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20章 豆蔻春心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034 2014-06-08 18:41:02

  玉玲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朦胧之中,她只觉得自己很渴,想要喝水。她用尽力气呼喊,甚至还睁不开眼睛。喊了两声之后,她忽然觉的一个清凉的液体滑到她的唇,她迫不及待的将那股清凉允吸进来。喉咙顿时敞开了。好舒服!

她微微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男子,他也正看着她。她是在做梦吗?她不禁这样想。她感觉好累,一点儿都不想起来,她又闭上了眼睛,可这次任凭她怎么强迫自己睡着,都不得。于是,她彻底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看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再次看到的时候让她有些失望。翠心满是喜悦的看着玲珑,“小姐,你醒了,可叫我好生担心呢。你可是要坐起来?”

她见玲珑一动一动的,有些费劲儿。

“你一直在这儿吗?”

“可不是吗?你真是吓坏我了,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有多吓人?脸色白的吓人,我从没见你那样过,真怕你万一有个闪失……”翠心从不忌言,说了一半又觉的不妥,忙拍着自己的嘴,“呸呸呸,我真是不会说话,小姐莫怪啊。”

玲珑微微一笑,“我怎么会怪你?你可是我的开心果。”

翠心拿了一个枕头放到玲珑的背后,叫她靠着更舒服一些,“阿诺去给你取药了,一会儿就来。”

“阿诺?”玲珑问道。

“对啊,阿诺,司徒诺,小姐你不会失忆了吧?”

“我哪有,只是觉的奇怪。”

“嘻嘻,我倒不觉的,这个阿诺还是很不错的,这几天经常来,一来就是半天,又请了一次大夫。我刚才在煎药,就是他陪在小姐身边的。”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玲珑的心里居然很是高兴。这样看来,刚才那果真不是梦,那个模糊的男子就是司徒诺。

正说着,司徒诺就捧着一碗药跑过来,见玲珑已经坐起来,也是高兴的很。

“可以坐起来了,那可真巧,我这药可是来的及时。”

他把碗递给翠心,又道,“我是等这药的温度刚刚好才进来的,你直接喂给你家小姐喝便是。”

翠心呵呵一笑,“你倒还是个细心的人。”

玲珑见那药黑乎乎的一片,就只觉的倒胃口,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你放心,我加了甘草进去,不苦。”

司徒诺的笑就像是一缕温和的阳光照进了玲珑阴暗的心,暖暖的,好贴心。她微微一笑,捧起碗来,一饮而尽。

“都喝了!”翠心惊奇的说,玉玲珑一向最讨厌药味,就更别说喝了,有哪一次不是千哄万骗的让她喝下去的?翠心笑道,“还是阿诺有办法。”

玲珑白她一眼,“阿诺也是你叫的,这样的没规矩,定会让人觉的没家教。”

翠心一愣,看看司徒诺,又看看玲珑,“小姐,我……”

“他是廖爷的义子,自是有身份的人,还不叫少爷?”

司徒诺忙道,“不必不必,我不过是个小跟班,哪里来的身份?再说这名字本就人来叫的,这少爷二字我可是承受不起。”

“怎的承受不起?廖爷看重你,将你当他的接班人,就冲这点,你的身份也不是虚的。更何况,你凭着自己的一双拳头早已经在上海滩闯下一番名声,自然也是受的起尊重的。”

司徒诺说不过玲珑,不再言语,翠心倒是无心之人,只些微觉的有些委屈,便道,“小姐说什么,翠心照做便是。只要小姐不要动怒就行。”

玉玲珑就这样在望月楼里静静的养伤,不知不觉的竟也过了一个月。李掌柜没再让她搬出去,也不让她干活,只当是家里养了一个小姐。翠心倒还是有心的,大活儿小活儿的一个都没落下。这样忙碌倒也开心。楼里的人也都改了对玉玲珑的称呼,现在都称呼她为“玉小姐”。

司徒诺照常每日都来,看望玉玲珑仿佛成了他每日的必修课。玲珑也不反对,整日里的无聊时光,能见到司徒诺也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这天司徒诺拎着几盒子的绿豆酥过来,往李掌柜那里放下一盒,李掌柜笑的跟朵花儿似的,忙道,“啊呀,阿诺少爷又送东西来,真叫我们这些做事儿的人惭愧。”

“呵呵,惭愧的话,就用心的做,做的好,赚得多,我就会更多的给大家带好吃的来。”

“少爷这话可当真?”小姚调侃道。

司徒诺拍拍他的肩膀,“那是自然,我司徒诺什么时候食言过?”

“那倒是,少爷是一诺千金,否则怎么叫阿诺啊。”

“哈哈哈,把这两盒拿去分了,还刘妈她们的。”

小姚接过绿豆酥,笑着点点头,“谢谢少爷。”

“玉小姐呢?”

“还能在哪儿?也真奇了,她一个人整天的呆在房里,也不出来走走,这伤都早好了,要我,准憋坏了。”

“呵呵,人家是大家闺秀,哪里跟你一样。”

司徒诺拿着绿豆酥来寻玉玲珑,到了房间,却不见人影,他找了半天都不见人影,忽见小梅过来,他一把拉住她,问道,“玉小姐呢?”

小梅挑挑眼,“切,还不是在后院,翠心给烧了一盆的水,也不知道在干嘛。”

司徒诺没搭理小梅,急匆匆的来到后院,只见玉玲珑一个人静坐在石凳上,歪着头擦头发。

他笑笑,喊道,“玉小姐。”

玉玲珑闻声一转头,湿漉漉的长发超后一甩,水珠四溅,阳光下,好似一颗颗七彩水晶。再看阳光下披散着一头长发的玉玲珑,更是娇艳动人,仿若一朵水上莲花。

“你怎么来了?”玲珑丝毫没注意到司徒诺的窘态,一脸微笑的说。

司徒诺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我来给你送些绿豆酥。”

“绿豆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我并不知道,但我觉得很好吃,便买了些带给你。”

玲珑呵呵一笑,司徒诺的真诚她看在眼里,感动于心,她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司徒诺对她的感情。可相较于揭穿他,她更喜欢跟这个呆子逗着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