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27章 相处

秀色 爱苏格 2396 2014-06-08 18:42:15

  太后恨恨的瞪了皇后一眼:“庆华宫的人都是哀家所管,定然不会出去乱嚼舌头。”

皇后还要维护在皇帝面前和善仁慈的形象,遂一句话也没说。万事有皇帝作主,她没必要操心。

齐朗冷冷一笑,“这个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泄漏秘密。这个道理,皇祖母不会不知道吧?”

齐朗的话也提醒了皇帝,他冷冷的道:“将庆华宫的人调离,皇后再派些宫女太监来伺候母后。至于这人,处死了吧。”

他从小在皇宫中长大,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透着蹊跷?顾姝不小心被人算计,其中太后的嫌疑最大。只是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真的查出来了对谁都没好处。为了皇家的颜面,就只能把事情压下来。

想到这儿,皇帝看了一眼太后:“母后既然身子有恙,就不要随意出庆华宫。”说完,拂袖走了。

太后怔怔的坐在檀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皇帝他,这是要把她软禁起来?

他怎么敢?

皇后长期被太后打压,又碍于孝道不能过分回击,此时看太后一脸被打击的样子,打心底里感到畅快。她起身,恭谨的说道:“臣妾定会选些好的宫人上来伺候,请母后放心。”

太后狠瞪她一眼,却说不出话来。皇后跟她不和许久,她才不相信皇后会有如此好心!

皇后没再理她,只走到顾姝身边,将荷包递给她。“我们走吧!”

顾姝起身扶住皇后,齐朗慌忙扶着她的另一只手臂。

皇后轻笑,“本宫还没老呢,至于这个样子吗?你们的孝心,本宫都知道。好了好了,让本宫自己走。”

顾姝收回自己的手,微微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笑了。

皇后轻点了她的额头,嗔怪的说道:“我说你这丫头也太不小心了,这荷包是贴身的东西,怎么能随便丢失呢?也是皇上相信你,否则你就完了!”

顾姝有些赧然,“是臣女粗心了一些,以后定当注意。对了,皇后娘娘,臣女今晚能不能留在宫里?臣女这样回去,爹娘定要担心的。”

皇后笑道:“如今天色也晚了,你就算不说本宫也会留你的。你脸上的伤可得好好让太医看看,别留下伤疤了。”

顾姝道:“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倒是累娘娘担忧,这就是臣女的罪过了。”

“你这丫头,何时这么油嘴滑舌了?”皇后轻拍了拍她,拉着她上了软轿,又吩咐人去顾府送信。

天已较晚,天空已经变成了深蓝色,一弯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银色的光芒静静的洒在飞檐斗拱上。

顾姝抱膝坐在殿门口,专注的望着天上的那一弯月亮。她的影子投射到廊前的朱色石阶上,显得分外寂寥。

飞檐下挂着的木贴金嵌花鸟灯被点亮,点点火光照亮走廊,昏黄的光洒在地上,带上一层幽暗。

一道窈窕的身影停在她的身边,叹息轻不可闻。

一身大红色金银丝线绣芍药对襟宫装的康宁坐在她的身边,红色衣衫如流火般包裹着她玲珑的身躯,精致的五官在灯火的照耀下仿佛凝结着荧光,令人一望便无法自拔。乌黑的长发拢起在头顶挽了个松松的发髻,金丝银线织就的帛扇轻轻压着软软的青丝,眉心一滴水晕朱砂,与善睐明眸相互映衬,高贵而又妩媚。

“好端端的干嘛坐在这里?我五弟要是看到了误会是我把你撵出来怎么办?”康宁笑盈盈的,眉梢眼角皆是笑意。

她与顾姝相识多年,性格相合,感情一向很好。

顾姝侧头看她,微微笑了笑,“你怎么也出来了?”

康宁也望着月亮,“某个呆头鹅要跑出来赏月,我也只好奉陪了。”

顾姝往旁边挪了挪位置,以给康宁更多的空间,“堂堂大楚的长公主,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形象?”

康宁斜睨她一眼,“镇国将军家的千金,未来的五皇子妃,不也没有注意过自己的形象?”

“不过是坐在你的地盘上,你哪儿那么多话?”顾姝轻拍她一下,神态亲昵。

康宁问道:“你今天在太后那儿遇到什么事了?怎么那么狼狈?对了,你的贴身丫鬟呢?”

“只是不小心被树枝挂伤了,没什么大碍的,我不是已经擦了药膏了吗?”顾姝笑笑。

康宁没再追问下去,既然顾姝不想说,她也就不勉强。她揉了揉脖子,目光看向某处,“你看,那是不是我五弟?”

齐朗一身月白色锦袍,袍上以银色丝线绣着连云纹,并以金色丝线勾边,墨黑的长发以玉冠束住。狭长的双眸,俊美的容貌,嘴角噙着一抹淡笑,浑身散发着身为皇族的贵气,显得异样温雅清贵。

他走到顾姝面前站定,拿出两个玉色的瓷瓶。“这药膏有利于治好你身上的伤疤,你拿去用吧。”

康宁见状,偷笑一回,自己走回了房间,给两人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顾姝接过瓷瓶握于掌内,轻声道:“谢谢。”

齐朗轻笑,抬手理了理她两鬓落下的细碎的头发,“你我之间又何必言谢?”

顾姝被他的动作惊到了,呆愣愣的回了一句,“喔,那不谢。”

齐朗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瞬间,仿佛空气都变得温暖了起来。“文鸾在躬行殿的偏殿,太医已经诊治过了。姝儿,你愿不愿意陪我走走?”

顾姝点了点头,跟着他的脚步,沉默不语。

清冷的月光照在青石小路上,路旁的树枝摇摇晃晃,投下斑驳的树影。

两人并肩走在小路上,无人说话。

齐朗嘴角洋溢着笑容,很是喜欢此刻宁静的气氛。“姝儿,你身上的伤好些没有?会不会痛?”

顾姝难得俏皮的冲他眨了眨眼睛,问道:“如果我毁容了怎么办?”

齐朗收敛了笑容,神色很是严肃:“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好看的。”

顾姝挑眉,笑着问道:“比康宁公主还好看?”

齐朗点头,“嗯。”

顾姝本来就是开玩笑,可是在看到他认真的眼神时,就笑不出来了。清亮的眸子看着齐朗,她点头道:“我相信你。”

齐朗高兴的将她拥入怀里,语调很是欢快:“姝儿,你还记得我们初次相见的时候吗?我记得那时候你跟着顾将军去马场学骑马,皇兄一时坏心用石子去弹马腿,你差点跌下马背。”

顾姝点头,“记得,那一次你们都被皇上责罚了。”

“那时候我还挺气你的。”齐朗笑道,“谁知道如今会是这般光景?”

顾姝道:“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她推开齐朗,认真的说道:“其实,我还应该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齐朗有些愣住,疑惑的问道:“为什么突然说对不起?”

顾姝低垂着头,“今天都是我不小心才会上当,还差点连累到你。”

齐朗握住她的手,“不过一件小事你至于这么郑重其事的道歉吗?姝儿,你且记住,无论你做错什么事,我都不会责怪你。”

“出墙也可以?”顾姝笑吟吟的看着他。

齐朗弹了她脑门一下,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低吼:“你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