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第29章 温情时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3116 2014-05-29 12:26:53

  “赵子龙是何许人也?”薛凌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骑射院。

“赵子龙就是左手青釭剑,右手亮银枪,跨下白龙马,一身白盔白甲,长坂坡单骑救主,于百万曹军中往返折杀,所向披靡的五虎上将之一赵云啊。”

秦紫心正看得开心忽闻有人问起便顺口答道。

“为何我从没听说过此人?我倒要见识见识。”薛凌璟见秦紫心如此夸赞一个男子,不由得有些生气。

“那是因为你的见识,薛凌璟!”秦紫心一回头,知道提问之人是薛凌璟,便把正要回答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娘娘,不可对皇上无礼。”铃兰在一旁提醒道。

“你下去吧。”薛凌璟摆摆手让铃兰下去。

“那我也。”秦紫心见铃兰离开,也试着开口,也想脚底抹油溜走。

“你站住!我还要好好向你讨教一下赵子龙的事。”薛凌璟沉声道。

“我也想知道,你口中的这位五虎上将是怎样的一位战神。”

薛凌麒收起银枪,三两步来到了秦紫心和薛凌璟所站之处,脸上是终于释然的笑容。

“其实,我也就是忽然想起曾听到的一个传说。”秦紫心有些尴尬地笑笑,对于不知道三国的人,她怎么解释都只是传说罢了。

直到夕阳西下,秦紫心都在为长满胡茬的薛凌麒和一脸严肃的薛凌璟普及桃园结义,五虎上将,神算诸葛。这一刻没有仇恨,没有杀伐,也没有牵挂。

“看来,此次五弟他能暂时放下心中的包袱,你的功劳可不小。”薛凌璟看着身边的人儿,时而聪明时而糊涂,与其他的人有着太多的不同。

“不敢当,五王爷本就是个直率之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罢了。”

秦紫心踢着脚边的小石子,薛凌麒是豁然了,可自己呢?自己现在正和一手毁掉丞相府的人并肩而行。

“你喝了多少?”

薛凌璟突然停下,直直地看着秦紫心,从刚才自己就闻到了浓浓的酒香,她和五弟一起喝酒了。

“喝什么?”

秦紫心看着突然站住的薛凌璟,他不会又发什么神经吧,想起那晚一阵紧张随之而来。

“看来,你需要清醒一下,才会真正意识到自己做过什么。”薛凌璟说罢,抱起满脸疑惑的秦紫心向御花园走去。

“薛凌璟,你到底又想干什么?你放我下来,听到没有!”

秦紫心脚一离地便慌了起来,薛凌璟不会是实践那天他说的“不会止于此”吧?

转瞬间,薛凌璟抱着秦紫心来到了池塘边的小桥上。秦紫心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远处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要你清醒一下。”

薛凌璟邪恶地牵起嘴角,双手一松,秦紫心来不及惊叫便扑通一声掉进了冰凉的水中。

“薛凌璟,你这个神经病!为什将我丢进池塘里啊?”秦紫心莫名地被丢到水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又是怎么招惹这位大神了?

“秦紫心,你以后少和男子接近,这只是个小教训。你自己想办法上来吧。”

薛凌璟说完大步离去,心情大好地走向了太和殿。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凌麒他终于释怀了,薛国可不能少了他这个大将军。

“你个神经,你人格分裂啊!”秦紫心稳住心神之后发现池塘的水并不是太深,只到肩膀,理了理贴在脸上的头发,秦紫心向岸边走去。

“别让她活着出来!”

苏雪儿那双恨意的眼睛瞬间变得杀意翻滚,这可是上天给的机会,苏雪儿站在假山后看着慢慢走向秦紫心的內监,这一次,她要亲眼看着秦紫心死。

“喂,这位小哥,可否帮我个忙?”秦紫心看到有內监往这边走来,不由得一阵开心,池塘边上太滑了自己根本就爬不上去。

“这不是紫微娘娘吗!奴才这就来。”內监满脸堆笑地走向池塘方向,拉过秦紫心的手。

“你!”

秦紫心冷不防被抓住头发强摁到水中,几口冷水下肚喉间被呛得火辣辣地疼,呼吸困难,这想要自己性命的人又是哪路人?

“娘娘,你到了阴曹地府,可别怪奴才。要怪只怪你命不好惹到了皇后娘娘。”內监一边说着一边将秦紫心的头死死按在水里。

是苏雪儿!秦紫心在模糊中听到內监的话语。一轮明月缓缓升起,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秦紫心,这下我看你还怎么嚣张!”苏雪儿看着水中慢慢停下挣扎的秦紫心,笑了。

突然,內监的背后被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刺穿,哼也没哼一声,就倒进了池塘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捞起水中的秦紫心向碧落宫的方向急速离去。

“难道这一次,还是让她逃脱了?”苏雪儿将手中的丝绢绞成了一条细细的绳,只差咬碎了那口中的银牙。

秦紫心在黑衣人的帮助下吐出了腹中的脏水,缓缓睁开了眼眸。

“秦姑娘,你终于醒了。”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看来自己来的正是时候,要是晚来半个时辰只怕就没法向主人交代了。

“你是?”秦紫心本以为是陈五月,但看见来人并未戴面具便不由得有些疑惑。

“秦姑娘,我家主人要我将这封书信交与姑娘。”黑衣人将一个锦囊递到秦紫心面前。

“心儿亲启,为兄现在一切安好,听闻你处境艰难,为兄甚为担心。”

秦紫心颤抖着声音把整篇书信念完,是无尘哥哥,他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是无尘哥哥的人?除了这封信,他还说了什么?”秦紫心一时激动的不能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无疑是她的希望。

“主人说,属下务必将秦姑娘带离这皇宫。到梁国暂住一段时日。”黑衣人将月无尘的话传给秦紫心。

“梁国?无尘哥哥他是在梁国吗?只要到了那里,就可以见到他了吗?”秦紫心抓住黑衣人的衣袖问道。

“这个,主人并未明说。但是,请姑娘尽快跟在下离开薛国。在下会在找时间来接姑娘起身,请姑娘做好准备。”

黑衣人避开秦紫心的问题回道,就要离去。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秦紫心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此人的名字。

“在下李玉,姑娘告辞。”李玉说罢跃窗而去。

“阿嚏!”秦紫心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裹在被子里的身上还贴着一身湿衣裳。

“娘娘!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铃兰闻声跑到秦紫心的房间,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碧落宫的秦紫心。

“我不小心掉水里了,由于太冷,就先钻到被窝里来了,铃兰,你去帮我弄些热水,我要泡个热水澡。”

秦紫心将湿答答的衣服换了下来,冷的直哆嗦。

“啦啦啦……”秦紫心泡在洒满花瓣的水中,开心地哼着不知名的歌,无尘哥哥,紫心终于要见到你了!。

“皇。”铃兰正在屏风后守着秦紫心泡澡,看到突然进来的薛凌璟,不禁一慌。

薛凌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挥挥手让她下去。薛凌璟静静地站在屏风的另一端,听着秦紫心口中稀奇古怪的歌词,嘴角露出了笑意。被丢下水还能如此开心的人,她可能是这世间的唯一一人了。

“铃兰,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秦紫心从水中起身,玲珑的曲线在烛光下毫无保留地印在了屏风上。

薛凌璟一愣,随即撇开了眼眸,随手抓起一件衣服丢到了屏风上。向外间走去,这秦紫心也太没有防范意识了。

“这丫头,难不成还害羞。”秦紫心看着那突然搭在屏风上的衣服笑了,三两下胡乱穿好,秦紫心摸摸饿的扁扁的肚子,走了出来。

“铃兰,饭菜可好了?”秦紫心迈进前厅,一阵食物的香味扑面而来,更是勾起了她胃里的馋虫。

“看来,我的爱妃还真是长命之人,这么快就爬上来了。”薛凌璟悠闲地坐在饭桌前,一副你终于出来了的表情。

“薛凌璟,你到这来做什么?”

看到他秦紫心就一阵火大,是来这里看她死了没有吗?冷不防将自己都丢进那冰冷的池塘中,倘若自己不会游泳,水又深的话,铁定没命站到这里了。

“吃饭。”薛凌璟说完便抓起筷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丝毫不在意秦紫心那杀死人的眼光。

“铃兰,你将饭菜端到我的房间。”

秦紫心看着吃得不亦乐乎的薛凌璟,我惹不起你,躲总该是可以的,这个饭厅便让与你了。

“爱妃,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薛凌璟不急不慢地放下筷子,话中有话地说道,一双眸子载满了笑意,要是她能忘记丞相府那些事就好了。

“你!算了,我就在这里吃吧。”

秦紫心无奈地坐下,开始吃了起来,她实在是太饿了。薛凌璟没有再次吃饭的意思,他双手撑着下巴,精精有味地看着秦紫心。

一个有些尴尬地狼吞虎咽,一个风度翩翩地看着。此刻的薛凌璟,身上没有一丝逆气,甚至是有些可爱。

“皇上,边疆送来了八百里加急文书,梁国和鲜祚同时来犯,边关告急!”青平来到碧落宫,脸上万分焦急。

“看来,他们是沉不住气了。青平你速去请五王爷进宫,朕这就去太和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