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12章 又见阿诺3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938 2014-06-08 18:41:02

  玲珑在望月楼的生活很快就开始了,一天下来,她只觉的自己骨头都要散架了。每日清晨五点就要起来,打水,倒马桶,做早餐,都是她和翠心的工作,她本没觉的这样的体力活有什么难,更没觉的有什么累,因为翠心每日里做的也不过是这些,可到了她,却觉得难过的很。

翠心自是不肯多让玲珑做事的,总是会提早起来,多做一些。等玲珑起来,也就剩下扫地,拖地的活了。而她们的惨还不在这些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而是来自那些丫头们的无端欺凌。

新人来了,旧人往往都会欺负欺负。这是不成文的定理,不管是什么样的年代。而女子们虽好相处,却也难相处,表面上瞧着和顺的,背地里还不知怎么说。嫉妒也是女子们之间常有的事,长的丑的嫉妒长得漂亮的,干的不好的,嫉妒干的好的,不受男子喜欢的,嫉妒颇受男子喜欢的。林林总总的,就够让那些被人羡慕嫉妒的好受了。

记得第一天,玲珑和翠心忙碌了一早晨,等到她们来吃早饭的时候,就见那些不大不小的丫头们围在那张圆桌旁边,有说有笑的吃着,看到她们,便加快了速度,恨不得马上将饭吞到自己的肚子里。

翠心见势不好,忙跑过去,一看,桌上的馒头早已经一个不剩,她又看了看饭桶,只够两碗的稀饭,还不见米粒,只有汤。翠心气不过,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们都还没吃呢。”

一个丫头啃了一口手里的馒头,说,“谁让你们这么慢,我们都赶时间呢,要不然该被刘妈骂了。”

她一说,几个丫头皆附和着。

“我们还不是在做事,又是打水,又是擦地的,你们一个个的不做事,就知道吃。”

“我们怎么不做事了,你说,我们怎么做事了?刘妈说过了,我们是八点才开始做事的,而你们是五点开始,有种你跟刘妈说去,看看她是怎么说?”那丫头也丝毫不示弱。

“你!你们都光了,还叫我们怎么吃?难不成我们要饿着肚子干活吗?”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们的事。”这丫头瞅了翠心一眼,放下碗筷,哼着小曲,就走了。她一走,旁边几个也都咽下最后一口馒头窃笑两声跟着去了。

翠心不服,还要理论,被玲珑一把拉住,“你再跟她们辩也是没结果的。”

“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饿着呀。”

玲珑坐下来,“那也没办法,她们都是些没教养的人,我们没必要跟她们一般见识。”她舀了两碗,又道,“喝汤也比不喝强。”

翠心虽嘴上不说了,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服。想着法的得整整这些丫头们。好容易熬到了晚饭时候,丫头们都急不可待的一边聊着天,一边吃着饭,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忽觉口中米饭异常,低头一看,竟是一只硕大的蟑螂,最不幸的是,那蟑螂已成两半。

丫头们恶心的都吐了出来,“肯定是那个翠心做的。”说话的是小梅,也是早上和翠心吵架的那个丫头,她来的最早,也最爱出风头。

她一掀桌子,气愤的说,“走,咱们找她们去。”

她们来的时候,翠心正和玲珑擦桌子,小梅不由分说的冲上去便要给翠心一个巴掌,却被同样眼疾手快的玲珑一把抓住,“你这是做什么?规矩里可没写着下人可以教训另一个下人。”

小梅气道,“哼,那是望月楼的规矩,可不是我的规矩,对待你们这样的小人,就得用我的规矩。”

“这里是望月楼,我们听的就得是望月楼的规矩,你的规矩在我这儿行不通。”

小梅使劲的挣扎,她力气大的很,玲珑自是抵挡不过。眼看着她的巴掌又到了头顶,玲珑忙道,“你要打我们也要先让我们知道原因吧。”

小梅指着她,“哼,还用说吗?你们心里明白。”

玲珑看看翠心,忽然想到她下午一脸坏笑的跟她说晚上有好戏看。她那时累的紧,也没听进心里去,想来一定是捉弄了这帮人,才会引起小梅的憎恶。

“我们还真就不明白了,你说清楚点儿。”翠心辩道。

“你!你们往我们的饭里放蟑螂,报复我们。”

“拜托,栽赃陷害谁不会啊,我们一直都在干活儿,厨房都没去过,放蟑螂?我们很怕的。”翠心笑道。

小梅见她如此无赖,作势便要打,忽听刘妈的喝斥声,“你们不好好干活儿,在这儿做什么?”

众人一见,都不敢造次,小梅也软了下来,却也不忘告状,“刘妈,她们往我们的饭里放蟑螂。”

刘妈瞪向翠心和玲珑,问道,“怎么回事儿?”

翠心刚要说,被玲珑抢了先,“是这样的刘妈,我们在这里干活,小梅过来说饭里发现了蟑螂,非说是我们放的。还要打我们。”

这话在小梅耳里怎么听都觉的不对,她忙说,“刘妈,这蟑螂就是她们放的,害的我们晚饭都还没吃。”

“刘妈,我和翠心一直在这里干活儿,伙计们可以作证,实在是没有分身之术,再去破坏别人的饭菜。更何况,我们为什么要作害她们呢?”

“你……还不是因为早上我们把饭都吃了,没给你们留,你们心里嫉恨。”

“嗷……原来如此。”

小梅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当。刘妈斥道,“小梅,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她们一天做的活儿比你们多多了,万一出个差错是你们担待还是我来担待?”

小梅被斥的不敢说话,低下头,斜着眼儿瞅着玲珑。

“那你们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报复她们?”刘妈斥责玲珑。

“这事不是我们做的,试问你们哪只眼睛有看到是我或是翠心在你们的饭里放蟑螂?正所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怎能不知道粮食的珍贵?还要这样的浪费粮食?莫要是你们为了栽赃,故意找了只蟑螂放在自己的碗里,却说是我们放的吧?”

小梅一听,明明是她们做的坏事,却被她三言两语的说成了是自己栽赃所为,更是又气,又急。忙说,“刘妈,我没有,你别听她胡说。”

“若不是胡说,为何只有你在这里诉苦,她们却都一言不发?不得不让我怀疑放蟑螂的就是你做的。”玲珑一点都不愿放过她。

“你!你这是血口喷人!”

“是你先跑来责问我们的,怎么反倒是我血口喷人了,该说这句的人是我吧?”

几句话说的让小梅再也应对不上。刘妈看的也早已经没了主意,只觉的这个玉儿嘴厉害的很,不是好惹的人。

“行了,行了,不过是一顿饭的事儿就在这儿扯个没完,罚你们都不许吃饭。”

“刘妈你这就错了。我和翠心的晚饭本就不和她们一同吃,事情是她们挑起来的,我和翠心何以跟她们一同担此莫须有的罪名?更何况,您也听到了,她们已经欺负了我们,难不成我和翠心早饭吃不得,晚饭也吃不得吗?小梅过来就大言不惭的说要用她自己的规矩来教训我们,丝毫不将望月楼的规矩放在眼里,难道这也是望月楼不成文的规矩?”

刘妈一听,慌了,这玉儿远比她想的还要厉害。“小梅,她说的是真的吗?”

“可不是?她后面的那些丫头们,还有这屋子里的伙计们都可以作证。”翠心说道。

小梅害怕极了,噗通一声给刘妈跪了下来,“刘妈,您绕过我,您就饶过我吧。”

刘妈愣愣的看着她,又由不住的看了看玲珑,“你怎么可以口出狂言?胆大妄为?”

“刘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要不是因为我被逼急了,也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翠心看了玲珑一眼,只见她冷冷的看着别处,一眼都不瞧这小梅。

“刘妈,我记得,望月楼的第十条上有写,说出言不逊,有损望月楼清誉的下人,一概驱逐出楼。”玲珑不冷不热的说。

刘妈本不想这么做,毕竟这小梅跟她也有些感情,她左右为难,脸色好不难看。旁边的丫头都傻了眼,怯怯的看着玲珑二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翠心觉的自己惹了大事,面子上也很不好过,忙拉了拉玲珑的衣角。玲珑看她一眼,说道,“刘妈,我知道你心疼小梅,可这规矩便是规矩,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这楼里的规矩一旦破了,也就不成规矩了。但是小梅平日里做事勤快,也一直对望月楼忠心耿耿,不如就罚她三个月的例钱,和一个月的粗活顶替吧。”

刘妈万般无奈之下,也只能这么去做。李掌柜就在暗处看到了这一切,心里不禁发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