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3章 寄人篱下1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440 2014-06-08 18:41:01

  司徒诺转过身,笑看着玉玲珑二人,“小姐刚刚受惊了。”

玉玲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什么都不说,只看着翠心收拾布料。司徒诺讪讪的站在那里,他只觉得这女子如寒冰一般的冷。

“小姐,他叫司徒诺,是上海滩有名的玉面神拳,我叫阿远。”阿远笑呵呵的说道。

翠心刚要接话,却被玉玲珑瞄了一眼,她立刻会意,不再说话,乖乖的跟着玉玲珑走出丝绸铺。

“唉,这小姐好生没礼貌,咱们救了她,她却这幅爱答不理的样子,好像欺负她的人是咱们一样。”阿远气道。

司徒诺跟在玉玲珑后面跑了出来,却并没追上去,只站在那里远远的望着。阿远不明所以,伸出手在他眼前晃,司徒诺本还在沉思,却被阿远打扰,一把将阿远的手打开,不耐烦的说,“干什么你。”

“这话应该是我问才对吧,人家都走远了,还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不服,等哪天再找她评理。”

司徒诺一摆手,“哼,你知道什么。”

翠心也一直不明白玉玲珑为何这般冷冰冰的对待司徒诺,好容易见玉玲珑脸色好了些,便问,“小姐,那司徒诺好歹也是救了我们,别说你连一句谢谢都没说就走了,就是连个好脸色都没给人家留,翠心实在是觉的小姐做的有些过分。”

“哼,你倒来怨我,若不是你生事,咱们怎么会陷入那样的困境?他不过也是个上海滩的小混混,他们之间不过是以恶制恶,他今日救了我,明日还不是一样要欺负别人?这样的人有什么可谢的,再说,谁知道他救咱们是不是出于真心?这里不是苏州,没有父亲的照拂我们一切都要小心,人心险恶,更何况还是这复杂的大上海,翠心,你要收敛下你那张惹事的嘴,小心哪天连我都救不了你。”

翠心没想到自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更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身处在一个需要处处小心谨慎的地方,她是个极单纯的女子,眼睛里只看得到世界的美。

“待我们到了姑妈家,也要收敛着点儿,姑父是警察局长,是个有身份的人。对了,他还有个妾室,我们前来投靠,势必要低声下气一些,好在有姑妈。我已经不记得她的样子了,但他待父亲和我都是极好的。”

翠心仔细的听着玲珑的嘱咐,说着说着,便到了。

玉玲珑整整衣冠,上前敲了三下,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小伙子,门只开了一个不大的缝,他上下打量了玲珑一番,道,“小姐找谁?”

“我是玉玲珑,找你家夫人,从苏州来。”

“苏州?”那人又看了眼玲珑,道,“我去通报,你稍等一会儿。”

玲珑应道。在门外静静的等候。一会儿,就从门里传来一阵骚动。门忽然敞开,一个样貌贵气的妇人正笑看着她,嘴里唤着,“珑儿。”

这妇人便是玉天齐的姐姐玉天美,玉老爷子膝下只他们这一双儿女,都宝贝的很,并无偏袒,姐弟两个也是从小就互爱互敬,直到玉天美嫁到上海来。

“姑妈。”她立刻卸下全身的装备,扑到夫人怀里,忍不住一阵小泣。

妇人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道,“可怜的孩子,都会过去的。”

妇人带她到了自己的房间,拉着她,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天齐真是好福气,养了你这么个标致的女儿。上次见你时,你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女孩儿,倒竟也背的下三百首唐诗了,当时我就对天齐说,你这女儿将来要嫁的可不是一般的人。谁知道他竟说,我才不认为这天底下有哪个男子能配的上我女儿,更不想叫她去依附男人,她将是天下最特殊的女子。当时我还觉的你父亲是大夸海口,没想到,他竟是当了真,十岁便将你送到英国去念最好的女子学校。如今看来,果真是大不一样。”

玲珑微红了脸,“姑妈,玲珑一直很想您,你不会怪我现在才来看您吧。”

“怎么会,只是,这事发突然,真叫人措手不及。”

“姑妈,你可知道事情的原委?”

妇人脸色忽然一变,强笑着说,“这事用不着你管,你只管安心的住下,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了。”

话音刚落,就听一个尖尖的声音传来,“哼,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想来这里也是姓朗的,可不是姓玉的。大太太也真做的了主?”

“你!她是我的侄女,这儿是我的家,我怎就做不了主?”妇人气道。

“你也知道这是你的家呀,我还以为你一直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呢,别忘了,你现在姓朗,不姓玉。”

“好了好了,大白天的又在这儿拌嘴。”

那女人一见,忙收回了刚才的尖锐,娇柔的说,“呦,老爷回来了呀。”她幸灾乐祸的瞄了玉天美一眼,簇拥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还穿着一套警服,他有些微胖,竟不像个整天抓坏蛋的警察,可他确是上海市警察局长朗祈佑。玲珑忙起身道,“姑父好。”

朗祈佑仰着头瞄了她一眼,“嗯,是天齐家的孩子,如今也长得这么大了。”

玲珑笑道,“一直没来探望您和姑妈真是玲珑的不孝,来的匆忙,没带什么好东西,还希望姑父姑妈不要嫌弃。”

说罢,便叫翠心将那两箱子的礼拿了出来。朗祈佑只略看了看,点点头。玉天美心疼道,“这孩子真是,大老远一个人跑来,家里又出了事,还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大太太,你这话就不对了,玉小姐可是你娘家来的客人,这礼尚往来,到别人家做客哪有不带东西来的,张叔,都将它们收好了,我看有些丝绸不错,正好小贝缺衣服了,赶明儿我给她做几件来。”

张叔是朗府的管家,他应了一声,在玲珑的讶色中离开。玲珑偷偷的看了看玉天美,只见她面色阴暗,好不难看。

气氛颇有些尴尬,这时突然来了两个相貌相似的男孩儿女孩儿,喊着爹爹便往朗祈佑身边凑过去。朗祈佑终于露出一张笑脸,将两个孩子一边一个的抱在怀里。

女人笑道,“这两个孩子就喜欢缠着你,真是没办法。”一边说,一边斜着眼瞧着玉天美。玉天美的脸色更是难看。玉玲珑见自己的姑妈虽贵为正室,不想却坐着这样的冷板凳,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碍着身份,不敢乱说话,只能忍着。

“她是谁?”小男孩指着玉玲珑问道。

“哦,她是你的表姐。快来跟表姐问好。”玉天美答道。

“哼,是,一个穷困潦倒,惹祸上身,无处可去的表姐。”女人道。

翠心早已经忍不住,上去就要数落那女人,话已经到了嘴边,又想到玉玲珑对她的交待,不得不又咽了回去。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玉天美斥道。

“那你叫我怎么说?出事了,落魄了,就想到这里了,我们这里又不是收容所。”

“你!”

“好啦好啦,绿翘,毕竟有客人在。”他转向玉玲珑,“既然来了,就先住下,天美,给她安排个房间,休息休息再说。”

“是。”绿翘不情不愿的应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