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25章 查尔斯2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412 2014-06-08 18:41:02

  廖青云心里的这个算盘,司徒诺并不知道,虽然廖青云不再要他跟玲珑索要财产地址,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廖青云并不会就此罢休。他和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既不辜负廖青云对他的恩,又不会伤害到玉玲珑。

“你怎么了?总是这样闷闷不乐的,楼里的生意也好起来了,你不高兴?”玲珑见他总愁眉不展,忍不住问道。

司徒诺微微一笑,“没有,只是……只是有个麻烦事,不知道该怎么办。”

“哦?如果你信我的话,不妨说出来听听,也许我能帮你出个主意。”

“呃……其实也没什么。”司徒诺看看玲珑,话在心里翻过来覆过去的都快被翻烂了。

玲珑见状,别过头去,气道,“就知道你不信任我。”

“不是!是……明天晚上义父要我去参加一个晚宴,说是要介绍几个商界的人给我认识,听说还有洋人。”司徒诺灵机一动,突然想到这个事情。他本没将此放在心上,却又不愿驳了玲珑的好意,便拿来救场。

玲珑一听,喜道,“那好啊,这说明你义父他器重你,多见见人,熟识一下,总是好的。呵呵,你居然会顾忌洋人。”

“我倒不是很顾忌那洋人,听说他的中文说的很好,交流完全不是问题,只是,有可能要跳舞……”

“哈哈哈,那有何难。我来教你。”

司徒诺吃惊的说,“你……教我?”

玲珑点点头,“怎么?我看着不像是会跳舞的?”

司徒诺笑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想了想,“好,总比我去丢人现眼的强。”

玲珑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得让我做你的舞伴。”

司徒诺求之不得,“一言为定。”

东亚饭店一向是上海名流的聚集场所,每晚都会有各界的精英汇聚在这里,唱歌跳舞,吃饭聊天。这一次,却是廖青云发起的一次联欢会。他想借此机会,正式的将司徒诺介绍给他的合作伙伴,也好让司徒诺日后做起事来,更加方便。

已经快到六点,却始终不见司徒诺的影子,宾客们几乎都已经到位,就连穆绍辉都早早的坐在贵宾席与人相谈甚欢。

“廖爷的生意真是越发的好啦,我听说这望月楼都快成全上海人民最喜欢去的酒楼了。”说话的便是朱雀门门主,毕德如。他年纪与廖青云相仿,常年与青云帮井水不犯河水,也算是和平共处。

廖青云笑道,“毕兄过奖了,说起酒楼,哪里比的过毕爷的德兴酒楼,那才是上海第一,我这个只能是望月而叹啊。”

“哈哈哈,廖爷就会自谦,说话总是这么客气。”他拉过一位年轻女子,“这是我的女儿,姝曼,前些日子从老家过来。姝曼,这位就是青云帮廖爷,他可是你那位救命恩人的义父啊。”

姝曼眼睛一亮,笑道,“姝曼见过廖爷,难怪司徒公子这般英勇狭义,竟是有个忠肝义胆的义父。”

“哈哈哈,毕小姐过誉了,我这个义子向来就喜欢打抱不平,好在练就了一身的好本事,否则啊,我怕是他纵有九条命,都得没了。”

“廖爷说笑了,司徒公子的这好本事也是在您的悉心教导下练就的,您那么疼爱这个义子,怎么会让他身处险境而不管呢,若说他真有九条命,除了一条是他自己的,剩下那八条也是您给的。”

“哈哈哈,毕兄啊,你这个女儿可了不得啊,说话好听,不错!”

毕德如笑道,“哈哈哈,我这个人这辈子最大的本事就是生了这么乖巧的一个女儿,所以啊,这女婿也得是品德兼备,英勇盖世,器宇不凡的人才行。”

廖青云细细听着这话,怎么听都觉的这毕德如是来给女儿说亲来的。他再看看这毕姝曼,温柔娇媚,凤眼俊眉,虽不是那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之人,也称得上闭月羞花了。可惜的是,她不是玉天齐的女儿。

“阿诺呢?怎么没见阿诺来,他不才是今晚的主角吗?”毕德如说道。

廖青云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圈,说道,“是啊,这个阿诺,别的事儿上都跑的勤,怎么这个节骨眼儿上却打迷糊。”

廖青云唤来阿天,“去看看,这个阿诺怎么还没来?”

阿天应道,“我这就去看看。”

廖青云正在焦急,就见司徒诺一套正装,微笑的走了进来,身旁还多了一位气质高雅的小姐。两人男俊女俏,引来无数的惊叹。

廖青云见玉玲珑居然也来了,不自觉吃了一惊,忙道,“阿诺,你怎么这时候才来?”说罢,又瞄了玉玲珑一眼。

“我去接了玉小姐,所以来晚了一些。好在时间还没到不是?”司徒诺道。

廖青云看看毕德如,他的脸上俨然一副探究的模样,毕姝曼也是。于是,他说道,“还不快来见过毕爷和毕小姐。”

阿诺恭敬的说道,“毕爷好,毕小姐好。”

毕姝曼化了妆,有些浓,他竟没认出来。只见毕姝曼笑笑,“司徒公子,你竟不认识我了?之前可是你在酒吧救了我。”

司徒诺再仔细看去,大脑方才将那抹记忆唤回,“原来你是毕小姐,呵呵,只怪我眼拙,居然两次都没认出来。”

毕姝曼笑道,“哪里,那日是我刚回上海不久,你不认识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今日大家都是盛装出席,我涂多了脂粉,你没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司徒诺见她这样说,心里的愧疚一扫而光。

毕德如看看玉玲珑,问道,“这位小姐是……”

玲珑不等廖青云和司徒诺介绍,便道,“我是他的舞伴,没有名字。”

毕德如被她奇怪的回答给怔住了,他不由得转头看看廖青云,廖青云想了想,说道,“她叫玉儿,是望月楼的一个丫头。”

廖青云的回答让毕德如很是诧异,他很明显的觉的这个气质不凡的女子不像是个酒楼的丫头。正在疑惑,便从背后传来一声,“廖爷,她当真是你楼里的一个丫头吗?”

廖青云看过去的时候,穆绍辉的眼里已经满是愤怒。

他笑说,“怎么,难道不是吗?”

穆绍辉知道他什么意思,盯了他一会儿,身子微转,一个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走了过来。

“这位就是查尔斯,来自美国,现在是英格兰银行上海总裁。”

查尔斯很绅士的身子向前微倾,用一口不怎么标准的中文说道,“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廖青云笑道,“您好查尔斯先生,欢迎您来到上海。这位是朱雀门的门主,德兴酒楼的创办人,毕德如。这位是他的女儿毕姝曼小姐,这位是我的义子,司徒诺。”

查尔斯很恭敬的顺着廖青云的介绍,一一点头致意,他的中文还不是很好,对很多词都不是很明白,例如义子。

他疑惑的问道,“义子是什么意思?”

廖青云道,“呵呵,义子就是我收养的孩子。我视他为自己的亲生孩子,他会继承我的一切。”

穆绍辉轻笑两声,藐视的看了眼司徒诺。查尔斯点点头,“廖先生真是个好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