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舞天骄:绝妃废材

第5章 银面男子

凤舞天骄:绝妃废材 雲浅沫 1585 2014-01-03 13:16:08

  打开木门,发现不知何时开始,雪花又飘扬起来了,这么冷的天去哪找吃的啊?

   依靠已故之人残留的记忆,偷偷摸摸来到舞府的厨房,可惜这里早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该死的大夫人!

   看看四周无人,翻过后院院墙来到不远处的一片小竹林,原本还希望能有幸遇到只野鸡什么的,就算是山果子也不错啊。只可惜,一场大雪下来,这里早已白茫茫一片,哪里还有什么吃的可寻。

   

   正打算离去,忽然看见不远处白茫茫的雪地上有些殷虹。虽然已经快被白雪覆盖了,但是舞清雅确定,白雪之下绝对是一滩血渍。

   血迹旁有一堆大石头,舞清雅眉头一挑,轻手轻脚的朝石头走去。

   就在舞清雅快要靠近石头的瞬间,一双手快速伸出来将她一把勾在手臂下,捂住了嘴,“不许叫!否则杀了你!”

   一股血腥传入鼻中,看来雪地下的血是他留下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躲在这里呢?这里距离相府最近,难道说。。。

   舞清雅挣扎了几下,然后指指自己的嘴巴又摇摆手掌,示意让他放开自己,她不会叫的。

   没让清雅等太长时间,捂在嘴上的力道慢慢减轻。

   本以为会看到对方的长相,可惜他的脸上蒙了一个银色的面具,面具正上方嵌了一颗紫色宝石,看起来就很高档的样子。

舞清雅脸上闪过失望之色,在看到对方的手臂时,轻呼了一声“你手臂流血了。”

   银面男子捂住手臂,要不是方才被她惊扰,怎么可能又流血。

   看到男子责怪的眼神,舞清雅心想,不是吧!怪我?

   好吧,似乎也确实如此,如果不是自己好奇心重的话就不会走过来,如果自己不走过来的话就不会惊动他,如果不惊动他的话他不会再次牵动伤口。

   舞清雅瘪瘪嘴,‘唰’的撕下有些脏的裙角。

   “拿开!”银面一脸嫌弃,同时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虽然看不太清楚却依稀能见清秀的容颜,一个女孩子干嘛要把自己的脸弄得脏兮兮的?而且,她这裙子究竟几天没有洗过了?

   舞清雅耸耸肩,这个身体的主人一共就三套衣服,另外一套全是被撕扯过的痕迹根本无法再穿,还有一套一看就是全新的,想来是舍不得穿。

   本来想丢下布条转身离开的,可是她这人有个倔脾气,就是见不得别人端着装着,你嫌弃?那我还非要绑在你身上,看你能怎么样。

   想着,不由分说的抓住银面的手臂,怒声说道“不要动。”

   一身黑衣上绑着一个素色粗布蝴蝶结,要说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银面正要发怒,却在看到她的笑容时愣怔了。

   舞轻狂扑了扑手,看着自己的‘杰作’得意的笑了,“好了,这算本姑娘对你的歉意。”

   说完转身便走。

   “等等!”银面喉咙一动,将声音刻意压得低沉,“你是舞府的人?”

   舞清雅歪着头想了想,算是吗?算是吧!随后点点头。

   银面男子眸色一变,“不许将刚才看到的说出去,否则。。。”比了个杀头的姿势。

   舞清雅心中不屑,却装作害怕的样子点点头,“我,我只是舞府的一个小丫鬟,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会说的。”

   在听到威胁后那副慌忙摇头摆手的模样,银面总觉得跟刚才故意将绑带系得紧紧的女子判若两人。

   “你去帮我弄点止血药来。”银面精光一闪对舞清雅命令道,“你若是敢告密!”

   舞清雅看了看他虽然已经得到控制却并未完全止住血的手臂,想起破院里确实有一瓶止血药,那是舞清雅以前常用的。

   “就杀了我是吧?”舞清雅没趣的打断他的话,有意思吗这人,会求人吗?“你等等!”

   当舞清雅再次返回竹林的时候,这哪还有什么人影。

拿起手中的药瓶在半空晃荡着,一脸惋惜自言自语道“想着以后你是没什么机会用上了,正好今天送给需要的人,没想到还是用不上啊!”

   咦,这是什么?舞清雅转头正好看到石头上放一块玉佩,应该是那人落下的吧,便将它放回原处。

   躲在暗处的男子暗骂一声‘白痴’,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见她微微迟疑,又将玉佩重拾起来,男子面上这才舒缓了些。

   舞清雅离开后,不远处的竹丛背后站出一人,黑衣银面。

   不错,是个言而有信之人!

   低头看了看手臂上难看的蝴蝶结,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嘴角边勾勒出一条细微的曲线“就当欠了你一个人情!”

   说完,抬手一挥,两个刚刚赶来的手下迅速带着他离去。

   岂知,一根脏兮兮的粗布带,欠的何止是一个人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