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第28章 释心结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3125 2014-05-29 12:26:53

  薛凌璟静静地站在太和殿中,冷然的月光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在自己设计救下她的那一刻,秦紫心的表现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然而自以为能将这一切掌握的很好,她却知道了真相。

“秦紫心,我该拿你怎么办?”

将丞相府覆灭,表面是为巩固江山,实为削去薛凌潇的左膀右臂,如今自己终于成为了薛国真正的主人,可是她能摒弃过去,和自己携手而行吗?

“皇上,前朝的镇国将军,五王爷薛凌麒手持皓龙枪站在皇城门外,侍卫们不敢擅自开门。”

青平走向那个静默的身影,此次五王爷匆匆回来,看来是听说了朝中变动之事了。

“打开城门,将他带到太和殿来。”薛凌璟回过身,一双锐利的子眸在清冷的月光下分外浩淼。

“是,皇上,在下速去。”青平担忧地看向薛凌璟,皇上这样见五王爷无疑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月亮没入了云层,太和殿的烛光更加的明亮了。紧张的气氛悄悄蔓延开来。

嗖的一声,皓龙枪掠过薛凌璟的肩膀刺在大殿的柱子上。随着薛凌麒的踏入,火药的味道也越来越浓。青平将左手搭在腰间的刀敲上,左手则做好随时拔刀的准备。

“五弟,别来无恙。边疆一切可还安定?”薛凌璟淡然地看着剑拔弩张的薛凌麒。

“薛凌璟,你还知道我们是兄弟?你就不能安安稳稳地做你的三王爷?”

薛凌麒在重整军事布防的中途,听到了薛凌璟策反的消息,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直到此刻看到站在这里龙袍加身的薛凌璟.“五弟,朕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薛凌璟眼中一丝逆气闪过,陈皇后当年费尽心思,赔了无数人的性命将薛凌潇扶上皇位。自己将其夺过来,不过是为了安慰母妃的在天之灵。

“薛凌璟,你竟是如此狠辣之人!你告诉我,二哥他在哪里?你是不是已经将他,你说!”薛凌麒飞身拔出皓龙枪直抵薛凌璟的咽喉。

“皇上!”青平也拔出了雪亮的刀,一脸紧张的看着薛凌麒。

“青平你退下!”薛凌璟一声令下,青平只得向太和殿外走去。

“我暂时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薛凌璟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伤他分毫。”

薛凌璟依旧平静地说道,丝毫没有在意那柄随时取走自己性命的皓龙枪。

“薛凌璟,你还记得父皇临终之时的遗言?兄弟齐心,共荣我薛国!”

薛凌麒拿着皓龙枪的手在微微颤抖,略微凌乱的头发,眼眸深处是茫然无措。

无论是薛凌潇,还是薛凌璟都是和他一脉相承的兄弟。

“信与不信,朕随你便。”

薛凌璟说罢紧紧握住眼前的皓龙枪,红艳的血溢满了薛凌璟的指间,滴落在太和殿的地板上,晕开一朵朵妖艳的花。

“薛凌璟,现在大局已定,我也无能为力。但,若是有朝一日我知道你在说谎,我定会亲手杀了你!”

薛凌麒愤然地说道,松开了紧握皓龙枪的手,有些踉跄地向殿外走去。

“皇上,要不要宣太医?”青平看着薛凌璟被鲜血浸染的手。

“不用了,你去将五王爷的皓龙枪收好。代朕拟一道圣旨,依旧封五王爷为镇国将军,明日和皓龙枪一并送到将军府。”

薛凌璟吩咐完之后,向太和殿的寝榻走去。

雨后的天空分外明朗,一道彩虹高悬在皇宫的上方。秦紫心漫无目的地在皇宫里穿行,自那日之后薛凌璟再也没来过碧落宫,秦紫心倒也落得清闲。

“娘娘,不能在往前走了。”身边的小宫女出声制止了秦紫心的脚步。

“铃兰,这里难道是皇族成员练武的地方?”看着‘骑射院’几个大大的烫金字体秦紫心已在信中猜了七八分。

“回娘娘,正是。这里是皇上和王爷们练武的地方,但是也只是限与特殊的时日,因为每个王府都是有着自己的练功场地的。”铃兰细细道来。

“那,我就看一眼,一眼就好。”听到铃兰的解说,秦紫心就更想仔细探究了,是什么样的练武场练出薛凌璟那样的身手,还有薛凌麒那样年轻的大将军。

未等铃兰阻止,秦紫心就拉着铃兰跑进了没有侍卫把守的骑射院。广阔的场地,木桩阵、十八般兵器样样尽有。

“那个人,是乞丐还是疯子?”秦紫心看的正开心的时候,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斜靠在木桩上。

“娘娘,你别过去!”铃兰急的差点跳脚,这个主子可是一点都不好伺候啊。

“嘘!你太大声了。”

秦紫心说罢继续向那人走过去,要数乞丐都能混进皇宫,是不是说明自己也可以很轻易就出去了?只是走近一看,那人身边还放着一个玉壶,一股浓浓的酒香飘来。

“原来,是个醉鬼。”秦紫心轻哼一句便打算继续参观这个骑射院。只是不知道那人在听到秦紫心的声音后,微微张开了些眼睛。

“秦、紫心?”带着强烈睡意的声音传来,秦紫心一惊便停下了脚步。

“你,认识我?”

秦紫心回过头细细观察起了地上的人。凌乱的头发和不整的衣衫,深目剑眉,长长的一截胡茬杂乱地生长在嘴唇周围,这个人很熟悉。

“活得很好,在这样的皇宫还能获得如此之好,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地上的人似乎清醒了不少,随手提起身边的玉壶,灌了一大口酒。

“你,不会是薛凌麒那小子吧!”

秦紫心蹲在那人面前,一伸手截走了他手中的玉壶,喝了一口辛辣的烈酒。此人正是当今镇国大将军薛凌麒。

“你倒是还记得我,我都希望自己不记得自己了。”薛凌麒抢过玉壶直接喝光了里面的酒。像是将一生的时间都喝尽般。

秦紫心想起了最近发生的事,也难怪他会变成这样,手足相残这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了吧。秦紫心也坐在了薛凌麒的身旁,阳光破云而出,将整个骑射院笼罩在光芒中。

“你打算,就这样下去吗?”秦紫心看着被阳光包围的薛凌麒,他的眼中一片混沌。

“这里曾是我们一起学武的地方,往事历历在目,三哥他却。”

薛凌麒将玉壶往木桩上砸去,玉壶就这样脆生生地被摔成了碎片,一如他们曾经的回忆。

“我如今才发现,自己不知醉卧沙场,畅意杀敌能换来什么。”薛凌麒的脸色苍凉得如深冬的荒原,没有一抹生命的绿。

“你是大将军,这个国家还要你来保护。”看着那个曾经简单直率的男子,秦紫心不由得有些难过,过于率真反而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连自己的二哥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护国。”

薛凌麒自嘲地笑笑,那日薛凌潇还要他尽量将布阵图的布防错开,还说今后国之安危就交与他,可他却连薛凌潇都保护不了。

“薛凌潇的话,他还活着的。好好地活着的。”秦紫心不忍见他如此模样,左右都是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人,薛凌麒定是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了。

“你说什么!”薛凌麒的眼眸一下恢复了奕奕神采,他紧紧抓住秦紫心的双臂,声音有些颤抖。

“我说,你的二哥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你放开爪子,痛死了。”秦紫心看着眼前神经兮兮的薛凌麒。

“那他现在在哪里?你知道的,是与不是?”薛凌麒没有理会秦紫心自顾地说道。

“这个,我也找不到那个地方了。”秦紫心看了看一旁的铃兰,她不想说的太多,但是找不到地宫的入口却是真的。

“但是我敢保证,他还活着。”看着薛凌麒略微暗淡的表情,秦紫心捧着他的脸道。

“紫心,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我不知道。”薛凌麒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将秦紫心死死拥在怀里,眼眶中是各种争斗的情绪。

“放肆,还不赶紧放开紫微娘娘!”铃兰见秦紫心被抱住不由大喊了出来。

“娘娘?三哥、不,薛凌璟他封你为妃了?”薛凌麒放开秦紫心,那个混蛋不仅立苏雪儿为后,还将秦紫心封为妃,他就不怕遗臭万年么?

“只是,巧合罢了。他可是灭了整个丞相府的人,只是现在的我之于他来讲,有着利用价值罢了。”

秦紫心站了起来,薛凌璟将自己困在宫中,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抓住陈五月。

“呵呵,说的不错。世间万象,不过一笑话矣。”

薛凌麒何曾不想带领薛国的将士们驰骋疆场,为薛国打下一片又一片的疆土。但是,如今的薛国,真的值得他和薛国的无数热血男儿舍生沙场吗?

“但是,薛国是你们薛家的。也是在薛国活着的千千万万人的,无论是薛凌潇还是薛凌璟,他们都是薛家的人,皇权从来就不曾旁落过。”

秦紫心有些无语地笑笑,自己竟也开始侃侃而谈这些大道理。

“好一个是薛家的,也是千千万万薛国百姓的。”

薛凌麒大喝一声,踩着木桩跃到陈列兵器的架子旁,拿起一杆银枪舞了起来。枪到之处,尘飞石裂。

“好枪法!应该不比赵子龙差。”秦紫心看着眼前将枪使得出神入化的薛凌麒不禁连连拍手叫好,为将,就当是如此风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