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选妃

VIP炎辰洛的邀请2

蛇王选妃 龙熬雪 2010 2014-03-15 10:49:20

  不一会,炎辰洛和花泽冥便映入穆诗诗的视线之内,她无比不满的盯着走来的人,真有什么事情的话,她就将他们给轰出去。

“穆诗诗你那是什么眼神。”一进门,花泽冥就对上穆诗诗那一脸怪异的表情。

“能有什么眼神,正常眼神啊。”穆诗诗嘴角一扬,展现出一个笑容。

“正常眼神?我看你是不正常!”正常?就这个女人那眼神正常才有鬼呢!

这刚刚几日没见,这女人为何一见到他们就如此的不高兴?

“四哥,诗诗。”炎辰洛白色的衣袍,那脸上的笑容似和穆诗诗初见般的一样,笑的让人很暖。

“嗯,坐。”白慕绯笑道。

穆诗诗一见炎辰洛那笑容,那眼神收回,对于炎辰洛这样的人,她还真是生不起来气。

“四哥,你们要出门?”炎辰洛疑问。

“嗯。”白慕绯点头:“这天太冷了,诗诗这几日冷的难受,我想带她去南一点,听闻那边比较暖和。”

“你就那么怕冷啊。”花泽冥知道穆诗诗受伤那些天见不了寒气,如今身子已经好了,还如此见不了寒气吗?

看看,这在房间里,还穿着厚厚的貂皮大衣呢。

“没办法天生的怕冷。”穆诗诗耸耸肩。

眼看她穿的犹如一个球状倒也不是说谎,花泽冥心下记住了,她是天生的怕冷,难怪自从冬天以来她都不曾出过门。

“这冬天很快就过去了。”花泽冥这内心之中是不想她走。

“不是还有大半个月的吗,最近又要下雪了,冷的受不了,我这个身体见了寒气就特别的弱。”

“是啊,担心诗诗的身体,才出此下策。”白慕绯接话道,转而又问:“你们二人有什么事情?”

炎辰洛抿着唇,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了,冰雕节还有六日呢,穆诗诗的身体会不会受不了?

“冰雕节快到了,我想邀请你们一起去看冰雕,然后去八福酒楼吃一顿。”炎辰洛思索再三还是说了出来。

他们离去,若是在他们离去之前和父皇解除误会,倒也是一件好事情。

“不了,冰雕节还有六日,眼下我们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而且诗诗的身子不能见寒,也看不了。”白慕绯婉儿拒接。

“四哥,这些年咱们都没有一起看过冰雕了,你们就再晚几日,过了冰雕节再走。”炎辰洛字字诚恳,若是他们走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这误会到那一天才能解除啊。

“几个冰块就是雕成艺术,也没什么看头。”白慕绯摇头。

“四哥,这冰雕是不看可以,八弟可在八福酒楼准备了一件大礼要送给四哥,四哥要是走了那八弟岂不是白忙活了,诗诗,你就说句话,我保证那份大礼你能喜欢。”炎辰洛略带恳求。

白慕绯第一次见炎辰洛如此恳请,一时间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穆诗诗倒也有些为难,炎辰洛一般还真不是恳求的人,眼下如此,大礼她倒是没什么兴趣。

“可是,我这边东西都打包了。”她真的不想等了,真的不想再等几日了。

炎辰洛见他们坚持,也不想勉强,只是……想到他们和父皇之间的事情……

“诗诗,就在多逗留几日,等冰雕一过你们就走,我亲自送你们,好不好?”炎辰洛的一双眼睛竟是期待。

穆诗诗有些犯愁,真的不想逗留,说什么她都不想,但是眼下炎辰洛的祈求就连她都无法拒绝,更何况白慕绯呢。

花泽冥始终未说话,眼神时不时的盯着穆诗诗看,心底在思索着如何能治好穆诗诗怕冷的毛病。

“要不,咱们就再逗留几日?”白慕绯半天开口,转眼询问着穆诗诗。

八弟自小和他亲近,很少祈求他,眼下他到真不人心拒绝,回想起小时候,每年的冰雕节他就拉着他满街四哥四哥的叫个不停。

穆诗诗伸手抓了抓脑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六天还要等上六天,还真是让人着急。

“那到时候我来接你们。”炎辰洛松了一口气,脸上凝着笑容。

能去就好,能去就好,他们和好他也算是了去了一庄心事。

炎辰洛和花泽冥离去,穆诗诗便一直嘟囔着嘴,看着装好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又搬回来很是不舒服。

六日,她总觉得这六日很难过,犹如六年那么久。

“八弟很少如此,我……”

“我知道,我们就再等上就六日,但是六日之后不管是谁祈求咱们都必须要离去。”穆诗诗打断白慕绯要说出的话。

她知道他,就犹如他知道她的心思一样。

白慕绯点头:“好,一定,六日很短暂的。”

穆诗诗没有回话,六日很短暂?或许真的是很短暂……

下雪了,下午便下起了大雪。

这场雪比前几场雪都大,厚厚的白雪盖住了整个地面,雪白的一片,甚是好看。

干冷的天气给人的出行带来了不便,下雪穆诗诗无法出去,她又想让这六日的时间过得很快,她便从幻戒之中拿出玻璃瓶,再次研究起药物来。

研究的时间总会过得很快,静心的投入,时间才会过得飞速。

上次的药物研究的还算可以,她将上次的药水倒入一个碗中,放入一些毒蛇的毒液。

毒蛇的毒液碰上渗入骨髓的药物,能起到什么作用她也不是很清楚,她在尝试一种新的制作,毒药和蛇毒加起来到底能产生什么效果。

“唧唧……”漆黑的布料下传来老鼠的叫声。

穆诗诗掀开布料,几只老鼠在里面爬行,穆诗诗伸手抓出来一直,将他放在药碗旁边。

那老鼠爬了几下,鼻子朝着碗闻了闻,掉头就倒在地上,身子一抽一抽的,唧唧叫了几声,那整个身子瞬间变得皮包骨头。

这种效果穆诗诗也很惊讶,看着那死去的老鼠仅仅是闻一闻便没了生息,若是人类呢?

穆诗诗对于这种效果产生了兴趣,将混合的毒药倒入瓶子,便开始研究起来药物的属性,能克什么,不能克什么。

四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