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27章 祸端再起2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540 2014-06-08 18:41:02

  “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没有纷争,没有欺凌,没有等级,没有罪恶的地方。”

“有这样的地方吗?”

“有,一定有。”

他说的这样肯定,却让玲珑迷茫了。

她不再想这样无边无际,却让人感伤的事情。她转过头,温柔的看着司徒诺,“我听说你想学英文?”

司徒诺顿然红了脸,不好意思道,“阿远这小子,传的这样快。真是不该告诉他。”

“这有什么不好的,一大早的阿远就偷偷的找翠心,问她怎样能找到教外文的老师,或是寻到外文的书,我自然就知道了。”

“让你见笑了。”

“你为什么要学英语?”玲珑不解。

“为什么?我也说不清,但我知道,上海很快就会被洋人的势力冲击,要想很好的继续在上海滩做事,就要学习他们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文化,不是有句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而且,我希望我可以真的帮上义父,他一直都很辛苦。好容易有穆少介绍了查尔斯先生,以后还会有别的洋人跟我们合作,但我们不能奢望着每一个洋人都跟查尔斯一样会讲中文,也不能一直倚仗着穆少,我们总是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行。”

玲珑仿佛看到了他身上散发的熠熠光彩,廖青云没看错,他虽说的朴实,但却难得真实,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自己若不自强,就会被无情的吃掉。

她俨然一笑,“你觉的我怎么样?”

司徒诺看看她,喜道,“当然好,你本就是从英国回来,英文最是纯正。只是……”

“哎呦,什么只是不只是,你总是这样犹犹豫豫,顾忌来顾忌去的,好好的一个脑子,都被你的这些左思右想给缠死了。”

司徒诺欣然答应,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从此,玉玲珑有了新做的事,那就是司徒诺的英文老师。她每晚都会想好第二天的课程安排,可是她从没当过老师,也没教过人读书识字,这下子反而失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弄了。她想了一整个晚上,觉得英文毕竟是一门语言,若没有一个环境,或是身边就有一个纯正的洋人,学起来断然是很难的,而对于司徒诺,学英文的主要目的其实是用来沟通,无需那些复杂的文法。她想到这里,便草拟了几张简单的日常用语,又写了一张词汇,都是极简单的,她想,这英文毕竟与中文大相径庭,学起来总是不易,若一开始就让他觉得很难,势必会打击他的自信心。

她从没这样如此认真的对待一件事情,不知不觉的竟做了一夜,却也不觉的困。翠心醒的早,见房里的灯还亮着,忙起身进来,揉着眼睛道,“小姐,你这是写什么呢?都一个晚上了。”

一边说一边就走到玲珑的身边,只见到一整页的中英文,她是认识这些英文的,毕竟也在伦敦待了四年。“小姐,你写这个做什么?”

玲珑并没有抬头,依旧聚精会神的写着笔下的文字,“自然是有大用的。”

翠心很是不解,“小姐,都一个晚上了,您不要休息一下的吗?”

玲珑停下,抬头忘了一眼窗外的朝阳,“是啊,竟然不知不觉的写了一个晚上,还不觉的困。”她整理下写过的词汇和用语,活动活动腰,又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才发现这肩膀酸痛的很。翠心看着直觉的心疼,“小姐,这些活儿我也是做的了的,以后叫我做便是了,瞧把你累的,你身子弱,可不能这样熬夜。”

玲珑白她一眼,“我哪有那么娇弱?不过是一个姿势用的久了,才会这样,不碍事的。好在,一个晚上的功夫没白费。”

翠心见她虽然身体疲乏的很,脸上却光彩依旧,便也猜到这东西是给那司徒诺做的,心里忍不住窃笑一声,便也没再多说什么,只管在一旁收拾。

这些词汇和用语汇总起来并不简单,排除给司徒诺教习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就只够玲珑温习自己的英文书籍,然后再思考所需编著的东西,再在夜晚写在纸上,每每都要写到深夜,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好在司徒诺很是聪明,虽对语言并不是很有天赋,但贵在他肯用功,前一日教习的用语和单词,第二日她问起时,他都可以应答如流。她自然是知道他白日里要处理公务,有时晚上也有应酬,如此,想来这功都用在了晚上,她想到这里,心里就莫名的一暖,一来是高兴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二来想到每夜和自己一同挑灯夜读的也不止自己一个,还有这样一个知心的人陪着自己,怎会不觉的踏实?

渐渐的,她觉的这些用语已经不能满足司徒诺的需要,便打算为他编写一个文法汇总,好助他更好的学习英文。于是,她的工作量又变大了一些,一来,她也并没有怎么学习文法,二来她身边根本就没有相关的书籍,编写起来自然就困难的多,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琢磨,推敲。时不时的,便一个晚上过去了。

司徒诺每日照旧会在固定的点儿来,一般都是晌午至下午黄昏之时。他没想到玉玲珑会如此用心,还专为自己做了这么个词汇和用法的册子,玲珑给他时,都是两三页,三四页的,他视为珍宝,每次回去,都要归整好,装订起来。这一路学了下来,竟有百尺厚了。

“这英文毕竟也是一门语言,是需要环境的,我这样教习给你的,不过也是皮毛,若想和洋人沟通无阻,你日后下的辛苦还多着呢。”玲珑道。

“嗯,这个我自然知道,只是学了这些也不至于跟洋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什么都说不出来,珑儿,真是太感谢你了。”

玲珑莞尔一笑,“这有什么可谢的,你那日救了我,我感恩戴德,这恩自然是要还的,不过是区区文字而已,你不必挂在心上。”

司徒诺舒心的笑笑,“你既教了我,自然就是我的老师,我感怀于心,定不敢忘。”

玲珑一听,急道,“谁要做你的老师,我才不是你的老师,我不过是出于好意在帮你。”

司徒诺不与她争辩,微笑着看着手中的英文札记。玲珑看看他,拿出一个装订好的本子,递到司徒诺面前,司徒诺定睛一看,上面的写着,“英文文法概要”

“之前教你的都是些基础,你若想深究,还需学习这些文法。我身边没有书,只能凭借我的记忆和随身所带的书籍里汇总一些,大概也是这些了。”

司徒诺捧着这书,手指温柔的滑过封面,又迫不及待的翻看了两页,尽是分门别类的,短语,从句,例句,好不精细。他看呆了,眼睛迟迟不肯离开书页。

“珑儿,这当真是你一个人编写的?”

玲珑笑道,“那当然,不然,你会觉的这楼里还有谁有这本事?”

司徒诺心中满是说不尽的感激,“你放心,我一定细心研读这些文法,不叫你失望。”

他目光流转之处,瞥见玲珑细白腕子上那个晶莹剔透的白羊脂玉镯子,直衬得她愈加高贵典雅,仿若仙尘之人。他心里暖暖的笑笑,遇上这样的女子,这一辈子,足矣。

穆绍辉自宴会之后便知那司徒诺依旧和玉玲珑走的很近,看样子,还不是一般的近。他妒火中烧,当晚回来便将穆生训斥了一通,又罚了那两个潜在望月楼的人,不止如此,他更是对狡猾异常,脚踏两船的廖青云痛恨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