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21章 换衣

秀色 爱苏格 2441 2014-06-08 18:42:15

  皇后等人正准备告退,就听得有宫女前来禀报顾姝来了。

皇后与康宁公主对视了一眼,目光中都有些疑惑,不知道太后让顾姝来干什么。

太后疲惫不堪的揉了揉额头,一旁侍立的宫女立马见机上前为她按揉起来。

太后懒懒道,“你们退下吧,传顾姝进来。”

皇后明白过来,知道太后是要故意针对顾姝。即使心中有些担心,却也不能反驳了太后去,只好与众人一起告退。

顾姝进门的时候,刚好看到皇后她们出来,行礼之后快步往殿内行去。文鸾慌忙行礼之后,也赶紧跟了上去。

皇后她们都已经告退离去,说明太后等的时间不短了,也说明太后是真的想要针对她,她等会儿一个人在庆华宫,连个帮手都找不到。

“臣女给太后请安。”顾姝身子半蹲,态度恭谨。文鸾跪在她的身后,也口称万福。

太后穿着紫色绣福字的家常衣服,头上只一根碧绿的簪子,看起来素净得很。她的眼角布满了皱眉,又因最近身子不爽利,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她闭着眼睛,任由宫女按揉着她的太阳穴,仿佛没有听到顾姝的话。

顾姝保持着行礼的姿势,面目柔静,微微笑着,一脸淡然。

过了许久,太后才睁开眼睛,像是突然发现顾姝的在场,道:“哀家真是老了,刚才竟是睡着了。顾三小姐来了,你们怎么都不提醒哀家?”她看着身边侍候的宫女,微微责备,“采青,还不赶快把顾小姐扶起来?”

一众宫女慌忙跪下认罪,请太后恕罪。

顾姝当然知道太后的责备是假的,只是为了做给她看的。不过她什么话都没说,既然你们爱演,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继续演下去!

太后本以为顾姝会替这些宫女求情,她也好顺杆子爬。毕竟这些都是她宫里的宫女,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是?可是顾姝竟然一言不发,她的心中便已存了三分恼怒。

“起来吧,这也亏得是顾三小姐不计较,不然有你们好受的。以后给我警醒着点,别丢了哀家的颜面。”太后道。

“是。”一众宫女低声应是,都起身站在了一旁。

名唤采青的宫女上前将顾姝扶了起来,然后自己站往一旁,垂手侍立。

顾姝起身之后,低眉顺目,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太后一眼,心中思索着太后接下来的动作。

太后叫她来,肯定不会只是给她一个下马威。之前皇帝赐婚于她,太后心中就存了怨气。如今又身长红疹,顾琪却不肯出诊,无论如何,太后都会迁怒于她。不管太后能不能猜到是顾琪出手,她都不会好过。

不过……

顾姝微微一笑,眼中光芒闪动,她顾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一个穿鸭青色短打的嬷嬷端着一个药碗走了进来,路过顾姝的时候脚底突然一滑,整碗汤药全都撒在了顾姝的身上。

太后立马变了脸色,腾地站起身来,“其嬷嬷,你这是怎么回事?这么一点子小事都办不好,哀家要你何用?”

说完,太后又关切的看着顾姝,问道:“顾小姐,你没事吧?”

顾姝微笑着,恭谨有礼:“回太后的话,臣女无事。”

其嬷嬷慌忙跪下,言道:“都是奴婢的错,请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看着她,眼睛里适时的流露出一些失望:“你也是跟着哀家许久的人了,性子一向沉稳,今日里怎么会出这样的岔子?”

其嬷嬷面色一变,有些犹豫的道:“奴婢……奴婢有些话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太后眉梢一挑,淡淡道:“你是我身边积年的老人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其嬷嬷犹豫的看了顾姝一眼,说道:“奴婢刚才路过顾小姐身边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这才摔倒的。”

文鸾目带担忧的看了顾姝一眼,又慌忙垂下头去。这里是皇宫,如果没人问起,她是没有资格答话的,否则不仅是她遭殃,还会牵连了小姐。可是,听其嬷嬷的话,倒像是小姐故意绊倒她的。其嬷嬷是太后身边的人,她端的药定然是给太后用的。如果被安上个不敬太后的罪名,不仅于小姐声名有碍,还会连累顾府。顾家权势再大,也不过是臣子。

文鸾看到顾姝仍是一脸的淡然,只好压下心中的担忧,努力镇定起来。

顾姝淡定的没有说话,她是一品重臣之女,又被皇帝赐婚于皇子,身份也是贵重的。如果她不答话,太后自然不能把罪名往她身上安。太后虽然地位尊贵,但也不能不顾忌她背后的将军府。

对号入座的蠢事,她从来不屑于干!如果听到其嬷嬷的话就赶紧为自己辩解,反而会横生枝节。

果然,太后并未顺坡责怪顾姝,而是一拍桌案怒斥了其嬷嬷,“自己做错事情还想推到别人身上,哀家真是错看你了。来人,将其嬷嬷拉出去重打十大板,罚去三个月的俸禄。”

其嬷嬷抬头想要辩解,在看到太后犀利的眼神之时只好闭上了嘴,跟着侍卫下去了。

太后冲顾姝招招手,待到顾姝过去之后,才摩挲着她的手,一脸慈爱的说道:“好孩子,没烫着你吧?都是哀家宫里的人不会办事,委屈你了。哀家已经惩罚了她们,你可不要往心里去。”

太后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

顾姝心中疑惑,面上却没显露,一脸恭谨的道:“是。”

太后仔细打量了她,一身浅蓝暗花百褶裙,上面沾染了药迹。她微微笑着,眉眼间自有股子纸香墨芳的雅致缱绻,气质更似江南烟雨的飘渺轻灵。

平心而论,如果没有牵扯到家族利益,她会很喜欢这个姑娘。可是……太后眸中冷光一闪,如今只能对不起她了。

太后原本只是一个贵人,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要说没有心机也是不可能的。她与皇帝虽然不是亲母子,但是多年的相处,她清楚的了解皇帝的脾气,这人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颜如玉投缳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如果她早知道,定然不会要她这么做。颜如玉投缳,皇帝定然会以为她是在以死逼他。自家哥哥也是宠爱孙女儿的,肯定不会让她白白受了委屈,说不定还会一时意气去找皇帝主持公道。

这侄孙女,平时看着挺机灵的,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她如果想要嫁皇子,不是还有大皇子吗?虽然做不了五皇子的主,可是赐婚大皇子肯定是没有什么阻碍的。

难道……她们已经以为她这个太后一点用也没有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太后不由心中一寒,顿时生出几分失落。家族从来只是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

太后抬手抚了抚顾姝的两鬓,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总是这么知礼,让哀家看了好生心疼。”

她垂了垂眼睫,掩住了眼里的冷漠。能从一个贵人坐到太后的位置,她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这后宫,容不下太多的善心。

善良的人,早就已经投胎轮回转世了。

顾姝微微红了脸,声音轻柔的道:“能得太后体恤,是臣女的福分。”

不知道太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顾姝也只能敷衍得答着,还不能让太后看出破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