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秀色

第11章 忙碌

秀色 爱苏格 2588 2014-06-08 18:42:15

  几人正在屋里说话,有一着青色对襟衣裳的丫鬟进来禀道:“将军,皇后娘娘派人来宣夫人进宫。”

顾晴淡淡的应一声:“知道了,你去大名街苏府找我娘吧。”

顾琪皱眉:“你说皇后找娘进宫干什么?”

顾晴瞥她一眼:“我怎么知道?”

萧桓坐在旁边,有些惊讶,半天才回过神来:“你是将军?”

顾晴没有答话,倒是顾琪说得起劲儿:“是啊,是啊!我大姐就是圣上亲封的常昭将军。我告诉你,我大姐可厉害了,连我爹现在都打不过她呢。”

顾晴道:“行军打仗贵在用兵之道,不是靠一个逞匹夫之勇就能成的。”

萧桓深以为然,于是两人就行军打仗的一些技巧开始说了起来。

顾琪听不懂,又实在是无聊,就离开了。

卢氏带着顾桦进了苏府,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假山流水,亭台楼阁,清幽雅致,大气而不显俗气。小道的两边种着一株株翠绿的竹子,微风吹来,竹叶发出细碎的声音。

走到正厅,苏夫人夏氏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见两人过来,赶紧上前见礼,两人俱都回了礼。夏氏请她们坐下,随后自己也坐下了。

夏氏着一件烟紫色马面裙,头上簪了几根华贵的朱钗,既不显得寒碜又不会给人财大气粗的感觉。

夏氏命丫鬟奉茶,又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人。

卢氏一身粉霞锦绶藕丝罗裳,头上戴着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银簪并一根宝蓝吐翠孔雀吊钗,举手投足一股大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出自大家。

顾桦则是一身浅绿色迤逦曳地长裙,身量苗条,柳腰纤纤,头上戴着绿雪含芳簪,簪侧斜插一朵珍珠攒成的簪花。如远山般的黛眉,精巧玉立的遥鼻,巧夺天工的樱唇。她乖巧的坐在那儿,笑得一脸娇憨。

卢氏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说道:“今日冒昧登门是为了答谢令郎对小女的帮助,小翠。”

小翠端着一个系着红绸布的盒子走了过来。

“这是我们的谢礼,还望夫人收下。”卢氏道。

夏氏倒是没有客套,吩咐丫鬟把东西收了。本来人家送谢礼是好意,若是不收,人家会以为你是想携恩望报。如果真的这样,自己想说的话就没法说了。

夏氏笑道:“夫人客气了,我儿不过是举手之劳,怎当得夫人如此大礼酬谢?”

卢氏笑道:“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更何况这些东西只是些小意思。”

夏氏看了看顾桦,笑道:“这是令千金吧?长得可真乖巧。我就只有两个皮猴儿,倒是很想有个这么听话乖巧的闺女。”

卢氏连道客气,又吩咐顾桦见礼。

夏氏一叠声的让顾桦起身,又把她好一顿夸奖。

顾桦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卢氏听夏氏话里话外都在夸奖顾桦,言语中隐约着有结亲之意,就有些想走。正巧这时有苏府的丫鬟来禀顾府的丫鬟来找。

卢氏正好起身,带着些歉意道:“丫鬟找来想是有事,我得先走一步。”

夏氏已经暗示过了,见她虽没答应但也没拒绝,笑着说了声客气又亲自送她们出了二门。

丫环禀报了皇后派人来找的事情,卢氏沉吟了一会儿道:“我们先回府。”

卢氏微眯着眼睛,开口问道:“四丫头,你见过苏家公子?”

顾桦脸上现出一抹红晕,她低着头不说话,一副娇羞不已的样子。

卢氏明白了,也不再问她。

她之前派人打听过苏润。苏润出自岳阳苏家,是苏家嫡长孙。家中祖父祖母俱在,不过并未跟他们住在一起,而是两人在城外买了个宅院,享受着清幽宁静的生活。他现在跟着爹娘住在一起,家中还有两个弟弟,其中二弟已经成亲,娶的是母亲夏氏的娘家侄女夏燕。

苏家虽然是皇商,但也是商人。商人的地位并不是很低,但若是要想娶顾桦,却也算是高攀了。

卢氏并不是那么迂腐一味讲究门第的人,顾衡更是不会在乎这些。将军府权势很大,一门两将,四个女儿都听话,小儿子也正苦读诗书,准备走文官的路,所以女儿嫁高嫁低他们都不介意,只要那个人肯对他好。

只是……卢氏皱起眉头。

苏润二弟都已经成亲快一年了,他已经十八却还没娶亲,据说夏氏给他的通房丫头都被他给退回去了,难道他是有什么隐疾或是他好龙阳之癖?

想到这里,卢氏震惊了一下,又在心里道:“算了,到时候再观看观看,实在不行到时再拒绝也可以。”

回到府中,顾桦就回自己院子去了。一大早就跟着卢氏出门,她还没来得及浇花,也不知道文绣浇没有。

卢氏回房换了一品夫人的诰命服,就进宫去见皇后。

飞檐斗拱,琉璃砖瓦,整个宫殿富丽堂皇。

皇后的贴身宫女守在门边,见卢氏到来,笑着迎进去。

青砖地面整洁得可以照出人影,博山炉里的熏香袅袅而上。颜如玉身着浅蓝衣衫,头戴一只翡翠簪坐在桌案边,纤纤手指在琴弦上拨弄,一阵悠扬悦耳的乐声传来。

太后半躺在榻上,手撑着头,神色平静。

一个着灰色短打的宫女走进来,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太后神色一变,睁开眼睛。

颜如玉察觉到不对,手上一停,开口柔声问道:“姑祖母,怎么了?”

太后手捏着额心,道:“皇后宣顾将军的夫人进宫了。”

皇后这时候宣卢氏进宫,其意不言而喻。

太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这个皇后,每次都跟她作对,还真当她是不出气的纸老虎了吗?

颜如玉倒没那么惊慌,一切都还没成定局不是吗?

太后起身,吩咐身边的宫女道:“给哀家着衣,哀家要去见皇帝。”

皇后一身艳丽的大红色凤袍,头发从四周拢上去,用金色的发冠固定住,金冠处插着一只大凤钗,钗尾的凤口中吐出一串流苏,夺目生辉。

卢氏上前行礼,口道:“臣妇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让她起身,道:“本宫今日召你进宫,实乃有事与卿商议。”

卢氏慌忙行礼道:“娘娘有话但说无妨,有用得上臣妇的尽管开口。”

皇后轻笑:“瞧卿这话说的,本宫召卿来不过是商议些事情罢了,值得卿这般谨慎?清风,赐坐。”

那个领她进来的宫女搬了一张椅子给她,然后后退几步,垂手静立。

见卢氏坐下,皇后笑道:“顾三小姐已经十六了吧?”

卢氏应道:“是。”

皇后继续道:“顾三小姐文静娴雅,本宫很喜欢她。”

卢氏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失礼的看向皇后:“小女顽劣,皇后娘娘费心了。”

皇后道:“顾三小姐知书达礼,甚得本宫的心。实话跟卿说,本宫今日召卿来,就是想跟卿商量一下她跟我儿的婚事。”

卢氏被这一句话震得无法言语,好半天才想起回话:“这……这不好吧?”

“怎么?卿不愿意?”皇后语气温和,并无一点咄咄逼人之感。

卢氏却感觉到莫大的压力,可是事关将军府的前途,她不能不谨慎:“臣妇,不愿意。”

将军府权势很大,俗话说树大招风,他们有这么大的权势都是皇帝给的,一旦失去帝王的信任,那么下场会非常悲惨。

现在天下并不稳定,还是需要武将的时候,故朝中武官的人数大大超过文官,这就引起了以宰相为首的文官一派的不满。

顾衡为了不招祸害,进京之后就将兵符交给了皇帝。京城军营明面上是顾家的人控制,实际上是操控在皇帝手里的。

这就是为什么皇帝愿意让他们享尽富贵的原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