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18章 不完美的相遇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360 2014-06-08 18:41:02

  那是他第一次去苏州,虽然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名声他早已熟烂于心。苏州不比上海繁华,很多都还比较旧,男子们大多穿着长衫,女子们也还是长衫长裤。他远远的从桥上看到一个身穿粉色洋装的女子。

她撑着一把洋伞,静静的站在桥中央,和周边的绿树小桥,形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他的心莫名的动了一下。还不等穆生过来,就一个人跑了过去。

她漂亮极了,细白的脸庞,高挺的鼻子,尖尖的下巴,还有一双明月般的眼睛。她也看到了他,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两下,并不像一般女子般羞涩躲闪,更显大方得体。

他刚要上前跟她打招呼,就见另一个女子跑来,笑着跟她说了几句话。他听不清,眼看着她就要走,他一着急,想要喊住她,穆生却来了,“少爷,你怎么跑这儿来了,真叫穆生好找。”

穆绍辉来不及跟他说话,忙朝着玉玲珑离开的方向追去。穆生不明所以,只能跟着穆绍辉一路小跑。穆绍辉跟着玉玲珑穿过一条繁华的街,又走过两条巷子,几个胡同,最后不知不觉又到了那座拱桥旁边。

他都被转晕了,定睛一看,被自己跟着的人忽然就没了踪影。他又急又气,穆生也在一旁直喘气,“少爷,那位小姐不见了。她不会是在耍我们玩呢吧?”

就在穆绍辉心灰意冷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你们是在找我吗?”

穆绍辉转过身,她可不就是自己追逐的那个女子呢?他喜出望外的看着她,说道,“小姐,我姓穆……”

“我可不想知道你叫什么,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跟着我?”

他一愣,“我……我见小姐一个人在桥上,像极了我的一位故友,心里感觉倍加亲切,却不知唐突了小姐,真是我的过错。”

“哼,先生,你的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你这样闪烁其词的想要掩盖你的真实目的,就越发的让我觉的你心怀不轨,不要跟我说这都是你的真心话,在我眼里,世界上的男子都是谎话连篇,专门用来诱骗无知女子的,可惜的很,我不是那样的女子,让你失望了。”

他们所处的地方也属苏州的繁华地带,不一会儿,就围了一群的人。穆绍辉本是一风流少年,想他在英国的时候,拜倒在他花言巧语下的脂粉也是不计其数,里面还不乏一些伦敦的女子,没想到,这天竟撞上了克星。

他不服气,继续道,“小姐还当真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恶意,不过是想结识小姐罢了,我见小姐谈吐不凡,穿着新潮,定也是出过国,留过洋的,也许我们也曾在过去的某一刻擦身而过而不知,想来就觉得遗憾万分,所以,我决定不再让这样的遗憾发生。”

“我承认,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子,你可以迷倒这世间万千的女子,只可惜,我是例外。我平生最看不惯的便是你这样不学无术,整日里只知道游手好闲,调戏女子的纨绔子弟。不要想打断我,你的这个动作让我觉得你不过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懂礼貌,不知礼数的浪子。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也请你死了这条心。且不说你的德性进不了我的眼,你的智慧也进不了。”

穆绍辉早已经气的鼻孔生烟,“你什么意思?”

“你跟着我走了那么久,竟不知道我是在捉弄你,简直就是个活草包。”

“你!你不要以为我对你有好感,就得寸进尺!”

“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这么想。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不会喜欢比我笨的男人的,特别还是你这种心怀不轨,人面兽心的人。”

“你!”

“翠心,我们走。不要试图想要跟着我,我是不会让你知道我家在哪儿的。”

穆绍辉被玉玲珑弄的极没面子,他早已放下自己的那身皮囊,想要狠狠的跟这个目中无人,胆大包天的女子理论一番,必要的时候,他一定要给她看看他究竟是一个有志青年,还是一个纨绔子弟。

穆生拉住他,“少爷,咱还是走吧,那小姐口出妄言,少爷无需跟她一般见识。”

穆绍辉一把推开他,气哄哄的就是要冲上去。只听旁边一个老头笑道,“年轻人,我看你尽早死了这条心吧,这女子可不是好惹的。”

穆绍辉一听,停住脚步,“你说什么?你认识她?”

老头低笑两声,“认识她?哎呦,你是从外地来的吧。这玉小姐的大名整个苏州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玉小姐?”

“她爹就是苏州首富玉天齐,要说这小姐厉害,那都是拜她爹所赐啊,这女娃子可是人如其名,玉玲珑,她长的就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刚会说话的时候,就可以背诵三字经了,不到十岁,就已经读遍了古诗文,她是玉天齐的独女,玉天齐把她当儿子来培养,十岁便送到了英国,也才刚回来。她那个爹就是个恃才傲物的主,生的女儿,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你看上了她,可是要吃苦头的哦。”

穆绍辉从老头口里听到了不少,着实大吃一惊,他确实觉得这女子不一般,却不想竟有这样的身家背景。他低哼一声,对着那老头说,“老人家,我今天还就在你这儿发誓了,我这辈子一定会娶到她,你就等着瞧吧。”

穆绍辉在苏州城受辱,不知怎的竟传到了穆寅春的耳朵里,他死活不让穆绍辉再去想玉玲珑。穆绍辉岂肯?他叫穆生暗地里细细的调查玉天齐和玉玲珑。那天他正在和穆寅春谈事情,见穆生过来,知道是有了结果,便借口离开。

“老头说的不错,玉小姐十岁去的英国,就读于英国最有名的女子学校。为期四年,玉天齐在伦敦专门为她买了一个房子,直到现在那房子还没卖。玉天齐在苏州商界以不择手段,巧取豪夺,奸诈狡猾著称,在他接手玉家之前,玉家的生意不过是众多苏商中最普通的一个。从他之后,迅速的在短时间内吞并了一些小型商户,又凭借他出色的交际才能,成为苏州督办的座上客,他的生意遍布苏州的各行各业,钱庄,酒店,典当行,药铺,都有他的产业,后来,他又结识了一些外国人,开办了一些新型的歌厅,还有银行,光是能统计的到的数目就大的惊人。不过最近说,玉天齐跟曹督军有些过节。”

“哦?他这么一个会做生意的人,怎么会和自己的财神爷有过节?”

“这个还不是很清楚,可能是金额方面有些没谈拢。”

“还有什么?他在上海可有产业?”

“有,不过不多,哦,对了,他有个姐姐嫁到了上海,是警察局副局长朗祈佑的老婆。”

“朗祈佑?”穆绍辉暗暗一笑,“穆生办的好,我就不信,我不能让玉玲珑信服,管她长得几颗玲珑心。就是孙悟空在世,也休想逃得出我的五指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