到内院就见一白发老太亲自迎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群穿红着绿的丫鬟。

“外祖母,琪儿想死你了。”顾琪飞快的跑上去,扑到卢老太太怀里。

“女儿不孝,竟然劳动母亲亲自来迎。顾琪,还不扶你外祖母进房去!”卢氏道。

卢老太太有些不悦:“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把别人当小孩子一样教训?都是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脾气还这么暴躁?”

卢氏上前挽住卢老太太的手:“看看,娘有了外孙女就不要女儿了,不管女儿多大,在娘面前可还是小孩子。”

卢老太太笑着点点她的额头:“这么大人了还撒娇呢?”说着,面向顾晴等人:“自己去玩吧,我跟你们母亲说说话儿,没得让你们陪着拘束了你们。”

顾桦欢呼一声:“姐,我们去后院赏花吧!”

顾琪轻哼一声,撇了撇嘴。顾晴对看花没有兴趣,跟着父亲去外祖父的书房。顾天华赖在卢氏身边,不肯跟他们走。顾姝摸了摸顾桦的头,笑着道:“好了,就知道你对花感兴趣,让丫鬟带你去看吧,我陪着二姐。”

顾姝还是怕顾琪那直来直往的性子,万一遇到卢思雅两人又吵起来,母亲跟舅舅也难做。

顾桦有些不高兴,可是又有些怕二姐,所以也不敢提出异议,跟着丫鬟走了。

顾琪瞪一眼顾姝:“我才不要你跟着,又不是小孩子!”

顾姝微笑着,并没有说话,可是那气势让顾琪有些退却:“好啦,好啦,我让你跟着就是。”

顾琪一边走一边观看着走廊两旁木栏上的雕花图纹,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有人从走廊的另一边走了过来。

一个穿着月白窄袖短襦青色长裙,头戴喜鹊登梅簪,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另一个则身着杏黄色的绸缎衣裳,头上戴着梅花白玉簪,乌云压饰,颈上戴着黄澄澄的项圈,足下是金丝线履,手上各种镯子都戴满了,标准的千金大小姐行头。

穿月白衣的女子走过来见了礼,穿杏黄衣衫的女子却是冷哼一声:“卢思凝,你少给咱们家丢人了,咱们可是姐姐,要见礼也是她们先。”说着,轻蔑的看了顾家姐妹一点:“果然是出自将门,粗鲁之人,不识礼数。”

卢思凝站在一旁,有些为难的看看两人。

顾琪是个火爆脾气,听了这话就要发作,却被顾姝拦住:“表姐说的是,是我们的不是,这就给姐姐见礼。”

说着,拽了拽满心不忿的顾琪,两人一起行礼,卢思雅一拳打在棉花上,万般无奈之下回了礼,她可不想刚说了别人又被说回来。

顾姝目光紧紧的盯着卢思雅,道:“我自认自己跟你没有任何过节,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老是拿我们出自将军府不懂礼数来说事。我们出自将军府没错,我们比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家闺秀是要粗鲁一些,可是我们也并不是不识礼数的蛮荒之人。要是世上没有我们这些粗鲁的将门子弟,你们这些大家闺秀将何处立足?”

顾姝笑了笑,离卢思雅近了些:“表姐,有时候,别人的话是不能尽信的,尤其是福荣郡主。”

卢思雅娇躯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姝道:“字面上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