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第23章 幕后人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3136 2014-05-29 12:26:53

  “我真的,不知道。”秦紫心趴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被拍出来了,她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布防图,也不知道陈五月去了哪里。

“不可能!你与他相处一月之久,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幻影蹲在秦紫心的面前,为了主人,他定然会不择手段。

“如果我知道,就不会被关在这里。”秦紫心还没有缓过来,就被幻影抓住衣领提了起来。

“我再问一遍,图在哪里?人,在哪里?”幻影将秦紫心高高地举了起来。

“我要、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不知道。”

秦紫心话音刚落就被扔到了地上,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一股热流直冲喉咙,腥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怎么,还嘴硬么?”幻影看着地上只剩下半条命的秦紫心道。

“我也、不想死,我还没有、为丞相府沉冤,我、不能死。要是,我、真的知道,又为何要冒生命危险、隐瞒。”

秦紫心颤抖着手碰了碰嘴角,手指上瞬间沾满了鲜红的颜色。

“你不可能不知道。”幻影抓住秦紫心的手道,他也开始动摇了,但是他还不想放弃。

秦紫心狼狈地看着地面,双眼的眼眸却无法聚焦在一起,此刻的她也不知道幻影到底在说什么,只感到一阵的天旋地转。

“你若是说出来,我便将你带出天牢,你听到了没有?”幻影使劲晃了晃秦紫心,再不快些就会被人发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赶紧去向王统领汇报。你们几个跟我来!”门外的侍卫们冲了进来,幻影灭掉周围的火把,趁乱跑了出去。

“要是,我活不下去了,五月你可千万要顺带帮我给整个丞相府沉冤。”秦紫心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景物喃喃道。

“王统领,你看。”王宁随一行侍卫进来,就看到了乱成一团的天牢。

“你把门打开。”王宁吩咐身边的狱卒道。“秦姑娘?秦姑娘?”王宁看着趴在地上嘴角还有血迹的秦紫心,内心一紧,难道。

“还好,还有呼吸,你们几个去请太医过来。我这就去禀报皇上。”王宁探了探秦紫心的鼻息之后道。

“太医,她的情况究竟如何了?”薛凌潇看着重伤的秦紫心道。

“回皇上,秦姑娘所受的是内伤,只怕是一时半会醒不了了。微臣也只能先为她护住心脉,至于她何时会醒,那就要看她自身的意志了。”

何太医说罢便开始为秦紫心开药方。

“秦紫心,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薛凌潇将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独自坐在偏殿的榻上细细看着昏睡过去的秦紫心。

颤若蝶翼的睫毛,白皙的肌肤,玲珑的身段,坚强的心性,率真的性格。这样的她,为何却偏偏是秦淮的女儿?

“你说什么?你将她严厉逼问,甚至晕了过去!”薛凌璟听到幻影的回话之后,眼中串起了浓浓的火焰。

“是的主人,在下认为秦紫心她是有意隐瞒,所以便用了极端的手法。”幻影双手抱拳道。

“既是如此,那布防图和刺客的去向你可是查到了?”薛凌璟森然地看着幻影。

“恕在下无能!请主人再给在下一次机会,幻影就算是强行撬开她的嘴巴也要帮助人找到布防图和刺客的下落!”

幻影闻言随即跪了下去。

“不用了,这下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但是,你不准再动秦紫心一根指头,否则,提头来见!”

薛凌璟说罢摔门而去,没想到幻影竟然伤了那丫头,但愿有皇上在,她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皇上,进药的时间到了。”秦紫心在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不远处说话。

“嗯,知道了。”薛凌潇一身藏青色云纹衣装,脸色也不似往日苍白,反而是神采飞扬的,眉间是掩不住的忧愁。

“皇上,皇贵妃一直都在您的膳食里动手脚,近日颇有日渐苍狂之势,只可惜她一直都不知道,您一直都在悄悄地服用解药。”

周平接过薛凌潇饮尽汤药的碗。

“雪儿她,是朕欠她的,她原本和三弟两小无猜,可是朕却先娶了她。但是,朕对她的心天地可鉴,为何她总是一次又一次让朕痛心。”

薛凌潇轻轻地叹了口气,如今他输掉的,可能是自己无法承受的一切。

原来,这一切薛凌潇他都知道。父亲,你这又是何苦呢?忠心为国,却命丧九泉之下。秦紫心看着正在谈论的两人,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的难过。对了,这里是哪里?

“皇上,您这在偏殿都呆了十来天了,是不是该去去落雪宫了。说不定,皇贵妃她会明白您的心。”

周平将薛凌潇批过的奏折一本本整理好,再搬到隔壁的未央宫。

“秦紫心,可是抓住刺客,追回布防图的重要线索,朕不能让她有半点闪失,更何况,朕上次看她拼死阻止朕喝下那碗鸡汤,是个忠心的姑娘。”

薛凌潇回头看了看床榻道。

“你醒了!周平,快倒杯水过来。”薛凌潇这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内心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嗯。”秦紫心淡淡回应一声,便端起水大口喝了起来,想不到堂堂薛国皇帝竟也是个痴情儿郎,但是,依然不可原谅。

“你醒了便好,你可记得那日在天牢中上你的人是谁?长什么摸样?”

薛凌潇想起那日王宁前来汇报的情况,来人应该不是想要灭口,而是和他的目的一样,那就是想要知道布防图的下落。

“回皇上,奴婢不知。”秦紫心也不想再说多余的话,这个皇帝的病也是装出来的,看来这皇宫之中更本就不可能有值得相信的人。

“你。”薛凌潇看出了秦紫心只是在敷衍,但是念在她刚刚捡回一条命,便没有再说什么。

“皇上,若是你能重审丞相府一案,为丞相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沉冤得雪,奴婢愿意告诉你,布防图的去向。”

秦紫心唤住了正欲出门的薛凌潇,她在赌,赌薛凌潇还会是一个好皇帝,因为父亲他是那么的效忠于他。

“哦?你竟然敢跟朕谈条件?倒是有几分胆识,那你得告诉朕,你之前还痛骂朕是昏君,为何现在又要朕帮丞相府沉冤?”

薛凌潇被她这一举动给吸引住了,他倒要看看这秦紫心要耍什么花样。

“皇上,你既然能识破皇贵妃在你的饮食中下了药,为何却看不出我父亲的一颗忠心?你既然不相信三王爷,为何又要相信苏原?”

秦紫心也毫不示弱地回道。

“那你又凭什么笃定,左丞相秦淮他就没有通敌叛国,要知道三王爷可是截获了他与梁国通敌的书信的,你有还有话说?”

薛凌潇走到书案旁,拾起一叠书信丢在秦紫心面前。

“皇上,书信也是可以伪造的。我只凭自己的心,在将我送进皇宫的那晚,父亲他小心翼翼地叮嘱我,要好好注意保护皇上。一个愿意将自己的女儿送到这深宫之中,却只是为了保护皇上的人,我不相信他会通敌叛国!”秦紫心将书信抓在手里。

“秦姑娘,你就放心吧。你父亲没死,左丞相一家也只是暂时到边疆住一段时间,时机到了,自然会让他们回来。”

见薛凌潇不语,一旁的周平笑着道。

“你说什么?你是说父亲他没死,丞相府也只是暂时的在边疆暂住?”秦紫心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激动的抓住了周平衣袖。

“那是当然的了,不然你以为你能从冷宫里出来吗?”周平摇摇头道。

“皇上,他说的都是真的吗?父亲他没死,无尘哥哥也没死,你还会把他们接回来,是真的吗?”

秦紫心依然无法相信这一切,就像是幸福来得太快,就怕是在做梦。

秦紫心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很痛。是真的,都是真的。

“君无戏言,当然是真的,好了这下你可以放心地说出刺客还有布防图的下落了吧。实不相瞒,那张布防图关系着整个薛国的生死存亡。”

薛凌潇走到秦紫心面前,一脸严肃地说到。

“皇上,奴婢其实,并不知道所谓的布防图,还有奴婢也不知道那天的刺客他究竟去了哪里。”

秦紫心突然不那么恨薛凌潇了,但是却又有一些愧疚,自己是赌对了,但是却无法帮到他。

“秦姑娘,你说的可是实话?那张图上背负的可是我薛国,所有人的性命啊。”

周平见秦紫心依然说不出布防图和刺客的下落,不由得一阵心急。

“回大人,奴婢确实不知。”秦紫心不安地看着薛凌潇,他会相信吗?

“原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啊,还得本宫一阵好等。”

苏雪儿身着藏青色云纹衣装,头戴凤冠走了进来,精致的面容,顾盼生辉的眼眸中尽是笑意。秦紫心和周平不明所以地看向薛凌潇。

“爱妃,你这是?”

薛凌潇也一脸疑惑地看着她,这身装扮可是只有正宫皇后才有资格穿戴。雪儿她今日是怎么了,虽然自己是有打算封她为后,但圣旨未下她为何如此打扮?

“皇上,你看不出来吗?雪儿这是要做皇后了!”苏雪儿说罢冲向薛凌潇,一柄银色匕首没入了薛凌潇的腹部。

“你!”薛凌潇愕然地看着眼前突然陌生了的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