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选妃

VIP归来

蛇王选妃 龙熬雪 2004 2015-01-25 10:02:03

  “我只是随着自己的心走罢了。”穆诗诗微微一笑。

随着自己的心走?

魔千夜思索着,俊美的脸上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我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穆诗诗点头,转而又道:“你比千里要好多了,希望你莫要走上他的老路,那样会很痛苦。”

“我知道。”魔千夜淡淡道:“千里这个人的报复不会罢手,你今后要多加小心。”

穆诗诗了然,不过魔千夜如此提醒她,到让她有些惊讶了。

“白慕绯半人办半蛇的事情我已知道,千里知道是何原因我想他定是看了神集。”

“你知道白慕绯为何是蛇形?”闻言这话,穆诗诗急忙询问。

魔千夜摇头:“我不是很清楚,回到魔族后我会帮你查上一查。”

“你为何要如此的帮我?”

“收起你的怀疑,本尊可不逊哪些小手段。“魔千夜倪了她一眼,双手背后。

穆诗诗一愣,反映过来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不逊,这霸气好似一瞬间附回本体了,和刚刚那说谎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子。

“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魔千夜冷看她一眼,转身背对着她,不再说话。

风声虎啸而过,吹动着山林之中的数目,巨大的飞行魔兽在头顶盘旋,最终落在下方。

穆诗诗离去,魔千夜久久站在原地,千里的痛苦在于他始终放不了手,爱着也好,恨着也罢,他心中始终是痛苦的。

倘若他能放手那么多年便不会如此了,他不会走上千里的道路。

“主人。”

“嗯,回魔族。”魔千夜转身跃上飞行魔兽。

张悦抬头看了一眼穆诗诗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魔族的人马早已追查到主人的下落,奈何有圣女大人在,他们一直都未现身,就是为了要给主人和圣女制造一个机会,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并不理想。

“主人,就这么放圣女离开,那魔族怎么办?”张悦眼底忧虑。

“不是还有几十年吗,自有解决的办法。”魔千夜冷冷道。

张悦心底叹息一声,圣女乃几百年才会出现一个,几十年,他们上那里再去找一个圣女?

后金帝都,四合院。

自从穆允被雪玲珑送回来,他那心中总是不定,更是焦躁,诗诗落在千里的手中……

坐在院子之中,穆允满脸愁容,若诗诗有个什么他如何向白慕绯交代啊,也是一这一把老骨头若是早些死了,便不会有此事了。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樱落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怎么了?是不是有诗诗的消息了?”穆允立马站起来急切询问。

“不是,是姑爷,白樱和初六说小姐的事情被姑爷听到了,姑爷脸色很难看的冲了出去……”

穆允一听呛呛后退一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早晨,初一和初二追都没追上,说是朝着沙漠之巅的方向去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穆允哆嗦着双手……

沙漠之巅死亡的沙漠,白慕绯身子虚弱成那样,对上千里没有胜算。

后金边界,飞行魔兽日行万里,冲过云霄,那速度堪比流星。

白慕绯站立在魔兽之上,金色的眼眸直视前方,沙漠之巅,那个傻瓜竟独自去了那种地方。

心中懊恼自己的身体,关键时刻竟成了累赘!

五色蛇环绕在他的手腕之处,小小的蛇身变成白色,豆大的眼睛同样盯着前方。

“嘶嘶。”忽然,五色蛇嘶嘶的叫了起来,脑袋竖立。

“你确定?”白慕绯伸手将五色蛇抓在手中。

五色蛇点这脑袋:“嘶嘶。”

他的确感觉到雪玲珑的气息了,他和雪玲珑气息相连不会有错。

“有多远的距离?”得到确认白慕绯眼底有着一丝急切之色,雪玲珑会和诗诗一起?

五色蛇吐着信子半响嘶嘶的叫了几声,不远了,雪玲珑的气息移动的非常迅速在不断的从对面而来。

白慕绯闻言,眼眸直直盯着前方。

如今真是中午,太阳正升。

雪玲珑的速度比一般的魔兽要快上十倍,魔兽之中论起速度六翼神鸟首局第一。

“主人,看来是有人等着急了。”

“嗯?”穆诗诗疑问。

“我感觉到小五的气息不断的在靠近,能带着小五的人只有一个。”

穆诗诗心中一喜:“他来了。”

两方皆知道对方就在前方,魔兽飞行一点一点的靠近,两道视线在第一时间交接,一眼万年说的便是如此吧。

只是一眼,心中百感聚集,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只知道心中在碰碰的上下跳个不停。

“你这个女人。”白慕绯脚下一点,从魔兽之上直飞而出。

她就不能等他一日。

“你的身子完全好了?”

白慕绯落下伸手便将穆诗诗拥入怀中,紧紧的不放手。

“穆诗诗这是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

穆诗诗双手回抱着他,似感觉到他的身子在颤抖,脑袋闷在他的怀中:“嗯,最后一次。”

这一刻,白慕绯的心才稍稍放下,这个女人,从来都是如此独断,总是不听他的话。

后金帝都,白慕绯和穆诗诗一起回去,这让所有人心中都送了一口气,不管如何都安全的回来了。

“诗诗……”穆允见到穆诗诗当即眼泪便下来了。

“爹,我这不都好好的,别哭了。”穆诗诗上前挽上穆允的胳膊。

穆允手指胡乱的抹了一把泪:“诗诗,千里没有对你如何……”

“没有,爹,你放心好了,千里今后应该不会在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穆允一愣:“怎么会。”

千里那个男人对他恨之入骨怎么可能会罢休。

“我和他说教了一番,或许他能够想明白,爹今后不用在躲躲藏藏了,也不用再怕他了。”千里如今一心想看的只是她的笑话吧。

“说教?”穆允惊讶了,诗诗和千里说教,这很难让人想象的局面。

“嗯。”

“爹,既诗诗都如此说了,你便放宽心就是。”白慕绯伸手扶着惊讶的穆允坐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