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30章 祸端再起5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466 2014-06-08 18:41:02

  “我……多谢小姐救命之恩。”

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哼,确实是个不像刺客的刺客,说,到我家来做什么?”

“我……”司徒诺拼命想了半天,也没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哼,我看那,你这样的人,就得交给他们好好审问一番才行,否则不是叫我们穆家颜面尽失?”

穆家?难道她也是穆家的人?听外面的人喊她作小姐,难不成她便是穆绍辉的妹妹,穆绍昕?司徒诺笑道,“小姐莫要担心,我真的不是什么刺客,也不是坏人,小姐今日帮了我,日后我司徒诺定当双倍奉还。”

穆绍昕眼睛一亮,“你叫司徒诺?就是那个玉面神拳?”

“呵呵,没有没有,这不过是别人瞎起的,我可担当不起。”

穆绍昕没接话,只定定的看着他,“好,你说你不是坏人,可你却潜入我的浴室,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觊觎我的美貌,想要非礼我?”

司徒诺急忙澄清,“我并不知道这里是小姐的浴室,若知道,定然不会闯进来,还请小姐见谅。”

“哼,我不信。”

“你……”

司徒诺不愿与她多做纠缠,心里急于离开,便道,“在下还有急事,小姐的恩他日有缘再报。”

说罢,推开门,便跑了。待穆绍昕追出去时,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司徒诺和阿远在第二天就将前一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玲珑,“最要命的就是那只狗了,只要能解决掉这个问题,救出福叔应该就不成问题。”阿远道。

“穆绍辉可有亲自出来查看?”玲珑问“没有,一直都是穆府的家丁在寻找我们。但是,他应该也知道了,我想,我们再去救福叔,应该没那么容易了。”司徒诺道。

“这狗倒是好办,狗最是爱吃的骨头了,你们在过去之前,先给那狗扔一块涂了药的骨头,等它倒下了,你们再进去救人,怕只怕穆绍辉加派了人手,只等你们过去呢。”

“这也是我担心的。”司徒诺忽然想到穆绍昕,她会不会把他的事情告诉穆绍辉?他好后悔,竟傻到自报家门,真是悔不当初。

“穆绍辉是一个狡猾的人,我想他也想到我们是这么想他,所以,他有可能故意没设防,让我们轻松救人,然后再在后面摆我们一道。这样就不好办了。”玲珑道。

“这个不好办,那个也不好办,那是要怎么做才好嘛?”阿远急道。

“你不要这么心急嘛,小姐和阿诺少爷一定有办法的。”翠心斥道。

玲珑忽然笑了出来,几个人都很是费解,“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还笑。”

“那是因为我的这个点子有点不是很厚道。”

“怎么个不厚道法,快快说来。”阿远道。

“他既然对我们设了防,却不能确定我们哪一天去,所以,只要我们一日不过去,他们就得一日警戒着,时间久了,警戒也就松了。可我们是等不起的,所以,我们就来个午夜骚扰。今天晚上便去,也不一定是我们,也可以是别人,时间不需太长,只要触动了那狗,便撤离。这样子拖他个三五日的,他定是吃不消了。趁他们懈怠之时,我们便将福叔救出来。”

“好主意。”司徒诺赞道,“这样一来,我们营救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司徒诺又找了几个心腹,每天晚上派两个人前来骚扰穆府,那穆府的人一开始抓人抓的倒很是起劲,却偏偏是抓不到人,整晚整晚的睡不好,第二天一个个呵欠啰嗦的。也不好在穆绍辉面前表现出来,都等着立功领赏。

穆绍辉也颇有察觉,他本是想来个欲擒故纵,瓮中捉鳖,不想司徒诺并没有这么急急的去救人。就在他想到要转移福叔的时候,才发现福叔早已经不知所踪。穆绍辉大怒,知道是中了玉玲珑的计。不由分说便来到廖青云这里。

见了廖青云之后,方才觉的自己证据不足,定会吃亏。廖青云见穆绍辉一脸铁青的走进来,知道他不知为何事来兴师问罪,他才唤了他一声,就见穆绍辉的脸色转而温和起来。

“穆少前来可是有急事商讨?”

“我来,是想跟你谈谈望月楼的事情。”

“望月楼?”廖青云始料不及。

“是的,我已经决定买下你这个望月楼,出个价吧。”

廖青云大惊,问道,“呵呵,穆少,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并没有打算要卖掉望月楼。这是我一手开起来的,虽不至于是大买卖,但也是我心头的一块肉。”

穆绍辉翘起一只腿来,“大世界舞厅,怎么样?我拿它跟你换。”

穆绍辉竟然肯用大世界舞厅跟他换一个小小的望月楼,显然是冲着玉玲珑来的。廖青云道,“穆少出手太阔绰了,可我这望月楼实在是比不过大世界舞厅,您这是要折煞我呀。”

“怎么?嫌少?不肯?”

“穆少,这望月楼虽不大,但却是我的心,我的根,我纵是失去了港口码头,也不能失去它。”

“哦?如此说来,廖爷是不肯谈喽?”

“呵呵,穆少乃人中之龙,真君子,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不是我肯与穆少做生意,只是这单生意,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穆少你,都是一笔赔本的买卖,你我都是商人,亏钱的生意怎么能做呢?”

穆绍辉低哼一声,双腿落地,“那好,我最近手头紧,那笔资助你开银行的款子怕是到了账了,听说最近冯将军抓的严,特别是私人银行。也是,私人银行,再怎么样,信用也是比不过国有银行的,最近时局不好,物价涨得厉害,很多私人银行都倒闭了,怎么说,这老百姓的钱也是钱,总不能一直这么打水漂,所以,我决定退出。我也希望廖爷你认真仔细的想想,是不是还要继续做下去。”

“你……穆少,你什么意思?”廖青云终于忍不住了。

“我?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别到时候查封了,还怪我没事先通知你。”

他向门口走了两步,想到了什么又转过来,说道,“对了,还有,听说,你的码头总是不安宁,督军怕是要换个人来管了。”

廖青云紧紧的咬着牙,心里暗暗咒骂着穆绍辉。

“师爷,你去帮我看看,这个阿诺又是哪里惹了穆绍辉。”

师爷下去一查,便将司徒诺和阿远带了几个人滋扰穆府,还救走玉家管家福叔一事给查了出来。

“唉,这个阿诺,还真不省心。”

“什么阿诺,阿诺怎会想出这样的点子?一定是那个玉玲珑想出来的。”廖青云气的来回踱步。“我好生收留她,希望她知道感恩,为我做些事情来,可她都了些什么?不是给我捅娄子,就是撺掇着我的义子帮她做事。我还留她作甚?”

“那廖爷不准备再留着玉玲珑了?”

“当初留着她也是听了你的话,如今,这阿诺是死脑子一根筋,不肯合作,这个阿天又是没能耐,我廖青云也不是他什么亲人,何苦再留着她?想那福叔定早已经被她送走,我们再找也已经来不及了。眼下,她又触怒了穆绍辉,生意本就难做,现在被穆绍辉这么一搅合,更是难做的很,我总不能再带着弟兄们上街砍人吧?去吧去吧,告诉李掌柜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