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爱浮生最红颜

第14章 欲行刺

绝爱浮生最红颜 凉水鱼 1526 2014-05-29 12:26:53

  “幕后的人不应该是右丞相苏原吗?怎么会是他?难道说,从他救我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一个灭掉丞相府的阴谋了吗?”

秦紫心紧紧地握住双手,指甲深深地嵌进了皮肉里,最后一丝希望的光芒就这样被熄灭了。

就如掉进冰窟一般,秦紫心久久不能动弹,园中之人也早已离去。

“朕今日能够接见梁国的二位使者,甚是欢喜。朕提议,今晚在此流云殿,勿谈国事,只饮酒,有违者有如此案!”

薛凌潇说罢用利剑砍下桌子的一角,你梁国永远只能在我薛国之下。

“臣等遵命!”众臣附和道,只见梁国使者面面相觑。

“皇上,我梁国也备有舞曲,欲献与天朝的皇帝陛下和在座的诸位。”酒过三巡,梁国使者缓缓上前道。

“好!朕今日有幸大饱眼福,实乃美事也,准!”薛凌潇苍白的面色在几杯酒下肚后,却显得更加地苍白了。

“啪、啪”使者拍了拍双手,五名身着青云罗绮、面带白色轻纱的梁国打扮女子莲步轻移走了进来。

“爱卿,为何贵国的舞蹈表演竟然手持宝剑?”薛凌潇看到中间的那名手持宝剑的女子不解地问道。

“这、这是为了效仿我梁国当年的和亲公主月琉璃而为,为了表示我皇愿与贵邦永结同好的心愿。”

使者随机应变做了此答复,就连他也不知道这舞蹈是何时改过了。

“既是如此,那就开始吧。”薛凌潇挥了挥手示意舞蹈开始。

“月琉璃?”

秦紫心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握住剑鞘的手微微抖了一下,那不是她母亲的名字吗?为什么自己从未听父亲说过,娘亲她是梁国的公主?

缓缓拔出剑,秦紫心开始舞了起来,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要如何同时杀了皇上薛凌潇和三王爷薛凌璟.回旋、盘腿、转身每一个动作,秦紫心都与手中握着的剑融为了一体,罗绮轻扬偏偏然有神仙之感。

随着音乐的起伏,从发丝到指尖都变成了及至的魅惑,秦紫心慢慢地向薛凌璟走去,眼底是浓浓的恨,还有一抹痛色荡漾其间。

“还不是时候。”

就在秦紫心刺向薛凌璟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衣,带着面纱,手持羽扇的男子挡回了秦紫心的剑,并将其带回了流云殿的中央。

“你是谁?”秦紫心看着眼前的男子道。

“你当知时,自会知。”男子夺走秦紫心手中的剑,扶住她的腰轻轻提气向殿外飞去。

白衣男子将秦紫心带到冷宫之后,停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为何阻我报仇?”秦紫心挣脱他的手臂,这个人竟给她一种熟悉之感。

“就算你杀了薛凌潇、薛凌璟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你更本就杀不了。要想报仇,得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才是。”

白衣男子玩弄着手中的羽扇,眸中流动着不见底的寒意。

“与其白白送命,不如好好休生养息,记住,你不是一个人。”

白衣男子说完便向冷宫外飞去,你不用独自去面对这些,我一个人就够了。

“修生、养息吗?”秦紫心慢慢地向屋内走去。

“公主、公主,你回来了?大皇子也回来了,哈哈。”莲蓉疯疯傻傻地跑了过来。

“莲蓉,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秦紫心想起刚才梁国使者说的那番话,如果母亲真的是梁国和亲公主,那她为何嫁给了父亲,而不是当时的皇上?

“公主,青璃公主在薛国去世了,薛国说要另派人去,是你去。哈哈。嘘,公主你别出声,不然就跑不掉了。”

莲蓉紧张地看了看四周,自己钻到了干草堆里。

“青璃?不是先皇的皇贵妃璃妃吗?她和母亲又是什么关系?”秦紫心躺在干草堆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一个害了丞相府几百口人的人又怎会给自己的送吃的、送药?”

秦紫心将纸条打开又揉成一团,直到看不清上面的字。

“或许,这个莲蓉的身上藏着不少秘密,为何其他人没有灭她的口?”

秦紫心坐在石阶上,看着在草丛中玩的正欢的疯女人,脑海里充满了各种疑问。

“在他们心里,莲蓉她确实已经死了。”白衣男子缓缓坐在秦紫心的身旁。

“是你!”

秦紫心惊讶的问道,眼前的男子一身月牙白的衣装,依然手持羽扇,不同的是今日他的脸上带着半个银色面具,精致的面具契合盖住鼻梁和左脸,墨色的眼眸中是不见底的深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