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16章 心思

秀色 爱苏格 1947 2014-06-08 18:42:15

  远处是一座青山,青翠的蔓藤从山顶垂下,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绿色的屏障。一条清溪从两峰之间泻出,泉水清冽甘甜。这里清幽宁静,风景优美,不失为一个好去处。溪的一边,有一排整齐的桃树,此时花开得正艳。

芳草萋萋,从树下一直蔓延到远方。微风吹拂,青草在风中晃动着,发出轻声的细响,空气中夹杂着草香、花香和泥土的味道。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打破了这里的静谧。

马上是一男一女,男子头戴海水玉赤金冠,身穿大红色的猎装,面如冠玉,清朗俊逸,浑身一股贵气。女子坐在男子身上,穿一件淡蓝织锦缎对襟衣衫,玉色绣折枝堆花襦裙,头戴并蒂海棠花步摇,耳朵上坠着飞燕重珠耳坠。一张鹅蛋脸,肤色洁白细腻,仿若凝脂,眉毛是柳叶眉,给她添上几丝书卷气度来。

齐朗纵身下马,将手伸至顾姝面前:“我扶你下来。”

顾姝并没有将手伸给他,而是自己从马的另一边跳下。

齐朗无奈的走到她身边,问道:“生气了?”

顾姝没有答理他。

他刚才直接从宫中将她带走,也没过问她愿不愿意,就带她来这里了。皇后还没发话,他就直接将人带走,是想让皇后怎么想?

齐朗走到她面前,执起她的手,道歉道:“我知道是我太冲动了,我带你来这儿,是有话要跟你说。”

顾姝眸子望着他,还是没有说话。

齐朗见她愿意听,大喜,拉着她坐到草坪上,开始说话了:“皇祖母的懿旨,我事先并不知情,如果我早知道,肯定会阻止她。”

顾姝淡淡道:“你阻止不了。”

“我可以,姝儿,我想娶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齐朗急着辩解道。

顾姝眸子不见任何波动:“懿旨已经下了。”

齐朗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然后坚定的说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他抬手理了理她两鬓的碎发,继续说道:“姝儿,我喜欢你,很久以前就是了。”

“当我知道母后赐婚时,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感激她。皇祖母一直想让我娶颜如玉,我初遇她的时候也确实惊艳过,但我清楚的明白,我想娶的人不是她。”

“今天我原本在围场打猎,突然听见皇姐派人来说你因为拒婚而被母后责罚,我当时惊得连弓都没有拿稳。”

“我已经想着可以跟你一起儿女绕膝子孙满堂,我跟你一起游遍大楚的山山水水,我跟你一起过最安宁的日子。”

“姝儿,不要就这么容易放弃好么?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顾姝抬眸看着他期待的神色,心中思绪翻涌。

齐朗叹气,“原本我是不想逼你的,可是你不回答,我心里无法踏实。”

顾姝笑了,眉眼弯弯。

她说,好。

康宁公主亲自给皇后奉茶,然后坐在一边,红色的袍脚随她的动作而翻飞,举止优雅。

皇后喝了一口茶,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母后何事这么开心?”康宁问道。

“听说朗儿将顾三小姐带出宫去了?”皇后问道。

“是。”康宁点头。

“也好,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朗儿对顾三小姐的看重。本宫的命令,可不是谁都能违抗的。”皇后嘴角有一丝得意。

皇后罚跪顾姝的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宫中,宫中除了皇帝太后还无人敢违抗这位中宫之主的命令,可是齐朗为了顾姝违抗了,众目睽睽之下带着顾姝离开了皇宫。

他对顾姝的袒护之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康宁想起了今日之事,也露出笑容:“母后你不知道,今天我派人去通知五弟,他居然还敢嫌弃我的人速度慢。”

皇后笑道:“他那是心急了。”

两母女正说着话,突听宫女禀告说五皇子带着顾三小姐去太后宫中了。

皇后等了一会儿,才带着康宁向庆华宫走去。

刚走到门外让人通禀,就听到屋内传来齐朗的怒吼:“我都说了我不要娶她,您要再逼我,我剃了头发出家当和尚去。”

皇后和康宁走进屋子,就看见太后坐在上首,一脸怒容,身旁的颜如玉低着头,不断的拭泪。齐朗站在那里,如玉的脸庞涨得通红,顾姝正在旁边说着些什么。

皇后两人上前行礼,太后看见皇后进来,冷笑道:“皇后,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皇后面上恭谨道:“朗儿脾气暴躁,要是冲撞了母后,也希望母后不要同他计较。”

康宁说道:“皇祖母一向慈祥,关爱晚辈,自然不会同不懂事的五弟计较,是吧,皇祖母?”

太后一口气噎在喉咙口。

合着她原谅齐朗她就是慈爱的祖母,若是非要计较就是心肠狠毒的虎姑婆了?她们嘴里说着齐朗不懂事,脾气差,脸上哪里有一丝歉疚的表情?

皇后见太后被噎住,心中高兴,假意喝斥齐朗一声:“孽障!还不过来给你皇祖母叩头认错,要是把你皇祖母气出个好歹来,看我怎么饶过你!”

齐朗心中不满,母后的命令还是不得不听的,他过去行了一个礼,却并没有说话。

太后更加不愤,将矛头指向顾姝:“真不知道顾家是怎么教的女儿,竟将我的孙子勾引得只听她的话了。”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

顾姝脸涨得通红,悲愤难当:“顾家满门忠烈,今日竟被太后娘娘如此折辱。顾姝不孝,竟连累到顾家的声誉。”

说完,就往一旁的雕花红漆大柱上撞去。

众人大惊,齐朗更是变了脸色,冲过去搂住顾姝。

顾姝双目紧闭,神态安宁,额头上被鲜血染出一朵妖冶的花。

皇后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等回过神来,就大声吩咐道:“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太医啊!对了,还要把顾琪宣进宫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