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第25章 深宫锁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3161 2014-05-29 12:26:53

  “皇上,你终于醒了!”

周评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秦紫心也懒得回头,依旧呆呆的看着墙上的那颗夜明珠。

“周平,我们这是在何处?我昏迷多久了”薛凌潇看着眼前的华丽地宫,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回皇上,这里是皇宫底下的地宫,像是为了避祸而建的,如今竟被我们用上了。皇上你已经昏睡了足足三日之久。”

周平欣慰地看着薛凌潇,他苍白的脸上慢慢恢复了血色。

“这皇宫底下原来竟是如此的奢华,就连先皇也不曾进来过。”薛凌潇看着墙上的夜明珠,幽冷的光芒淡淡地照亮了地宫。

“皇上,三王爷的动作,你真的没有看出一点破绽吗?”

秦紫心有些生气地看向薛凌潇,难道说他当真纵容苏雪儿和薛凌璟到此地步?任由他们草菅人命而不管吗?

“朕当然有所觉察,只是没想到三弟他竟然会下手如此之早。罢了,这一切,本就是朕欠他和雪儿的。”

薛凌潇淡淡地说来,似乎这一切,是在他的允许之下发生的。

“朕的母亲,也就是已故的陈太后,在兰沁宫杀死了怀有五月身孕的德妃,而这一幕恰巧被躲在屏风后的三弟看到了,德妃是三弟的生母。”薛凌潇说到此处便不再言语。

“那苏雪儿她为何要杀你,你、那么爱她。”

秦紫心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要怎样深的爱才会用那么多人的性命作为代价,换她的一笑嫣然?

“雪儿的母亲和德妃是亲姐妹,三弟和雪儿自小便是青梅竹马,但是朕爱雪儿,朕是欠了她,但是朕娶她并不后悔。”薛凌潇笑了,眼中却有些许泪光,只是一瞬,就不见了。

“你真的,是个昏君。”秦紫心站了起来,薛凌潇果真不适合做皇帝,父亲,你还是看错人了。

“秦姑娘,若是可以,朕的这条性命就由你拿去。就当是朕为整个丞相府赔罪吧。”薛凌潇捡起那日苏雪儿刺伤自己的匕首,仍在秦紫心的脚边。

“皇上,不可!”周平看着闭目养神的薛凌潇。

“周平,你不许插手。”薛凌潇神色清朗地看着秦紫心。

秦紫心看着银光闪闪的匕首,内心一阵怆然,这正是那日陈五月赠予自己的那柄匕首。

那个曾对她说过不会让她一个人的人,在她深陷火海时,人又在哪里?

“这可是你说的。”秦紫心有些好笑地扯了扯嘴角,拿起没有鞘的匕首一步步向薛凌潇走去。

看见秦紫心走了过来,薛凌潇扬起了一抹释然的笑闭上了眼眸。他这是在以死寻求解脱,被鲜血染红的衣袂柔柔地覆在削瘦的身躯上,俊美的脸庞竟有几分无尘哥哥的影子。

“想我们说你伟大吗?为爱而死?没想到你不但是个昏君,还这样没用!”

秦紫心一口气将匕首刺进了一旁的虎皮中。听到秦紫心的声音,薛凌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薛凌潇,你性命是仙药、是神丹吗?杀了你这个背黑锅的,丞相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就会活过来了吗?你给我好自为之吧!”

秦紫心说完,光着脚丫走了出去。

晚风习习,不时地有几只蝙蝠掠过夜空。秦紫心小心翼翼在御花园的小路上穿行,在地宫里连洗澡水都有,却没有换洗的衣裳和鞋子,秦紫心只好自己出来拿了。

“不好,我好像迷路了。”

秦紫心换上一套宫女的衣装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找来不来时的路,绕了太多的圈子,秦紫心揉揉酸胀的小腿,拿着夜明珠心惊胆战地寻着路。

夜晚的皇宫不似以前那般热闹,每一个宫殿都有沉闷的气息参杂在里面,像是宣告着这里刚刚经过一次宫廷政变。

“皇上,时候不早了,您该去歇息了。”

青平看着在未央宫的偏殿前一站就是两个时辰的薛凌璟,清风撩起他散落在肩膀的青丝,留下一地的落寞。

“青平,是谁将他们困在这偏殿中并放火的?”

薛凌潇眼前是早已成为一片废墟的偏殿,他并没有想要做到如此地步,可是等他寻找薛凌潇和秦紫心的身影时,却收到了他们葬身火海的消息。

“回皇上,那日引起大火的原因已经无法查明了,在下查过很多地方,但是与这场大火有一丝关系的人,都已经销声匿迹了。”

青平将自己的查访结果仔细地告诉了薛凌璟.“其实,朕八成已经知道是谁了,只是现在朕还不便动她。”薛凌璟掩去眼中的那抹逆气,向凤仪宫走去,那里还有等着他的苏雪儿。

一个黑色的身影越过高高的宫墙,没入栏杆的另一侧。秦紫心一路躲躲藏藏,终于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正要松口气却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鬼啊!”秦紫心也顾不得什么了,大叫一声向后跑去,却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夜明珠顺着小道石板一路滚去,秦紫心却被来人紧紧地拥在怀里。

“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陈五月将脸埋在秦紫心的发丝里,声音里是浓浓的喜悦,银色面具在夜色中泛着微微的白。

此刻真实地感受着秦紫心身上传来的温暖,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甘愿冒着被薛凌璟抓住的危险潜入宫中,就只为了确认她是不是平安。

像是久别的问候,陈五月久久地拥着秦紫心。明月高悬,稀疏的星辰辉映着充满紧张氛围的皇宫。

“谁在那里!”一队巡逻的侍卫听到秦紫心的惊呼之后,围了过来。

“五。”

秦紫心刚要出声,便被陈五月的手掌封住了嘴巴。刚才他们站的地方侍卫们拿着火把来回搜寻,秦紫心被陈五月带到了宫殿的屋顶。

“你终于,出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薛凌璟拿着刚才秦紫心失手滑落的夜明珠走了过来。

略显疲惫的俊颜掩不住一身帝王的霸气,在看到站在陈五月身侧的秦紫心时,眼中的光芒被点亮了,原来还活着。

随之而来的侍卫们手持弓箭列于四周,黑压压地站了一片。

“看来我这个刺客,还是很能让你大费周章的。”陈五月斜睨着站在最前方的薛凌璟,眸子中尽是不屑。

“能偷走我薛国军事布防图的人,凌璟我自然不能小觑。给你个机会,交出布防图和皇宫的构建图,朕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否则就别怪我薛国刑罚过于残忍。”

“这些,等你抓到我再行讨论吧。”陈五月说完用眼神示意秦紫心安心,便提气出招,掌风扫过的地方弓断箭折。

“朕能发现你,自然就能抓到你。”薛凌璟冷哼一声便迎上陈五月的掌风,两人在夜空中焦灼地对战着。

“逆贼,还不赶紧速速就擒!”青平浑厚的嗓音顺利地吸引了打的不分上下的两人。

“你!”秦紫心正紧张地看着相斗的两人,谁知青平趁她不注意将她从房顶带了下来,一把白色的利刃就这样架在秦紫心的脖子上。

“你把刀放下!”在火把的照耀下,陈五月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不想这个女人命丧黄泉,就把布防图和皇宫构建图交过来!”青平作势将秦紫心的脖子上的刀刃偏了一下,一条细细的血色线条瞬间出现在秦紫心白皙的脖子上。

陈五月的眼中却转而不起半丝波澜。秦紫心的后背浸出了阵阵冷汗,她死死地看着陈五月和一旁观好戏的薛凌璟.她不知道青平下一刻会不会要了自己的命,但是她知道今天的自己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一时间四周静得出奇,只剩下火把燃烧的噼啪声。

“好。”

陈五月说完将手伸进广袖中,银色的面具在火把的光芒下发着柔和的光晕。一旁的薛凌璟看到陈无月的举动,平静无波的眼眸掀起了风暴。

“都别动!”秦紫心突然大喊一声,一个漂亮的回旋,抢走了将注意力集中在陈五月身上的青平手中的剑,秦紫心站到人群中央,将白刃死死抵住自己的脖子。

薛凌璟看这突发的一幕,将准备刺向陈五月的剑收了回来。陈五月也愣在了原地。宫辰变,又埋葬了多少生灵?只怕这宫中最适合的花儿,只有那曼珠沙华,妖艳绝美,在一个个生命的浇灌下,开的繁华。

“走啊!你不走我就死在这里了!”秦紫心在赌,用性命赌那个曾经温暖的薛凌璟会出现。

“紫心!”陈五月和薛凌璟一同出声,秦紫心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听不见是不是!”秦紫心略微用力,血液沿着白刃的边缘滑落。陈五月没做任何停留,飞身离去。

看着那个消失在夜空中的背影,秦紫心手中的剑也滑落在地。

“蠢女人,他的身上更本就没带什么布阵图。”薛凌璟牵起秦紫心的手,向太和殿走去。

“我知道。”秦紫心淡淡地回了一句,但是他若是被抓,定然会生不如死。

皇宫也在此刻重新归于平静,太医小心给秦紫心伤口上药。薛凌璟坐在不远处的龙椅上,看不清她的表情。

“秦紫心,你和这个刺客似乎很熟?”

薛凌璟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原本温润的星目中火光点点,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你的视线里的?

“只要我还在这里,他就一定会出现。三王爷,不,现在应该称你为皇上了,你可是这样认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