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第22章 受重伤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3126 2014-05-29 12:26:53

  秦紫心闻言不禁忘记了刚才自己在想些什么,这家伙居然还会来这手。

“也不是,我只是今早才醒的,但是我保证,我真的没有一丝力气说话,才没吭声的。紫心姑娘,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陈五月瞬间发现,自己的解释无疑是越描越黑。

“罢了,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秦紫心说着从陈五月的包袱重取出了他说装有金创药的瓶子,给他换药。

“我总觉得,自己好像认识你。”

秦紫心坐在一旁看着拿根棍子不断在地上图的陈无月,在静心院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这一晃就快一月了。

“我也有同感,说不定我们两上辈子是夫妻也不一定。”

陈五月丢开手中的棍子,自己的箭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薛凌潇他们也差不多该查到这里了。

“你又胡说什么啊!不理你了。”秦紫心郁闷地撅起嘴巴。

“我得想办法离开了,紫心你千万要照顾好自己。这把匕首,送给你了。你记住,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你永远不会只是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先保护自己,知道么。”

陈五月拉过秦紫心的手,在她的嘴角印上轻如羽毛的一吻之后,拿起自己的包袱飞身离去。

“陈,五月。”秦紫心回过神却早已不见了他的人影,你自己也一定要小心,秦紫心在心里默默地道。

“对了,明天就是自己回丝绣局的日子,得好好收拾一下东西才行。”

秦紫心将自己抄写的宫规和小件的绣品整理好之后,便百无聊赖地坐在屋子里看着匕首发呆。

“赶紧,将院子包围好了!把门锁打开!”一群浩浩荡荡的内宫侍卫将静心院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

“怎么这么吵?”秦紫心将匕首放在桌子上,向院子里走去。

“把里面的所有人都抓起来,不准放走一个!”随着院门的打开,侍卫们冲了进来将,秦紫心被绑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秦紫心看着满院子搜索的侍卫们,看来陈五月的事被发现了。

“王统领,院子里没有其他人,但是我们在屋内找到了这个。”一个侍卫将陈五月送给秦紫心的那柄匕首呈给了王宁。

“这个,可是梁国特有的造法所制的匕首。秦姑娘得罪了,请跟我们走一趟。”王宁一声令下,便将秦紫心带到了未央宫。

“属下王宁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王宁手持匕首单膝跪地。

“爱卿免礼,人可抓到了?”薛凌潇带着病容抬了抬手臂。

“回皇上,属下带人过去的时候刺客已然不在静心院,但是属下在静心院发现了这个,还有一月前被罚到静心院思过的宫女秦紫心。”

王宁将匕首交给薛凌潇身边的小太监。

“秦紫心?将她带上来。”薛凌潇仔细看着手中的匕首,那确实是梁国皇室的特有之物。

“跪下。”两名侍卫将秦紫心推跪在地上。

“奴婢秦紫心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秦紫心没有去看那坐在龙椅上的人,因为看了就会想起父亲一生忠心为他,却含冤而亡。

“秦紫心,这匕首是怎么回事?”薛凌潇将匕首扔到秦紫心的面前。

“回皇上,这是奴婢的母亲临终时留给奴婢的遗物。”秦紫心看着匕首回道,母亲是梁国公主他应该知道。

“哦?朕怎么没听说左丞相的夫人和梁国的王室有什么关系?你是在告诉朕,左丞相他早就和梁国勾结了是与不是?”

薛凌潇走下了龙椅,来到秦紫心的面前。

“这。”

秦紫心看着一脸莫名的薛凌潇,难道当年母亲才是真正的梁国公主的事情,没有被公开?所以就连当今皇上都不知道?

“怎么,答不上来吗?那就告诉朕,那晚的刺客是谁,他去了哪里?”薛凌潇捡起地上的匕首,轻轻地把玩着。

“我,我不知道什么刺客,那天晚上我也已经说清楚了的。”

秦紫心的额头渐渐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到底该怎么逃过这一劫。

“当真不知,还是当真不说?”薛凌潇将匕首拔出插在地上。

“回皇上,奴婢的母亲是当年梁国公主的贴身婢女,这匕首就是公主给她的嫁妆。”秦紫心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莲蓉。

“那你的母亲叫什么名字?是哪位梁国公主的贴身婢女?又为何,嫁给了堂堂薛国丞相?”

薛凌潇倒也不急,他相信只要秦紫心在这里,刺客就跑不掉。

“回皇上,奴婢的母亲名叫莲蓉,因深得月琉璃公主的喜爱,故赐以月姓。至于是怎样嫁给我父亲的,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秦紫心回道,要是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就太假了。

“秦紫心,朕念你曾是贵妃忠心为主的份上,给你的这个机会,若是,你没有说实话。朕,会将丞相府其余人发配边疆的圣旨改成满、门、抄、斩!”

薛凌潇用匕首抬起秦紫心的下巴道。

“皇上,丞相府是无辜的,他们至始至终都是无辜的!父亲他对你忠心耿耿,你就真的看不出来吗?”秦紫心咬牙道。

“事到如今竟还拿丞相府当靶子,皇上你就不觉得自己昏庸无能吗?无尘哥哥说得对,要怪只能怪父亲他自己识人不明。可是就仅仅因为一面之词和几个所谓的证据,就将丞相府推进了地狱的你,将来会有什么结果呢?我可是很期待的!”

秦紫心不怕死地说道,这样的人,不值得父亲的忠诚,不值得!

“你给我闭嘴!朕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薛凌潇一只手拿着匕首,另一只手死死地扣住了秦紫心的脖子。

“你、你就杀了我、我也、好去、阴曹地府、骂醒我、那个、笨、爹爹。”秦紫心断断续续地说完,嘴角扬起了一个明媚的弧度。

“皇上!你若是把她捏死了,就找不到刺客的线索了!”一旁的王宁看着面色发紫的秦紫心及时制止了薛凌潇。

“带下去,关进天牢!”薛凌潇将秦紫心扔在地上道,他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给激得失控了。

“属下遵命!”王宁说完抱起地上只剩下一口气的秦紫心向外走去。

“记住,此事,不可让三王爷知道。顺道通知五王爷来一趟太和殿。”

末了,薛凌潇又补上一句,看来布防的问题要早作准备了。

“是。”王宁应道。

“朕,昏庸、无能,吗?”薛凌潇想起方才秦紫心的话,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如此失态。

“臣弟参见皇上!”薛凌麒在接到命令后便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太和殿。

“五弟,快快请起。朕今日找你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布防的事。”薛凌潇扶起薛凌麒。

“布防?皇上的意思是?”薛凌麒一脸疑惑地看着薛凌潇,整个薛国的军事布防是已经定下来的事,难道还有什么漏洞不成?

“五弟,你先听朕细说,朕认为前段时间的刺客,不是薛国人。他潜进皇宫并偷走了军事布防图。你看,军事布防的地点可否作重点移动?”薛凌潇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皇上,你的意思是,我们薛国的军事布防图被偷走了?那刺客,也没有被抓到吗?三哥他知道此事吗?”

薛凌麒的一双剑眉也紧紧地纠结在一起。

“朕已经在全力追捕了,至于三弟朕没有让他知道,想必他也已经知道了。”薛凌潇说道,薛凌璟可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

“皇上,现在大动作更改布防可能已经来不及了,梁国和鲜祚早就对我薛国虎视眈眈,现下只能做部分改动,最好的办就是将刺客抓住。”

薛凌麒略一思索道,现下若是大动作改变布防,可能会遭到措手不及的攻击。

“那此事,就交给五弟你这个镇国将军去办了。”薛凌潇将虎符放在薛凌麒手里道。

秦紫心身穿囚衣,坐在牢房的干草上,墙角不时地跑过几只老鼠。

“连这些东西都用上了。”

秦紫心动了动手上的铁链。大牢里关着一些半死不活的人,几只火把不知疲倦地燃烧着。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秦紫心想起了那日自己说的话,大任没应验,倒是前路越来越坎坷了,还不知道走不走得出这牢房。

“秦姑娘,布防图到底在哪里?”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男子出现在牢房的中央。

“什么布防图?”秦紫心向外面看去,只见狱卒全都倒在地上,而牢房中的其他人似乎也睡着了。

“就是姑娘你窝藏的刺客身上的东西。”幻影说着一步步逼近,一股寒意从秦紫心的脚下蹿起。

“我说过了,我没有窝藏什么人,也不知道什么布防图。”秦紫心缓缓后退,直到后背抵住了冰冷的墙。

“你瞒不过我幻影,虽然之前我也被你瞒过了。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招来,否则。”幻影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秦紫心。

“我,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布防图,还有我也不知道刺客去了哪里。你与其在这里问我,不如自己出去找。”

秦紫心见幻影停下了脚步,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我可没有耐性!”幻影说罢抓住秦紫心的肩膀。

“呃。”秦紫心还没看清幻影的动作,就被摔到了一边的墙上,再滑到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