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24章 查尔斯1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535 2014-06-08 18:41:02

  “诶呀,小姐,都怪我嘴笨,你相信我,阿诺少爷只对你一个人好。”

玲珑落寞的说道,“他怎么可能只对我一个人好?他上有廖青云,下有阿远,他对我,也许只是一时开心,天下的男子不都是这样吗?他再怎么好,也终究是个男人。”

“小姐你不要这么说嘛,我想这中间一定有误会。等我问问那个阿远,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翠心,你过来。”

她的语气难得这般温柔,翠心满心疑惑的走过去,玲珑张开双手,抱着翠心的腰,“不要动,我只想靠靠你。”

第二日,玉玲珑和翠心正在后院晾衣服,司徒诺和阿远从外面进来。阿远一见翠心,便凑上去笑说,“翠心,那边新开了一家糕点铺,我们瞧着不错,给你带了点过来。”

翠心瞅了他一眼,“哼,谁稀罕你们的东西,再好吃的东西到你们手里也都成让人恶心的东西了。”

阿远被说的莫名其妙,不知所以,“昨天你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翠心一把推开阿远,指着他,又指指司徒诺,说道,“你,还有你。”

阿远委屈的很,他瞧瞧阿诺又看着翠心,“我怎么欺负你了,阿诺一直都没来,也犯不上啊。”

“还说没有?”翠心走到司徒诺身边,狠狠的说道,“看着像个正经的人,没想到竟也是个伪君子。”

“翠心,你去帮我熬碗红豆汤吧。”玉玲珑看了司徒诺一眼,吩咐道。

“小姐。”翠心不愿。玲珑向她使使眼色,不情愿的走了。阿远见翠心走了,拍了司徒诺一下,也跟着走了。

司徒诺心中本就有事,好容易下定决心来看玉玲珑,不想却被当头一棒,而他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玉玲珑见他手里拎着那件外套,知道李掌柜已经给了他,却见他仍然大方的拎着过来见她,便知这衣服的事并非如小姚讲的那般。

她笑道,“最近很忙吧,很久都不见你来了,可是帮里出了事情?”

司徒诺面有愧色,“是,出了些事情,不过还好,都处理了。你这些天可都还好?”

“很好,怎么会不好。”

“那为什么翠心会……我看她心情不是很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刘妈她们又欺负你们了?”

玉玲珑莞尔一笑,“她们?怎么可能欺负到我?我虽没你那样厉害的拳头,可我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

一句话让司徒诺笑了出来,“就是这样我才会担心,她们跟你不一样,我们都是粗人,有的时候,讲理不一定有用。”

“那就不用讲理喽,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她们不累,我也不会累。”

她抿嘴笑笑,目光落在那件外套上,“怎么不穿着?”

“哦,前几天我碰巧帮了一位小姐,她的衣服被人撕破了,我借给她穿,后来她说要还,我本让她去云港码头的,不想她竟送到了这儿。”

玉玲珑一直仔细的观察着他说话时的表情,他的眼睛很真诚,她看的出来,里面没有杂质。

“呵呵,衣服怎么会被撕破?定是那歹人看上了那小姐的美貌。”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和阿远在酒吧喝酒聊天,忽然就听他们吵起来,那几个人还对那位小姐动了手,我看不过去,刚好那天心情也不好,就当练手了。”

他不说自己是怎么救得美人,却津津乐道的讲着自己是如何擒服那几个歹徒。看来,他是当真无心在那小姐身上。玉玲珑安下心来,原来一切都是她自己庸人自扰。

“为什么会心情不好?”

“呃……”司徒诺看看玉玲珑,“也没什么,就是被义父说了一顿,心里不是很舒服。”

“呵呵呵,原来你也有被训斥的时候。”

司徒诺望着一脸笑容的玉玲珑,她哪知道,他的心结竟是她。

“是因为望月楼生意不好的事情?”

司徒诺一愣,转念想这倒是个躲避问题的好方法,“你也知道。”

玲珑点点头,“我就在这楼里,怎会不知道?”她突然凑到司徒诺面前,说道,“如果我有办法让望月楼的生意好起来,你的心情是不是就好了?”

“真的吗?什么办法?”

“望月楼的周边有很多类似的酒家餐馆,规模也都相似,价码也都差不多,每天都有自己的招牌菜,顾客选择吃饭或是请客,选择就太多了,所以我们要弄出些不同的花样来,才能吸引人。这第一步,我们每天都选出一道菜为半价菜,这道菜还不能是低档菜,要选有水平的,尽量在十天内没有重复。第二,对每位前来吃饭的顾客发一张优惠券,若下次再来吃可抵一定的金额。对于在贵宾区用餐的顾客,每次用餐,我们都免费赠送一碟小菜。”

“那我们岂不是很亏?”

玉玲珑笑道,“你做了不就知道了?”

司徒诺回去思忖良久,觉的倒不如一试。他按着玲珑的说法开始在望月楼实行,起初李掌柜等都觉的不可思议,生意本就不好,这样一来岂不更是亏着本做生意?无奈他们也只是执行人,只能把心里的怨念都藏着。

办法试行的当天还不见的有什么效果,可三天之后,望月楼便门庭爆满,有人冲着它的半价菜来,有人冲着贵宾券去,吃过的,因为拿了又券,不舍得将它浪费,便又来了第二次,第三次。渐渐的,去望月楼吃半价菜,成了上海街头的为人乐道的趣事,凡是吃的起馆子的,只要有需要就会直接奔着望月楼去,离得远的,听说了这么个新鲜的事儿,也跟着一块去凑热闹,这下一来,望月楼的在季末的盘点中,足足较上个季度增长了百分之五十,司徒诺依葫芦画瓢,又想出了用交会费减免消费金额的办法,直接针对望月楼贵宾房的顾客,生意更是锦上添花,好的不得了。

廖青云对望月楼的盈利也是惊喜的很,在他的规划里,望月楼只是他用来秘密谈事,会见要人的场所,只要不亏钱,或是不亏很多,便足够了。他将望月楼交给阿诺,不是希望他可以在这儿将这个酒楼经营的有多好,而是为了方便叫他会见一些商界和政界的贵人。可是谁会因为自己的酒楼成为赚钱的机器而烦恼呢?他越发的开始器重阿诺,认定了他是不二的继承人,他也知道一定有人在帮阿诺,也隐约的猜到这个人就是玉玲珑,可那有什么关系呢?这不正是他所乐见的?玉玲珑肯帮阿诺,就说明玉玲珑对阿诺也是有情的,既然这样,就干脆让他们的情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进行下去。正如师爷所讲的,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莫说是钱,就是生命都肯付得出来。

他也是知道穆绍辉在派人盯着玉玲珑,还不让司徒诺接近。他不能得罪穆绍辉,但他也有着自己的谋划,与其依附一个半路相识,傲气十足的人,倒不如培养一支潜力股,还是一支自己精心训导的潜力股。所以,他一方面加强了望月楼的守卫,这些人都化装成望月楼的护卫,一般的人只准进一楼大堂。另一方面,他在望月楼的三楼给司徒诺单独曾设了一个房间用来办公。如此一来,穆绍辉派去的人,只知道司徒诺每日会去望月楼办公,还被廖青云禁闭了三天,穆绍辉误以为是那廖青云因玉玲珑一事,狠狠的惩罚了司徒诺,心里还是由不住一阵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