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15章 穆少1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2424 2014-06-08 18:41:02

  玲珑刚刚忙完,将工具归置到位,忍不住做在石凳上休息,她仰头看着挂满夜空的繁星,一闪一闪的,好不快活,她又想起了她的父亲玉天齐,在她识字的时候起,玉天齐就抱着她一颗颗数着天上的星星,待她再大了一些的时候,他便教她认识北斗星,仙女座,猎户座。这一切就仿佛还在昨日,清晰在她脑海里呈现。可又仿佛那么的遥远,已经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她默默的叹一声,翠心在这时走过来,悄声的喊她。她转过头,朝她笑笑,向她招手,示意她过来。

“小姐,你叫我打听的都打听到了。”

“你说。”

“小姐猜的不错,那司徒诺确实跟廖青云有关系,他是廖青云的义子。廖青云膝下无子,很是宠爱这个司徒诺。望月楼是廖青云开的,经常在这里汇集一些上海的名流,谈谈生意,筹划事情什么的。司徒诺就是廖青云吩咐管理这儿的,不只是望月楼,还有云港码头,青云钱庄,都是司徒诺来负责打理。”

“看来,这个廖青云还挺器重他的。”

“那是。青云帮的人早已经视司徒诺为青云帮的接班人,再加上他有一双神拳,都很怕他的。”

“那那个穆少,你有打听吗?”

“穆少本名穆绍辉,是上海望族穆寅春的长子,穆寅春早亡,穆绍辉早年承袭家业。这穆寅春可是跟冯将军有着不俗的关系,因此全上海无论是商界的还是政界的,都对穆家忌惮三分。金融界更是以穆少马首是瞻。话说这穆少也算是年轻有为了,听说才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妹妹,叫穆绍昕,在国外,哦,对了,他还有一个妻,一个妾。听说穆寅春在死之前给他介绍了很多名门闺秀,他都不要,后来不知怎的,突然就同意了,还纳了一个风尘女子。”

玉玲珑细细的琢磨着,怎么听这穆少也不像是跟玉家有什么联系的,她是知道玉天齐也跟上海人做生意的,只是她也从不知道他跟哪些人做,要不是从朗祈佑那里听到穆少这个名字,她也断不会这样用心的去查。

“他可去过苏州?”

“不知道,他这样的一个有钱少爷,哪儿不能去呢,别说苏州,只要想去,天涯海角都去的了。”

翠心说的不无道理,她怎能凭那一面之缘,就推断那人就是穆少呢?更何况,听翠心这么讲,这穆少也定是个有能有才之人。

她微微的叹一声,翠心看她还是一副心事很重的样子,便道,“哎呦小姐,明天的事情就留给明天吧,我们今天的收获已经不小了。”

提到收获,她又想到了刚刚,“是,今天的收获是不小,明天我们就不用在一楼做事了,因为我们可以去三楼了。”

翠心一听,别提有多高兴了,差一点叫出声音来,“太好了,终于不用再做这些粗重的活儿。”

玲珑见她如此高兴,竟也不问个为什么,心里由衷的羡慕,她想,如果她也可以和翠心一样,不用想这么多的事情,就不会再这么烦恼。可是,没有如果。

这天,玲珑正在后院洗衣服,她不擅长做这样的事,可谁叫她又得罪了人,而且还是刘妈。天气早已经入了秋,井水又极凉,没洗几下,她的手就红通通的一片。

她打心眼儿里厌恶做这样的事情,索性将衣服一股脑的泡在盆里,而她却在一边发呆。

“你在想什么?”

她眨眨眼,转过头,就看见司徒诺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她。她没好气的别过头,把弄着衣服。司徒诺见她一会儿把衣服拿出来,涮了两下,复又再放进去,然后再拎出来,看的他心里直发笑。

“你……这是在洗衣服?”

玲珑白他一眼,“怎么,没见过吗?”

“哈哈哈,见是见过,只是,没见过这样的……新式洗法。”他故意将新式洗法四个字说的阴阳怪气。玉玲珑狠狠的瞪他一眼,倏地从水里提出一件来,冷不防溅了司徒诺一身。

司徒诺一个激灵,又甩了甩头,玉玲珑见他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司徒诺本还有些生气,忽见玉玲珑清脆的笑声,不自觉的愣在那里,“原来……你也会笑的。”

玉玲珑收回笑容,端起盆就走,可她力气小,端了两下都没起来。司徒诺要帮她,被她推在一边。司徒诺很是费解的看着玲珑一步步推着盆来到晾衣绳下,拎起衣服,都没拧干,就胡乱的搭在晾衣绳上。

他走过来,也不说话,从盆里取出衣服,麻利的拧了几圈,又抖了抖,整齐的挂在绳上。

玉玲珑瞄着他,也不说话,任由司徒诺将盆里的衣服都拧干,完好的晾在衣架上。然后擦擦手,笑看着她。

他这是在挑衅吗?欺负她不会做事。她突然间很生气,“我就是不会做事又怎样?如果你看不惯,辞退了我便罢,也用不着这样假惺惺的可怜人!”

司徒诺被她骂的很意外,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一点招惹了她,叫她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充满敌意。“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只是想帮你。”

“哼,用不着,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才会让你一直看我不顺眼,你告诉我,我才能知道问题在哪儿。”

“对不起,我不想跟你交涉。”

玲珑说的很干脆。其实她也不知道,可她就是想发火,她知道她的大小姐脾气又来了,可是,她不能跟李掌柜发,也不愿跟翠心发,就只能发在这个倒霉鬼的身上。

她快步低头向前走着,迎面撞上来找司徒诺的阿远,阿远倒没怎么样,她却给撞得朝后踉跄了几步,要不是司徒诺及时扶住她,定要摔倒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阿远不明情况的问。

玲珑见司徒诺正扶着她,忙将手一抽,离他远远的。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司徒诺烦道,“能干什么,可是有什么事?”

“廖爷说今晚要在望月楼谈生意,要你准备一下。”

“哦?都谁来?几个人?玉皇厅可好?”

“六七个人吧,咱们这边除了廖爷还有师爷,阿天,和你,剩下的都是穆少那边的人。”

穆少?玉玲珑不觉的停下脚步,仔细聆听。

“他也来?”

“听说是笔大生意。”阿远笑道。

司徒诺道,“好,我这就去准备。”

走前,他看了玉玲珑一眼,什么都没说,便走了。阿远看看他,又看看玉玲珑,本想凑上去问玲珑些事儿,见她冷若寒霜的一张脸,话没出口,心倒是凉了一半。

“你可有事要问我?”

阿远还在犹豫要不要问,没想到她倒先问了出来,于是说道,“没什么,就是怎么不见你那个漂亮的妹妹?”

话刚出口,阿远就恨不得找个地缝的钻进去,他很清楚这玉玲珑很不喜欢油嘴滑舌的人。果不其然,玉玲珑狠狠的瞪他一眼,“喜欢我妹妹?”

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听,“哼,你最好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因为你不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