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夜朦胧月玲珑

第11章 又见阿诺2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1630 2014-06-08 18:41:02

  李掌柜指派了刘妈带她们二人前去住的地方,并教给她们一些望月楼里的规矩。刘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身材已经有些发福,早年死了丈夫,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活,生活也极为艰难,好在李掌柜心善,好心收留,叫她在这里做事,才有了栖身之所。人很勤快,便提拔成了管事,望月楼里的丫头们都归她管。她育有一子,名叫阿善。这年才刚五岁。

刘妈带她们来到后堂,那是一个不小的院子,除了一些花草,还有两个大缸,一口井,一个草棚子,下面是一个石桌,旁边放着几把小凳。晾衣绳上还晾着一些姑娘们的衣服。威风吹过,拂过一阵肥皂的香味。

刘妈带她们走进一间屋子,指着几张空床说,“这里就是你们住的地方,自己选一个床吧。”

玲珑和翠心走进来,一股潮湿的怪味扑鼻而来,屋子倒不是很乱,毕竟都是女子住的地方,只是这里不朝阳,只有两个极小的窗户,太阳好的时候,才会照进几束阳光,所以屋子阴暗的很。

“楼里现在是有六个丫头,加上你俩就是八个了。过些时日可能还会再找一些。”刘妈道。

玲珑冲她点点头,走到一处可以被阳光照到的地方,翠心会意,指着旁边的一张床说,“我们就选这两个了。”

刘妈点点头,“那就好,你们收拾一下,一会儿出来,告诉你们这里的规矩。”

刘妈说完便出去了,翠心忙着收拾行李,其实,她们也没什么行李可收拾的,不过是几件衣服。玲珑又望着屋子看了一周,这么大的屋子,竟然就只有一张长桌,桌子上放着大大小小的胭脂盒子,还有几把奇形怪状的梳子。她低叹一声,坐到自己的床上,手自然的放在床铺上,只觉的手上黏黏糊糊的,她低头一看,竟有一圈子的油渍在上面。

她一下子就跳起来,把翠心吓了一跳。翠心跑过来,朝着玲珑的目光看去,方才放心的说,“小姐不要担心,我这就拿去洗干净了。”说着,便麻利的将床罩掀了起来,抖了两下,灰尘四起。

玲珑捂着鼻子,嫌弃的说,“算了,这太阳也不好,你现在洗了,也干不了,又没换的,总不能直接躺在这褥子上。”

在看那褥子,更是脏的叫人恶心,也早已看不出来那单子的本色。

“可是小姐,这么脏,你怎么受得了?”

“我不换衣服就是了。”她从耳朵上摘下耳坠,“这个应该值点钱,明天抽个空,你拿这个当了去,再买两条床单,两套被罩,应该是够了。如果还能剩下些,你就再去药铺买些艾草。”

“小姐,这金坠子可是你最喜欢的一对了,怎么可以……”

“现在在这种地方也是用不上的了,你就按我说的去做便是了。”

两个人还在这儿嘀咕,就听外面刘妈的喊声,“你们两个还在磨蹭什么?”

玲珑道,“这就出来了。”

她按住翠心,“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叫我小姐了,要跟她们一样叫我玉儿。”

“这怎么可以,小姐。”

“如果你当我是主子,就听我的命令。”

翠心拗不过她,就只能答应。

两个人来到大堂,刘妈给了她们每人两套衣服,“这是这里的衣服,明天起,你们就只能穿这里的衣服,一共两套,要省着穿。等入了冬,还会再给你们发两套棉衣。望月楼的丫头,头发都要梳成两条辫子,辫尾系红色头绳,鞋子也只有黑色布鞋一种,也是两双。你们是新来的丫头,按规矩先从的粗活做起,每天都要擦地,洗衣,打水,早晨五点开始,晚上时间不定。望月楼的二楼是包间房,三楼是贵宾房,你们只能在一楼和二楼活动,要等客人都走光了,桌子都收拾了,碗都洗了才算是结束。

望月楼本的是顾客第一的宗旨,只要是客人提的要求,我们便要做到,谁要是得罪了客人,直接将她逐出望月楼。这是你们二人的契约,时间为十年。这期间若你二人因病痛或是意外而死,望月楼概不负责。过来画押吧。“玲珑只觉得头脑发胀,呼吸不畅。她真的要在这里做十年吗?为了生存吗?还是为了面子?她要向朗祈佑证明,向每一个看不起她的人证明,她离开父亲也可以很好的生活。可是如果她愿意,她完全可以离开这里,不用受苦,远走天涯,再不见这些叫她生厌的人,安安稳稳,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可她不愿意,她就是要弄清真相,还父亲一个清誉,为了这些,她就必须要忍。

她狠狠心,在契约上按下一个红红的指印。心一下子就落地了,不再像刚才那样跳动的那么激烈,仿佛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